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先別急!我們明天考核完了之後,你們就會去龍牙報到,到時候你們密切留意這兩個人的生活規律和作息時間,而且最主要的他們身邊都有高手保護著,如果不成功,那以後就很難有下手的機會了!」金清石搖了搖頭道。 「現在就是不知道能不能把我們安排到中南海那邊去啊!而且別個人都知道我們是兄弟,到時候會不會有人監視我們呢?」老謝擔心的道。


「如果去不了中南海那邊,那就由我跟靈靈去解決,萬一有人監視你們,那就先按兵不動!安全比什麼都重要!」金清石認真的道。

「嗯!那就這麼定了!」老謝點了點頭道。

第二天早上九鍾,八個人準時來到了軍委的訓練場上,龍牙的大隊長鄭海和師父劉永奇穿著一身軍裝坐在了一個皮膚黝黑,身材高大,穿著一身白色休閑服的中年人身邊。

沒過多久,沈國放帶著兩個上將和三個中將走了過來,六個人坐在了準備好的坐位上,一個中將走沈國放身邊小聲的道:「首長!現在可以開始了嗎?」

「嗯!」沈國放微笑著點了點頭。

這個時候,幾百個軍官和戰士圍在訓練場的周圍,好奇的向著這裡張望著,一些軍官指著金清石小聲的議論著。

「那個穿著武警少將軍服的人就是葉主席的兒子金清石?真是同人不同命啊!有個好外公和好爹就是不一樣!才三十齣頭就是少將了!我都四十了才混個中校!」一個中校向著身邊的一個上校小聲的道。

「你知道個屁!如果你知道金清石所立過的戰功就不會這麼說了!他帶著手下打敗過俄羅斯阿爾法特種兵,在緬甸曾經幹掉了幾十個美國三角洲的特種兵,而且前不久還單槍匹馬殺了恐怖分子上百人!他現在武警部隊的第一高手,他們背後都稱呼他為萬人敵!」那個上校瞪著眼睛道。

「靠!那他也太牛叉了吧?」中校吃驚的道。

「首長讓大家過來,其實就是讓我們來學習的!看一看什麼叫真正的高手!你讓警衛團那些自以為是的臭小子們,給我瞪大眼睛看清楚!」上校瞪著眼睛道。

「是!我馬上通知下去!」中校說完連忙向著向著不遠處的十幾個少校走去。

「下面我們開始對先天級別的人員進行考核!考核分為三個部份,第一部份,五分鐘內翻過訓練上的那組障礙物;第二部份,在三分鐘內擊碎十塊青石板;第三部份,由龍牙特勤大隊鄭海大隊長和特別顧問劉永奇先生對考核人員進行實戰考核!」這個時候中將大聲的宣佈道。

「這三關應該沒有什麼問題吧?我就不相信鄭隊敢對我們下狠手!」老廣小聲的道。

「那也不會太放水!畢竟這麼多人在看著呢!我們必需全力以赴,用最短的時間完成前兩項!讓那些人好好看一看,我們兄弟絕對不是浪得虛名!」老謝認真的道。

「那是必需地!我對鄭隊也不會手下留情的!」強子點了點頭道。

「你就吹牛了!鄭隊現在已經到了先天後期,而劉老更是突破到了築基期!看來他們有奇遇啊!」金清石皺著眉頭道。

「靠!那如果他們不放水,那我們不是很守傷嗎?」小志鬱悶的道。

「不管發生什麼事情,你們都要咬緊牙關,堅持到最後一刻!」金清石認真的道。

「第一個考核人員謝國輝出列!」這個時候中將大聲的喊道。

「是!」老謝立即大吼一聲,然後迅速跑到了中將的身前先是敬了一個軍禮,然後大聲喊道:「報告首長!廣南省公安廳副廳長謝國輝前來考核!請指示!」

「我知道你們都是從龍牙出來的,不過這次的考核非常重要,你有信心沒有?」中將點了點頭道。

「有!」老謝立即堅定大吼著道。

「好!那我們就開始吧!」中將滿意的點了點頭,然後帶著老謝來到了地上划著一條白線前。

「預備!砰!」中將手中的發令槍一響,老謝如一支離弦之箭,嗖的一聲沖了出去!

第一段是泥潭石子鐵樁網、螞蟻坑、牽引橫越三個障礙物,石子鐵樁網高30厘米,寬1米,長30米,下面的泥漿里鋪設了密密麻麻的碎石子和碎玻璃、鐵釘,老廣雙手在泥漿里快速的舞動著,身體眨眼間就衝過了三十米長的泥潭石子鐵樁網,然後飛身跳進了三米深的螞蟻坑中。

四個螞蟻坑間隔5米,坑內是一米深黑色的污水,而考核人員必需雙腳接觸坑底,然後才能再跳進另外一個深坑。

老謝雙腳一落到坑底,馬上用力一蹬,身體在空中連續翻了兩個空翻后,又落到了第二個深坑中……過了螞蟻坑,一條三十五米長的麻繩出現離地五米高的半空中,在麻繩的另一頭,四個身材魁梧的戰士,正抓著麻繩用力的搖晃著。

老謝立即飛身越起,身體直接落在了搖晃的麻繩上,緊接著腳尖一點,身體立即騰空而起,當他衝出二十多米后迅速伸出雙手抓住擺動的麻繩,然後身體再一次騰空而起,直接衝到了第二段阻絕牆跟前。

阻絕牆高五米,上寬70厘米,下寬3.8米,牆面上用麻繩編成的漁網形,老謝雙腳輕輕一點麻繩,身體立即翻過五米高的阻絕牆,然後落在了阻絕牆後面的防坦克壕里。

防坦克壕寬2.5米、長6米、深兩米,裡面注滿了水,老謝迅速從水中游到岸上,然後飛身跳過一個個原木,落在了高低樁上。

老謝爬過雲梯、穿過魚雷管、衝過活動的木馬、鑽過五個熊熊燃燒著火圈,抗著三十厘米粗、五米長、濕淋淋的原木,衝到了五十米遠處的終點!

「好!」當老謝將肩上的原木扔在地上后,四周頓時響起了熱烈的掌聲和叫好聲!

「這有什麼啊?這些東西以前不是我們在利刃天天的必修課嗎? 總裁盛寵寶貝妻 雖然增加了點難度和時間縮短了四分之一!不過對我們來說應該是小菜一碟吧?」老廣撇著嘴道。

「其實我最擔心的就是你!你天天忙著掙錢!雖然突破了先天,可是長期不練這些東西,我怕你動作生硬耽誤時間啊!」金清石擔心的道。 「你還是擔心一下雅姐吧!她可沒有受這方面的專業訓練!萬一第一關過不了怎麼辦?」老廣搖了搖了頭道。

「我過來就是當陪襯的!要不然全通過了那麼多沒有意思啊?」沈雅微笑著道。

「她就是通過了別人也會認為有人故意放水!誰讓沈主席是她爹呢!」金清石笑著道。

「切!那你爹還是葉主席呢!那別人不是更加懷疑?」老廣鄙視著道。

「我跟你們考核的項目可不一樣!難度可是你們的十倍!就是想放水那也是不可能的!」金清石苦笑著道。

「哦?那你都考核些什麼啊?」老廣連忙問道。

「你們的青石板是十厘米的,而我的卻是三十厘米的,數量也增加到了三十塊!」金清石微笑著道。

「還有呢?」

「從地上直接跳到軍委辦公大樓的樓頂上!然後在上面抓到六個拿著武器的刺客!如果他們開槍打中了我,那我的考核也就失敗了!」金清石小聲的道。

「這個對你來說也沒有什麼難度啊?」老廣笑著道。

「抓人是不難!可是有時間限制啊!而且他們其中還有狙擊手!萬給秒了那多丟人啊!」金清石苦笑著道。

「你可以的!我想他們對你會放水的!」老廣拍了拍金清石的肩膀然後微笑著道。

這個時候,小志已經開始向著阻絕牆沖了過去!

奎奎、強子、老廣全部順利的在四分鐘以內完成了第一部分的考核,當滿懷信心的沈雅剛剛跳進螞蟻坑裡的時候,頓時一張小嘴,哇的一聲!將吃下的早餐全部吐了出來!

「我我我不考了!這也太臭了!」沈雅從螞蟻坑裡跳出來,一邊向著辦公大樓快速飛奔著,一邊大叫著道。

「哼!這點臭味都受不了,還想進龍牙?軍波!你現在宣布她不合格!」沈國放看著沈雅的背影,立即向著中將冷哼一聲道。

「啊?首長!小雅沈雅的確是先天高手啊!我們不能為了一個螞蟻坑就取消她的資格吧?」那個中將吃驚的道。

「如果這點臭味都受不了,那將來還怎麼去執行任務呢?不要以為她是我的女兒,我就會讓她通過考核!這種人就適合在家帶孩子!」沈國放黑著臉道。

「可是可是」中將急著道。

「沒有什麼可是!馬上宣布取消她的考核資格!然後進入第二輪考核!」沈國放大聲的喝道。

「是!首長!」中將連忙敬禮大聲的回答道。

毒澀夫 另外兩個上將和兩個中將互相對視了一眼,然後苦笑著搖了搖頭,誰也沒有再說什麼。

「咔嚓!咔嚓!……」一塊塊十厘米厚的青石板,被老廣和老謝他們用手掌劈成了兩半,四周再一次響起了熱烈的掌聲和歡呼聲!

當五個人在三分鐘內將所有的青石板劈成兩半后,鄭海向著師父和那個中年人點了點頭,然後從椅子後邊微笑著走了出來。

「隊長好!」五個人立即向著鄭海敬了一個標準的軍禮,然後齊聲的大喊道。

「臭小子!如果你們繼續留在龍牙,今天就不用浪費這麼多力氣了!」鄭海笑著道。

「隊長!我們離開龍牙,那是想閉關修鍊啊!不想當將軍的士兵不是好士兵嗎!」老廣微笑著道。

「少在這裡忽悠我!你小子現在都是億萬富翁了,怎麼還想著回來呢?是不是想找一個護身符啊?」鄭海冷笑著道。

「隊長!我雖然脫下了軍裝,可是我的心卻永遠不會離部隊!當初離開是因為兄弟!現在回來也是因為兄弟!我不想在兄弟有難的時候,我卻無能為力!」老廣小聲的道。

「嗯!我相信這是你的心裡話!不過你這個顧問也不是那麼好當的!在龍牙需要你的時候,你必需無條件服從命令!」鄭海點了點頭道。

「是!保證服從命令,聽從指揮!」老廣馬上大聲的回答道。

「老謝!你不好好當你的廳長!怎麼也想著跑回來了?」鄭海向著老謝笑著道。

「在地方升職慢啊!我這個副廳排名最後,而且下面那麼多市的公安局長都跟我一個級別,如果想要再進一步,恐怕沒有十年八年那是不可能的啊!」老謝苦笑著道。

「這倒是真的!如果你通過了考核那就是副軍級,等混到正軍級,那可就是副部級的領導幹部了!不過你轉業的機會可不大啊!呵!呵!呵!」鄭海笑著道。

「不轉業就不轉業!萬一當上個中將、上將也不錯!」老謝連忙說道。

「你小子野心還挺大的啊!那你就第一個上場吧!」鄭海笑著道。

「隊長可是先天後期的高手!還請您手下留情啊!」老謝苦笑著道。

「你們就放心吧!只要你們每個人接下我三拳,而留在台上,那就算通過了我這一關!」鄭海指著主席台下、用綠色鐵板臨時搭起的的一個兩米高,五米見方的擂台道。

「那隊長可能不使全力啊!要不然一拳就把我轟下去了!」老謝苦笑著道。

「你放心!我第一拳會用五成力量,第二拳會用六成力量,第三拳會有七成力量!這個力量都是你們能承受的範圍之內!」鄭海微笑著道。

「那就好!那就好!」五個人同時鬆了一口道。

鄭海和老謝飛身跳到了擂台上,老謝臉色立即變得凝重起來,鄭海雖然說最後用七成力量,可是他們剛剛突破到先天,而鄭海卻是先天後期,這七成力量可不是那麼容易接得下來的!

「準備好了嗎?」鄭海大聲的喊道。

「來吧!」老謝說完身體一晃,揮起右拳向著鄭海轟了過去!

「砰」的一聲悶響!兩隻拳頭狠狠的撞在了起,老謝連續倒退了兩小步,而鄭海的身體卻只是晃了一晃。

「如果這是你的全力!那你進龍牙可就沒機會了哦!」鄭海微笑著道。

「我今天就是死在這裡,也不會掉下擂台去!」老謝說完,立即再一次向著鄭海撲了過去。

「砰」老謝這一次一直倒退到了護欄上,而鄭海卻只倒退了一小步。

「嗯!這一拳還有點先天高手的意思!」鄭海點了點頭道。 「石頭!這個鄭海好像故意在為難我們啊?」老廣站在擂台下面,向著皺著眉頭的金清石小聲的道。

「先看看再說吧!如果老謝失敗了,那你們就不用再考核了!」金清石搖了搖頭道。

「鄭海為什麼要這麼做呢?我們可是救過他師父的命啊!」老廣黑著臉道。

「人心隔肚皮!救命之恩並不一定會湧泉相報!」金清石冷笑著道。

這個時侯,老謝慢慢的走到了擂台中間,向著鄭海雙手抱拳微笑著道:「鄭隊長!你還是真是手下留情啊!第三拳恐怕會直接會把我飛出去吧?」

「老謝!你多心了!我只是按照軍委的要求對你們進行考核!你現在已經接下兩拳,我相信你一定能接下這第三拳的!」鄭海微笑著道。

「能不能接下來鄭隊比我還清楚!不過我就是拼了性命也會接下你的第三拳!」老謝冷冷的道。

「好!來吧!」鄭海微笑著道。

「啊!」老謝大吼一聲向著鄭海沖了過去!

「砰!」兩隻拳頭重重的撞在了一起!老謝的身體在空中翻了向個跟頭后,向著擂台外面落了下去。

「老謝!你怎麼樣了?」已經有著心裡的準備的金清石,立即衝到了老謝的身下,將臉色蒼白的老謝抱在了懷裡。

「鄭海!你這個撲街!我跟你拼了!」老廣和小志、強子、奎奎一邊大吼著一邊向著擂台沖了過去!

「回來!」金清石立即大吼著道。

「石頭!這個仇我們必須要報!」四個人聽到金清石的喊聲,不甘心的停了下來,老廣怒吼著道。

「報什麼報?這是軍委安排的考核!我們通過不了這個考核,只能說技不如人!你們都給我回來!」金清石冷冷的看了一眼鄭海,然後向著老廣大聲的喝道。

「石頭!這是怎麼事啊?」這個時候沈雅換了一身衣服跑過來焦急的道。

「一會再跟你說!你馬上去門口把靈靈接進來!」金清石小聲道。

「嗯!」沈雅馬上轉身向著門外跑去。

金清石將受了內傷的老謝慢慢的放在了地上,然後從空間里娶出治療內傷的丹藥給老謝服了下去。

「石頭!我真的不是故意的!這的確是我的七成力量!沒想到老謝他真的沒有接下來!」鄭海跳下擂台走過來抱歉的道。

「鄭隊這是服從命令,聽從指揮!我們失敗了那也只能怪我們學藝不精!」金清石平靜的搖了搖頭道。

「石頭!他們可能是剛剛突破先天,修為還沒有鞏固下來,等鞏固下來,我相信他們一定能接下我這三拳的!」鄭海微笑著道。

「也許吧!看來龍牙的考核越來越嚴格了!那我是不是也要重新考核呢?」金清石點了點頭道。

「石頭!這話就傷感情了!你本來就是龍牙的特別顧問,如果再考核,那我不是故意在為難你嗎?」鄭海苦笑著道。

「謝國輝沒什麼事吧?」這個時候沈國放帶著二個上將和三個中將走過來,擔心的問道。

「報告首長!謝國輝只是受了一點內傷!修養一個星期就沒什麼事了!」金清石連忙回答道。

「那就好!那就好!那你們還要繼續考核嗎?」沈國放鬆了一口氣道。

「他們學藝不精,就不參加這次考核了!不過我還是會繼續參加考核的!」金清石認真的道。

「那那好吧!」沈國放看了一眼金清石,然後慢慢的點了點頭道。

金清石抱著老謝回到了訓練場的邊上,老謝向著金清石小聲的道:「石頭!你的考核恐怕也不會這麼簡單!到了樓頂你一定要加倍小心!」

「嗯!雖然還搞不清這是怎麼回事!不過我不會手下留情的!」金清石點了點頭道。

「哥哥!發生什麼事情了?」這個時侯,沈雅帶著靈靈衝過來焦急的問道。

「有人在給我們挖坑!我一會去參加考核,你留在這裡保護大家的安全!」金清石小聲的道。

「好!」靈靈馬上點了點頭道。

「由於另外四個人退出了考核,下面開始進行築基期的考核!請金清石出列!」這個時候,中將的聲音響了起來。

「石頭!加油!」老廣他們舉起右拳大聲的喊道。

「石頭!如果有危險就放棄!我們將來還有很多次機會!」沈雅擔心的道。

「你不要擔心我!除了那個穿白色衣服的人,鄭海和劉永奇都不是我的對手!萬一我有什麼危險,你一定要看住老廣他們!」金清石小聲的道。

「嗯!」沈雅用力的點了點頭。

金清石轉身跑到主席台前,向著中將敬了一個軍禮后,大聲的喊道:「報告首長!秦西武警總隊司令員金清石前來報道!」

「金清石!你準備好了嗎?你的考核可是築基期的考核!難度可不是一般的大啊!」中將點了點頭道。

「報告首長!我已經準備好了!就是上刀山下火海,我也願意試一試!」金清石堅定的道。

「好!那我們現在就開始吧!右邊那邊有三十塊青石,你如果能在三分鐘全部將它們打斷,那你的第一關就算通過了!」中將指著不遠處的一排三十厘米見方的青石道。

「是!」 總裁令,頭號鮮妻休想逃 金清石立即大聲的回答道。

「開始!」中將帶著金清石走到青石旁邊,一邊按下秒錶一邊大聲喊道。

「咔嚓!咔嚓!……」一條條青石瞬間就被金清石的一雙肉拳打成了兩半!

「好!二分四十秒!金清石順利完成第一輪的考核!」當最後一塊青石被金清石打斷後,中將立即高興的大喊著道。

「好!金司令!加油!」這個時候圍在四周的軍官和戰士們興奮的大吼著道。

「這有什麼好激動的?這完全就是一個小孩子的把戲!」那個白衣中年人冷笑著道。

「唉!金清曾經對我有救命之恩!我們今天做出這樣的事情,將來還怎麼面對他啊!」劉永奇苦笑著道。

「婦人之仁!我看你在軍隊里呆得太久了,不但修為沒有絲毫的進步,連腦袋都生鏽了!」白衣中年人冷冷的道。 「五師兄罵得對!看來我是該離開軍隊的時侯了,在這裡呆了十幾年,我已經厭倦了!」劉永奇苦笑著道。

「師父!你剛剛突破到了築期期,現在正是大顯身手的時侯,這個時侯離開也太可惜了吧?」鄭海急著道。

「這有什麼可惜的? 蜜制新妻 你現在已經可以獨當一面了,我留下來還有什麼意義呢?」劉永奇搖了搖頭道。

「師父!你是不是怕見到金清石難堪啊?」鄭海小聲的道。

「你說不難堪嗎?我可沒有你臉皮這麼厚!」劉永奇冷笑著道。

「小海!別理你師父!他願意走就讓他走!由我在這裡你還擔心什麼?」白衣人皺著眉頭道。

「有五師伯在這裡坐陣,我當然沒有什麼好擔心的了!只是我真的捨不得師父離開京城!」鄭海苦笑著道。

「哼!跟你師父一樣沒出息!」白衣人冷冷的道。

「第二關主要考核輕功和應變能力!要在十五分鐘內從辦公樓頂找出並制服隱藏在樓頂上的六名帶著武器的刺客,如果在十五分鐘找不出這六名刺客或被這六名刺客所傷,那過關失敗!」這個時候中將大聲的喊道。

「報告!」金清石大聲喊道。

「講!」

「大樓里有那麼多的人,我用什麼來判斷那六個人是刺客呢?」金清石皺著眉頭道。

「現在頂那一層只有這六個人!也就說只要你碰到任何一個人那他就是刺客!你還有什麼不明白的嗎?」中將微笑著道。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