Download...

「兒啊!你跟那人有什麼仇,為什麼要把自己給搭進去啊!」在李強床前,一個老婦人哭得稀里嘩啦。


「他搶了我的女人,毀了我的臉,我要他死!」李強竭盡全力地嘶吼,但發出的聲音並不大。因為他的舌頭和喉嚨也有不同程度的燙傷。

治療起來,絕對是個漫長的過程。

當然,還要一筆不菲的費用。

這費用……當然是自作自受,自己買單咯!

……

衛安靜把趙秋硯送回了家,然後才帶著陳墨,回到了本草堂。

新的床鋪已經送過來,並且安裝完畢了。

項採薇這邊正跟何桃在吃晚飯,見陳墨帶著衛安靜回來,項採薇便微笑道:「你們來啦,我再叫點飯菜,一起吃?」

「我們吃過了。」

陳墨搖了搖頭,然後才道:「我就是過來那個燙傷葯,順便看看床鋪弄好了沒有。」

「床鋪剛剛就安裝好了。」項採薇笑了笑,又道:「燙傷葯在葯櫃里,你自己拿。對了,誰燙傷了?」

「安靜她吃火鍋燙傷了手,沒什麼大礙。」陳墨隨便搪塞了過去,然後拿了燙傷葯就走。

回到車上之後,陳墨才對衛安靜道:「這葯你自己塗抹,按照說明書弄,知道嗎?」

「我又不是小孩子,知道該怎麼用。」衛安靜白了他一眼,發動了車子,然後才問道:「那現在咱們去哪裡?」

「時間也不早了,當然是各回各家,各找各媽咯!」陳墨聳了聳肩。

「你就沒有其他地方想去的嗎?」衛安靜撇撇嘴,有些不高興地道:「咱們現在可是在約會,才一起吃了個飯,就回家了?這說得過去么!」

陳墨只能道:「那你接下來還有什麼節目?」

衛安靜道:「吃完飯,當然是去看電影了。」

陳墨只能感嘆衛安靜的心真大。

剛剛才從警局出來,身上的燙傷還沒好呢,就有閑情約會看電影。

不過既然衛安靜沒問題,那陳墨自然也OK。

「那好,就去看電影。」

「好耶!出發!」衛安靜發動了寶馬車。

現在二人世界才剛剛開始呢!

到了影院,陳墨買了一部國產愛情電影的票,然後跟衛安靜一起進場。

「小壞蛋,你不是第一次跟女人來看電影吧?」落座之後,衛安靜看向陳墨道。

陳墨沒回答是,也沒有否認,而是很好奇地問道:「這話怎麼說?」

衛安靜舉了舉手裡的超大桶爆米花,「你要是第一次的話,怎麼會知道要給我買爆米花跟可樂。」

這就是依據?

陳墨有些難以理解衛安靜的腦迴路,不過他還是笑呵呵道:「我看其他人買,所以也就給你買了啊!」

衛安靜道:「看不出來,你還挺懂女人。」

「我對女人的身體很有研究。」陳墨停頓了一下,見衛安靜的表情變了,這才繼續補充道:「當初為了學醫,可是看了很多書的。」

「我還以為你這小壞蛋早早就學壞了呢!」衛安靜鬆了口氣。

陳墨倒是想學壞,關鍵是在青霞山那陣,二丫根本就不讓他碰。

甚至兩人連男女朋友都不算,連拉手都很少有。

不過第一次嘛……這個陳墨倒是真沒有了。

想到當初五秒鐘過後,簡詩琳對他的嘲諷,陳墨的心裡就很有陰影。

這次看電影再沒有碰到那些沒有素質大聲喧嘩的人。

一切都很順利。

出了電影院,時間已經不算早了。

陳墨正想提出各回各家的想法,衛安靜卻道:「我們找個酒店吧,我得洗個澡,換身衣服。」

「回家洗不就得了。」陳墨很正直地道。

「家裡人要是知道我今天被火鍋燙了,非把那個李強給宰成十八塊。」衛安靜接著道:「所以,我想先去酒店洗個澡,換身衣服再回家。你能陪陪我么?」

衛安靜水靈靈的大眼睛看著陳墨。

然後陳墨就受不住了。

「好吧!」

「那咱們走吧!」衛安靜立即就發動了車子,很快在一處星級酒店停下。

開了個房間,衛安靜就去洗澡了。

不過在臨去洗澡前,衛安靜交代了陳墨一個任務,「小壞蛋,你去幫我買一套新衣服,貼身的內衣和內庫也要哦!」

陳墨道:「可是我不知道你穿的什麼碼數啊!」

話音落下,衛安靜就把她的衣服全扔出來了,「碼數你自己看,到樓下商場買就可以了。」

陳墨隨手翻了一下衛安靜的衣服。

運動服的尺碼倒是很容易看,但那些女人穿的玩意兒,他就看不明白了。

不過陳墨也不是那種死腦筋的人,直接拍了內衣的尺碼照片,等到了商場去問不就得了。

下了樓,陳墨很快就到了商場。

這邊距離酒店不到五分鐘的路程,走幾步就到了。陳墨直接找到了一家女性服裝的店鋪,正想找導購員呢,迎面就撞見了一個熟人。

「陸十三,這麼巧,你也來買衣服啊!」陳墨笑著打招呼。

陸十三直接扭頭就走。

開什麼玩笑,這個男人可是拍了自己洗澡視頻的混球啊!

這個惡魔一樣的男人,可算是在陸十三的心裡給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陸十三是一點兒也不想跟他多待著。

「你要是敢走,明天你的視頻就會發到網上去。」陳墨淡淡的一句話,直接讓陸十三停下腳步,並且乖乖走到了他面前。

「姓陳的,你到底想要幹什麼!」陸十三穿著一套居家服,臉上也沒有濃妝艷抹,就像是一個鄰家女人,全然沒有古惑仔的氣息。 面對陸十三的質問,陳墨只是淡淡一笑,「沒什麼,就是想讓你陪我逛逛街。」

「休想!」

陸十三直接掏出電話,打給了手下的小弟,「阿旺,我在三番街這邊,你帶幾個人過來。」

陳墨沒上前阻攔,只是靜靜地看著陸十三掛掉電話,才慢悠悠道:「你是想叫多幾人來看你的洗澡視頻嗎?」

這話一出,陸十三面色就是一滯。

「你到底想怎樣!」

「我剛才就說了,想讓你陪我逛逛街啊!」陳墨笑呵呵道。

「你要是想占我便宜,大不了弄個魚死網破!」

陸十三陰沉沉的看著陳墨,道:「我保證,你把視頻發出去之後,那個叫安清雅的女人一定會死得很難看,還有你那個本草堂,也會一併玩完。」

聽了這話,陳墨真想當場就把陸十三給宰了。

不過深呼吸了幾下,他還是壓下了心頭的戾氣,心平氣和道:「我就是想讓你幫我買幾件衣服,沒想占你便宜。」

陸十三一愣,隨即有些不確信地問道:「買什麼衣服?」

「喏,那些。」

陳墨指了指架子上掛著的各種顏色的內衣,道:「幫我買兩套,還有一套運動裝。」

陸十三有些反應不過來。

畢竟在她眼裡,這廝一直都不怎麼好對付啊!

「還愣著幹嘛,趕緊去買啊!」陳墨催促道。

「哦。」陸十三愣愣的點頭,然後走了進去。

只是沒一會兒,她就兩手空空的出現在陳墨面門。

「沒買到?」陳墨皺起了眉頭。

「你沒說碼數是多少。」陸十三瓮聲瓮氣道。

陳墨掏出手機,調出之前拍的衣服碼數照,遞給陸十三道:「內衣和運動服的碼數都在這裡,買質量好一點的,錢我等下給你。」

陸十三就又進去了。

很快,她就提著兩袋衣服出來。

超級私服 「多少錢?」陳墨一邊查看著衣物,一邊問道。

「一千。」

「什麼?你再說一遍?」

「一千塊錢,發票在這裡。」陸十三直接把發票丟了過去。

陳墨一看。

乖乖,兩套內衣就五百大洋了。

這玩意兒真貴!

不過他也沒賴賬,直接給陸十三轉了一千塊,然後提著袋子揚長而去。

陸十三被弄得莫名其妙。

這就走了?

這麼容易就走了?

……

陳墨要是知道陸十三的想法,肯定好好回來跟她聊聊人生聊聊理想再聊聊搓澡技巧。

但他不知道,所以直接就回到了酒店。

房間里,衛安靜剛剛洗完澡,一絲不掛地走了出來。

然後,房門就被打開,陳墨走了進來。

「啊!!!!」

衛安靜高分貝的尖叫聲響起,然後直接光著PP跑到床上,把自己包裹在被子里。

陳墨眨巴了一下眼睛。

天地良心,他剛剛都沒怎麼注意看。

現在倒是想看,但衛安靜只露出個腦袋,其他地方全被蓋住了,想看也沒得看。

「安靜,衣服我給你買回來了。」陳墨走到床邊,撓著頭道。

「嗯。」衛安靜不敢抬頭去看陳墨,羞得無地自容。

紫藤花戀 陳墨把衣服袋子放下,遲疑了一會兒,才道:「那個……要不我先回去?」

「哎,你幹嘛去啊!」衛安靜忙叫住他。

「這不是怕你尷尬么!」陳墨乾笑著說道。

「我就是有點……不適應。」

衛安靜停頓了一下,又接著道:「不過之前我就說了,反正我遲早是你的,看就看吧,不礙事。」

陳墨就又有種獸血沸騰的感覺了。

「你買了什麼衣服,拿出來我看看。」這時候,衛安靜從床上坐起來,只是雙手還緊緊抓住被單,蓋在自己胸前。

陳墨就把剛才在商場買的東西一股腦倒了出來。

當看到那兩款極其性感的內衣套裝時,衛安靜的俏臉又忍不住紅了起來,「誰讓你買這些的!」

陳墨當然不能說是讓陸十三買的,而是隨口道:「我讓店裡的導購給選的,怎麼了?」

衛安靜道:「太暴露了。」

陳墨汗了一下,「穿在裡面的東西,怕什麼暴露。趕緊穿上吧,這麼光著也不太好。」

衛安靜卻道:「這些都是新的,得清洗一遍才能穿,不然很髒的。」

「這……」陳墨試探道:「那我去洗洗?」

「嗯。」衛安靜點了點頭,然後又道:「咱們晚上就在這裡住下吧!」

陳墨有些訝然道:「咱倆睡一張床?」

衛安靜紅著臉點頭。

「這……不太好吧!」陳墨咽了咽口水,有些言不由衷。

試想一下,有個超級美女光溜溜地躺床上,然後邀請你一起睡覺,你答應不答應?

「這有什麼不好的。」

九爺,寵妻請節制! 衛安靜雖然害臊,但還是接著道:「你是山裡來的,不懂大城市裡的生活方式。我們城裡人談戀愛,哪會像電視劇里那樣磨磨蹭蹭。既然交往了,那當然要一起睡了,很正常的好不好。」

既然衛安靜都這麼說了,那陳墨也不客氣,直接坐到了床邊,看著她道:「你認真的?」

當了將近三十年的黃花大閨女,好不容易碰到了自己鐘意的,衛安靜也放下面子,道:「當然是認真的。」

說罷,衛安靜就躺回了床。

陳墨脫掉鞋子,翻身到床上。

不過並沒有掀開被子,而是躺在衛安靜旁邊,看著她近在咫尺的俏臉,笑著說道:「安靜,你是不是早有預謀,想跟我在酒店過夜了?」

「哪有……」衛安靜紅著臉,連耳根都紅透了。

「我能進被窩么,挺冷的。」陳墨試探著說道。

「別問我,我不知道。」衛安靜別過頭,但那明顯沒有反對的樣子,分明就是默認了。

冷公主的霸道帥惡少 陳墨哈哈一笑,掀開被子一角,直接鑽進了被窩,然後一把摟住了衛安靜柔滑的身子。

猶如絲綢般的觸感,讓陳墨精神大振,血氣上涌……不對,是下涌……也不對,總之,就是大頭小頭全都涌,渾身熱血沸騰。

「安靜,你身上真香。」

陳墨從背後摟著衛安靜,臉靠在她的肩頭,輕聲說話的時候,熱氣全噴她耳根,讓她體溫上升,身子微微顫抖。

「這是沐浴乳的味道……」衛安靜聲音有些僵的道。 「等等……我……我沒穿衣服。」衛安靜不好意思的道。

「我去給你拿過來。」陳墨恍然,然後去陽台收了昨晚清洗后晾乾的新衣服,然後這才道:「你開個門縫,我把衣服遞過去。」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