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先看看這裡封印是什麼法術。」


葉雄拿起一張竹帛,將元力輸進去,驅動起來。

竹帛飛到半空,體表隱隱有火焰痕迹。

「這應該是剛才神族三王子攻擊自己的那朵火蓮,姑且叫他火蓮竹帛。」

葉雄捨不得浪費這麼好一張竹帛,停止驅動。他要尋找殘境,裡面不知道會有什麼危險,這幾張竹帛有可能會成為自己的救命法寶。

他將剩下的四片竹帛看一遍,發現有三張竹帛的文字是一模一模,都是火蓮竹帛。

剩下兩張則不一樣。

葉雄拿出兩張之一,注入元氣驅動

剛於不知道竹帛裡面封印的是什麼法術,他只能靠自己摸索。

元氣注入之後,倏間之間,一道金光從竹帛之中鑽進葉雄身體之內,頓時葉雄的身體光華大作,彷彿金剛加身。

葉雄走到一塊岩石面前,握起拳頭,狠狠一拳朝岩石上砸過去,頓時岩頭四分五裂。

這一拳的威力,比起古武天雷拳,絲毫不孫色。

而且手上半點感覺都沒有,絲毫不覺得疼痛。

「如果有這金剛附體,哪怕硬撼真氣三層巔峰高手,也絲毫不會落於下風。」

金剛附身只維持了兩分鐘,金光就消失了,身體恢復正常狀態。

看著手上剩下的四張竹帛,葉雄總算明白古武者跟修真者的區別了。

古武由內而外,修鍊真氣,再以真氣施展古武功,只要學會武功,能用一輩子,隨意使用。

而修真者的元氣跟真氣是不一樣的,並不能用來驅動古武,只能用來驅動法術。

簡單來說,元氣是意念之力,元氣越強,意念就越大,用意念之力是無法驅動古武的。

這也是為什麼葉雄空一身古武術,轉換成元氣之後,古武沒有絲毫作用的原因。

「低階的修真者還不能學法術,只能靠符籙跟竹帛之類的法寶攻擊,看來要加快修鍊速度,只有到能修練法術的境界,這樣才能夠跟古武者有一戰之力。」

葉雄將四片竹帛收起來,隨後打開那捲牛皮紙。

原來以為,上面的東西他肯定看不懂,但是當葉雄打開來看之後,頓時又驚又喜。

這牛皮卷之內計載的居然是華夏文,在華夏文下面註解著很多緬店文。

「看來這牛皮卷原本是華夏之物,不知道怎麼流落到神族手裡。」

葉雄仔細一看,上面寫著三名小字《赤焰術》。

註譯:《赤焰術》,火系功法,蘊含著可怕的高溫,修鍊到大成,無物不摧,無物無不燃,修鍊要求,鍊氣四層。

「好霸道的辦法,居然敢說無堅不摧,無物不燃。」

這套功法,應該就是剛才神族三王子施展火焰燃燒杜龍的那些法術,難怪沒見他使用竹帛,原來那火焰不是竹帛帶來的,而是自身法術。

對於法術,葉雄的的渴望遠遠大於竹帛跟符籙,畢竟修鍊法術是自身的東西,而竹帛符籙是消耗品,用一次就沒了。

可惜這《赤焰術》要求最低修鍊境界是鍊氣四層,以自己鍊氣三層的境界,根本就沒辦法修鍊。

看來要加快速將境界提上去,再來修鍊這《赤焰術》。

葉雄將牛皮卷放進背包里,心裡燃起一鼓烈血。

「塞翁失馬,焉知非福,毒公子,玫瑰,你們以為把我廢了武功,就讓我從此一蹶不振,你們做夢也想不到,會讓我重新踏進一條更加強大的道路吧!」

半個時辰之後,葉雄就來到巴圖所說的那片原石之地,他仔仔看了下這裡的石頭表面,果真跟那兩塊石頭的外差形不多,都有一層風乾的東西。

四下打量,他發現這裡的石頭都被發掘得差不多,根本就沒有什麼秘境的樣子。

花了幾個小時,把所有石頭都摸了一遍,半點元力感應的原石都沒發現。

眼見就要天黑了,還是一無所獲得,葉雄開始煩躁起來。

「不能亂,要鎮定,一定要沉住氣。」

葉雄屹立在原石場,舉目遠眺,上面白皚皚的一片,是冰川,下面綠油油的一片是樹木。

這裡正是交界處。

他閉起眼睛,回想那兩塊玉石的情景,倏然眼睛一亮。

在吸引玉石元氣的時候,他分明感覺到那元氣之中有一絲冰涼,為了不影響自己,他多花了兩天,才把那鼓寒氣驅掉,以免落下禍根。

「看來那兩塊石頭極有可能是在冰川崩塌的時候,從冰川上滾下來的,不然的話,不可能在玉石裡面帶著寒氣。」

葉雄看了眼頭頂那片冰川,決定明天上去探查,無論如何,一定要弄明白那玉石帶元氣的原因。

冰川太危險,很容易雪崩,他自然不可能在上面過夜。

葉雄轉身下去,到達一片就算雪崩也不會有危險的地方,這才紮營過夜。

山下小鎮醫院。

洛清清站在醫院門口發獃。

她將杜龍安置好之後,跑下山求救,總算帶人及時趕回來,救了杜龍一命。

現在杜龍在裡面,身體已經沒有生命危險了。

坐在椅子上,她不斷地揉著腳,今天跑得太快,雙腳快要麻。

正在這時候,手機響了起來,是男朋友盧風的電話。 「親愛的,找到中意的玉石沒有?」電話那邊,傳出一個磁性的男人聲音。

「還沒呢,正在找。」溫清清淡淡地回道。

她不想告訴他發生過的問題,不然的話,他肯定要碟碟不休,趕自己回去了。

溫清清跟盧風是青梅竹馬,從小玩到大,兩家又是世交,關係非常好。

在兩人很小的時候,雙方父母就將兩人的親事訂了。

對於比她大一歲的盧風,溫清清說不出什麼感覺。

他對自己很好,也很尊重自己,是一個很斯文很大度的男人,至少在溫清清認識的男人之中,沒幾個能像他那麼優秀。

但不知道為什麼,她總覺得跟盧風之樣,缺少了點什麼。

現在,他終於知道了。

缺少那種一日不見,如隔三秋的感覺。

她出去玩,無論玩多久,從來不會主動打電話給盧風,每次都是他打電話給自己。

以前,溫清清以為這只是理所當然,在愛情面前,主動的永遠是男人。

但是現在,她發現自己錯了。

溫清清腦海之中,又跳出那個男人的身影。

他的神秘,孤寂,還有眼神里偶爾露出的掩藏不住的悲傷,無時無刻在吸引著她,讓她想法設法靠近他,知道他的秘密。

她開始懷疑,自己真愛盧風嗎?

「盧溫兩家,是珠寶世家,要什麼玉沒有,你偏偏要自己去找這麼辛苦,你這一去,大家都擔心得要命。」盧風連責備的聲音,都帶著一絲斯文。

「怎麼能一樣,那是我手親手做的。」溫清清回道。

「好了,別耍小孩脾氣了,什麼時候回來。」

「再過兩天,我有點累,先睡了,有空再聊。」

不等他回話,溫清清就掛了電話。

第二天一早,葉雄早早起來,朝冰川進發。

這一次沒有人帶路,加上冰川非常危險,他格外小心。

如果遇到雪崩,他現在不會輕功,只有死路一條。

葉雄沿著雪山一路往上走,邊走邊用元力感應。

這時候,他發現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

冰川之上常年被冰覆蓋,連一塊石頭都沒露出來,根本就不可能用手觸摸。

也就是說,他完全靠瞎貓碰死耗子,沒有任何方向地瞎折騰。

「那兩塊原石,極有可能是千萬年前從山上落下去,現在冰川完全成形,已經無跡可尋,這可怎麼辦?」

「無論如何,哪怕是遇到再大的困難,一定要找到。」

抱著這種決心,葉雄找了兩天兩夜,但是依然一無所獲。

食物跟水已經用盡,他只得下山,準備休息一天,把相關的東西準備好,繼續上山。

山下的一間診所裡面。

葉雄進去採購一些醫療用品,突然一道熟悉聲音傳來。

「咦,真巧,你也在這裡?」熟悉聲音響起來。

溫清清從外面進來,很『巧』地遇到了他。

「跟我幾街,這就是湊巧?」葉雄淡淡地問。

從下山那一刻,她就發現的自己,然後一路跟著自己,只是她的盯梢水平實在太爛了,如果連這都發現不了,葉雄白當幾年特工了。

溫清清十分尷尬,她沒想到葉雄會一語道破,一點都不給她面子。

「你說話就不能留點面子給人家,好尷尬。」溫清清臉上發熱。

葉雄沒回話,繼續挑選著需要的藥物。

「我一直在山下等你,就是想當面謝謝你。」

溫清清知道他的食物只有兩三天,一定會下山的,所以遲遲沒有離開。

哪怕家人已經打過很多次電話過來,她都以各種借口推掉。

「你已經謝過了。」

「口頭謝沒誠意,所以我決定請你吃頓飯。」溫清清笑道。

「沒空。」

葉雄不是傻子,知道這女孩對他有意思,再發展下去,指不定成為第二個華瑩瑩,他不會讓這些事情再發生。

那一次事故之後,他發現自己的心漸漸變了。

在以前,他會為自己身邊擁有那麼多美女而沾沾自喜,但是現在,不想傷害任何女人了。

「吃頓飯,擔誤不了多少時間。」

「我說了,沒空。」

葉雄拿起葯,走到賬台上結賬。

溫清清又是氣又是傷心,自己在這裡等了三天,就想見他一面,哪知道他會如此冷漠。

從小到大,她從來沒有主動請一個男人吃過飯,沒想到第一次主動請吃飯,就被拒絕了。

正在她難過的時候,葉雄結完帳,走到她面前。

「你答應跟我吃飯了?」溫清清頓時又驚又喜。

「我只昌奉勸你一句,及早離開這裡,不然不會有好下場。」

神族是這個國家的主宰,一個三王子被殺,他們一定不會善罷干休,一旦查出來,相關的人都不會有好下場。

「讓我走可以,不過你要答應我一個條件。」溫清清看著他,倔強地說道:「告訴我你的名字跟電話號碼,不然的話,我不走。」

「楊光,楊樹的楊,光明的光,電話號碼是***********。」

「等一下,我記一下。」

溫清清連忙掏出手機,將電話號碼記下來,然後撥通。

葉雄的手機很快就響了起來。

「名字跟電話都有了,可以離開了嗎?」葉雄問。

「答應你的事,自然做到,對了,能不能再請你吃頓飯?」溫清清得寸進尺。

「我說了,沒空。」葉雄直接就走了。

出去之後,他將手機卡拆下來,扔到水溝里,換上另外一張卡。

第二天一早,小多鎮傳出一件大事。

鎮上以巴圖為首的原石採集小隊,六人半夜被殺,死因不明。

聽到這個消息之後,溫清清第一反應就是楊光把他們殺了。

溫清清撥通那個電話,可惜電話一直都處於關機狀況,整整一天都是。

她不是傻子,當下知道被耍了。

「為什麼,我至於讓你這麼討厭嗎?」

溫清清心裡從來沒有過的失落,她第一次發現,自己被一個男人傷到心了。

緬店首都,一座歐式的宮殿之內。

一名五十多歲,身穿大紅袍的黑臉老者坐在正中的寶殿之上,悖然大怒。

「全都是廢物,堂堂神族,連一名王子失蹤都查不出來,要你們何用。」

黑臉老者的手在半空平舉,一隻黑色的大手印虛影突然出現,懸浮在半空。

突然,大手印虛影狠狠拍落,跪在地上的一名神族使徒身體爆烈,只剩一團肉醬。

「都給我去查,查不到,這就是下場。」黑色老者憤怒地命令。 葉雄準備了一個星期的食物,再一次上聖峰上。

他打定主意,不找到秘境,絕對不離開聖峰山。

在聖峰山冰川上尋找一個星期,依然沒找到絲毫蛛絲馬跡。

這一天,天已經黑了,他依然還在冰川之上。

正在他以為今天又是一無所獲的時候,天空傳來一聲長長的鳥鳴。

他抬頭一看,頓時機伶伶打了個冷戰。

只見天空之上,一隻巨型蒼鷹朝他俯衝下來,利爪狠狠朝他襲來。

這輩子葉雄還是頭一次見到如此巨大的蒼鷹,雙展起來足足五米長,扇動雙翅的時候,颳起呼呼的風聲。

這蒼鷹估計也是餓得厲害,見到雪山上有個活人,不顧一切地衝過來。

葉雄飛快地掏出匕首,祭出一道劍影分身,狠狠朝那蒼鷹襲去。

只聽啾的一聲,劍影穿透蒼鷹的身體,留下一片血雨。

蒼鷹一片悲鳴,才知道葉雄不好欺負,展動翅膀飛快地逃走,朝山上飛去。

「區區一頭畜牲,也敢對我下手。」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