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元白也來啦,你可是有些日子沒回來了啊!」當看到那元白,卓城主的樣子,顯得比見到自己女兒霜兒都要欣喜!


說話間,風天涯也是轉頭看了過來!

見風天涯轉頭,卓城主連忙笑著說道:「小女霜兒,風公子應該已經見過了,這是卓某的弟子,名叫元白, 踹了首席總裁 ,語氣中有著濃濃的自豪!」

霜兒姑娘,我們又見面了。

元統領幸會!

本來風天涯是計劃尊稱聲元白大哥來,但是,那到那元白一副挨千刀的樣子,便懶得與之客氣了。

「煉神火獄與那雷冠一戰,風公子可謂是名動天辰啊,若是有機會,元白倒是想與風公子討教一二!」那元白言語間絲毫不客氣!

旋即,看了看旁邊臉色異樣的霜兒,道:「其實,剛才師尊介紹的還不夠詳細,我是師尊唯一的弟子,並且也是霜兒的師兄,兼青梅竹馬!」

「元白師兄,你在胡言亂語,霜兒不理你了,」聽著那元白示威的言辭,霜兒有些不高興的道。

旋即,又有些緊張的道:「天涯,我師兄平時不這樣,你不要生氣啊!」

呃…


「娘的,怪不得這個挨千刀的跟小爺甩臉子,」原來是以為小爺與霜兒有一腿啊,風天涯頓時尷尬的呲了呲牙,心裡不禁暗暗叫苦:「這個傻妮子,她這麼說話,豈不是更讓人誤會!」

果然,這下子,就連霜兒的父親,都是詭異的看著風天涯,那元白的臉色,也是隨著霜兒的話落而變得陰沉起來。

嗝…

這關鍵時刻,還是自己人靠得住啊,風天涯正不知如何面對之時,小九冷不丁一個酒嗝,把所有的注意力都吸引了過去!

咦!

這個小不點兒是誰?霜兒疑惑道!

這時候,小九也是迷迷糊糊的睜開了眼,嘴裡嘀咕道:「卓老頭,你給九爺喝的什麼,九爺怎麼看什麼也看不真切!」

啊…

聽聞,霜兒的嘴巴頓時張的老大,一副要吃人的樣子。

「喂,小不點兒,你怎麼可以這麼沒大沒小,敢在我爹面前自稱九爺!」霜兒直接是把「卓老頭」三個字兒忽略了,因為相對而言,那九爺兩字兒,要比卓老頭三字兒,給她的震撼更加強大。

小九的強悍,卓城主是親身體驗,所以,對於小九所謂的目無尊長,他也只能是無奈的搖了搖頭!


「果然是物以類聚…」

放肆!

那元白的話還沒說完,便是被卓城主一身暴喝,給狠狠的嚇了一跳!

退下!

「師尊…我…」

退下!

看著自己的師尊動真格了,元白冷冷的掃了風天涯一眼,然後,不甘的轉身向外走去!

「爹今天怎麼了,發這麼大火!」霜兒心裡暗暗想著,旋即,嬌聲道:「爹,我出去看看元白師兄!」

卓城主輕輕點了點頭,待霜兒出去后,笑道:「風公子勿要見怪,元白本性不壞,只是這些年,一切都得到的太順利,讓他有些驕傲起來了!」

風公子這些日子的事迹,卓某也聽聞不少,我也不拐彎抹角了,卓公子想順利拍到那神元佛草,必然需要極其龐大的紫辰幣,雖然風公子家族底蘊深厚,但在外行走,卻沒有藉助任何家族力量,卓某深感佩服啊。

以風公子現在的實際情況,恐怕有些力不從心吧!所以,卓某搶在那雲動閣前面,把風公子請到這兒來。

呃…

風天涯原計劃就是找雲碟幫忙來,卻不曾想半路殺出個卓城主,不禁感嘆道:「果然是老奸巨滑啊!」

接下來不用說,他便知道是何意思了。不過,這個世上可沒有免費的午餐,旋即,風天涯也是悠然道:「卓城主總不會無緣無故幫小子吧?」

風公子多慮了,卓某隻是想跟風公子交個朋友而已,並無他意!

呵呵!

風天涯淡淡一笑,道:「小子是從來不願欠人情,日後,若是卓城主有用的到小子的地方,儘管吩咐便是!」

「你們兩個傢伙,能不能不要那麼虛偽了,九爺聽得都想吐了!」小九嬌小的身體,一下子便是站到了飯桌之上,兩隻小手同時指著二人,大聲喊道。

此刻的小九,已然是清醒無比!


風天涯與卓城主兩人,大眼瞪小眼…… 天上綴滿了閃閃發亮的繁星,像細碎的流沙鋪砌而成的銀河,懸挂在九天之上,大地上的萬物,也已經進入了夢鄉之中,一切都是顯得那麼寂靜!

繁星照耀下,一道身影穩穩在床榻盤坐,這時,不遠處,一道黑影正在黑暗中,向他悄然潛行!

「終於來了啊,」盤坐之人緩緩睜開了眼睛。

「元統領深夜到訪,有何貴幹?」黑影剛剛站穩腳步,房間內便傳來淡淡的說話聲。

哼!

黑影冷哼一聲,開口道:「廢話少說,有膽量你便跟我來!」下一霎,赫然轉身,向著府外急速掠去。

「真是麻煩!」風天涯不由得翹起了嘴,旋即,身影瞬間模糊,眨眼間,便是消失在了房間之內。

兩道身影急速穿行,那般速度比繁星的閃耀頻率,都是要快上幾分,幾個呼吸后,同時在城外一處僻靜的樹林中停了下來!

出手吧!

我讓你三招!剛剛穩住身形,那元白便是囂張的說道,絲毫沒有把風天涯放在眼裡。

嘖嘖!

「這個二貨,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真以為古玄境大成便吃定小爺了么?」風天涯心裡不禁覺得有些好笑!他已經是看出,這元白僅僅是剛剛步入古玄境大成而已,而且,他並沒有能徹底掌握,這股屬於古玄境大成的力量!

哎!

風天涯無奈了嘆了口氣,心道:「收拾你,小爺現在太綽綽有餘了!」

「不過,既然你這麼囂張,我總的給你些面子吧?話說,有便宜不佔,那是王八蛋。這種事兒,小爺可干不出來!」旋即,手指抹了抹鼻子,露出一副壞壞的表情!

「讓我三招?」風天涯故意驚奇的重複道!

「怎麼,不夠?」那元白以為風天涯嫌讓三招少呢!

「夠了,夠了!」風天涯笑道!旋即,直接便是揮舞著拳頭,向那元白砸去!

「元白啊,元白!這一次你可要吃苦頭咯,」黑暗中,一道身影無奈的搖了搖頭,有些不忍的喃道!

見那風天涯揮舞著拳頭而來,元白投了一個鄙夷的眼神后,便一動不動的站在了原地,連玄力都懶得催動了,因為,他的身上可是穿著一件等階不凡的防禦寶甲!

試問,有什麼寶甲能經得住,風天涯邁入第二重太虛神體的強悍攻擊,當風天涯的拳頭,與那元白的身體有了一個親密接觸后,風天涯便是感覺到其身體上穿著的防禦寶甲,當即,便是將太虛神體催動了起來,在那元白毫無察覺的情況下,一道剛猛的力量,直接便是侵入了防禦寶甲,將那寶甲的防禦掀了個底朝天。

一招!

見到風天涯微微皺起的眉頭,元白得意的說道。

兩招…三招…

隨後,風天涯手掌,直接便是在那元白的肩膀上連拍兩下。

好了,三招已過,開始吧!

風天涯強忍住大笑的衝動,後退幾步,向著那元白勾了勾手指道!


見狀,元白大怒,便要破口大罵,但是,下一霎,他便是感覺到整個玄海之內的玄力,開始不受控制的亂竄起來!

見鬼,旋即,他趕忙靜下心來,開始壓制那不受控制的玄力!

此刻,他就算是在傻,也知道,這是風天涯搞的鬼,當即,臉色便是凝重了起來。

轟!

待將那不受控制的玄力壓制后,元白猛然一步踏出,寂靜的樹林彷彿在這一霎也是顫抖了起來,一種令人感到心悸的氣息,如同風暴般,陡然自元白體內席捲而出。

流雲印台掌!

渾厚的玄力,猛然自元白體內暴涌而出,旋即,自那元白身前,凝聚成一尊巨大的白色印台!

在那白色印台整體上,流動著耀眼的白色線條,隨著元白揮動著的手掌,白色印台越來越凝實,耀眼的白色線條光芒四射,一股驚人的壓迫氣息,自白色印台緩緩擴撒而開!

元白顯然是重視起了風天涯來,所以一出手便是他施展出這般強大的攻勢!

「去」

低沉的聲音,自元白口中傳出,旋即,兩掌同時重重揮出,那懸浮在眼前的白色印台,頓時呼嘯而出,帶著一股驚人的破壞力,對著風天涯狠狠轟去。

印台所到之處,黝黑的樹林,瞬間便是是被照亮!


看來,這二貨還是有兩把刷子的么,這套掌法,威力卻也不凡,不過,還是不行啊,風天涯口中輕喃著,旋即,雙手陡然結印,猛然間,一頭巨大無比的白色巨虎便是在其掌中成形,一股剛猛霸道的玄力波動,自那白色巨虎上急速放射而開,而後,風天涯雙掌陡然緊握,最後,那白色巨虎猛然自拳頭中衝出!

白色巨虎一聲驚天咆哮,就連空氣都是被震蕩出一層層白色漣漪,帶著一股極端恐怖的攻勢,狠狠的向著飛速而來的白色印台轟去。

砰!

兩者結結實實相撞,頓時間,一股恐怖的能量,便是瘋狂的席捲而開,大地在這波恐怖能量衝擊下,也是有些抖動了起來,就連天空的繁星,在這一刻,也是更加急速的閃動起來!

破!

喝聲一落,那白色印台,便是在白色巨虎的霸道攻擊下,開始一寸寸碎裂,最後,直接便是在元白驚駭的目光下,徹底的爆裂開來!

下一霎,元白的臉色也是瞬間蒼白,嘴角有著絲絲血跡溢出,整個身體,也是急速的後退起來!

以現在風天涯古玄境小成,與太虛神體第二重的實力,就是尋找古玄境圓滿的高手,在他面前都討不到好,更不用說是那剛剛邁入古玄境大成的元白了!

龍吟破地刀!

隨著敗退後的元白一聲暴喝,一柄金色的彎刀便是出現在他手中,緊接著,一陣嗡鳴之聲,與一股異常強悍的氣息波動,便是自元白手中的金色彎刀傳來!

嗯?

「看來這把金色彎刀也不簡單啊!」風天涯嘀咕著,這把金色彎刀所散發出的氣息,讓他有些慎重了起來!

陡然間,天地玄力,瘋狂的向著元白手中的金色彎刀奔涌而去,下一霎,一道道異常凌厲的刀影,劃破空氣,狠狠的劈向那不遠處的風天涯!

「該試試須彌槍的威力了!」自語間,風天涯手掌猛然在身前一抓,須彌槍便是出現在了手中,旋即,對著那飛速而來的數道刀影猛然揮動,一道道金色的光束,便是自那須彌槍中奔掠而出!

叮!叮!

金色光束奇快無比,宛如奔雷,眨眼便是穿過那數道刀影,叮射在元白手中的金色彎刀之上,尖銳的聲音,頓時間響徹樹林!

只見,在那些金色光速的撞擊下,那柄金色彎刀,瞬間便是變得黯然失色起來,就連元白的身體也是在那可怕的衝擊下,直接飛射而出,最後,狠狠的砸倒在地!

嘶!

風天涯一陣唏噓,這須彌槍簡直是酷斃了,僅僅是將灌注的玄力凝聚成金色光束,便有這般恐怖的攻擊力,若是讓本體出去攻擊,那還了得?

元統領,承讓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