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侯爺,不知這是什麼陣法,可否為在下解惑?」魏武侯驚嘆地看著面前的影像,對定桃侯說道。


「此為彌天大陣,是本侯命百萬將士布置起來的一種滔天陣法。」

「有此一陣在手,任他石柱使出渾身解數,今日也休想逃脫!」

定桃侯看著面前的大陣,眼中有著一抹驕傲。

想他魏武侯也是統領一方的諸侯,對於天下間有名的陣法,也是知道的。

只有這彌天大陣,卻是聽也未曾聽說過。

「彌天大陣?對方真的不會逃出來嗎?」魏武侯有些不信。

「侯爺,不知這彌天大陣,究竟有何玄妙?」魏武侯奉承道。

「此彌天大陣,已經與你眼前的這片樹林融合在一起!只不過這一片樹林的空間已經被本侯用陣法給切割開來,封鎖住了。從現在開始,除非得到本侯的允許,否則誰也進不去!」

定桃侯沉聲道。

「真的如此厲害?」魏武侯看著面前的樹林,雙眼微眯,朝一旁破天境強者示意。

那破天境強者站出來,一掌朝著下方樹林打去。

結果掌力進入樹林之中,就好像泥牛入海一般,消失不見了。

樹林依然在那,什麼變化都沒有,端是神奇無比!

那破天境強者打出一掌之後,然後又回到原位。

「侯爺陣法,果然厲害,魏某佩服!」

親眼看到這一幕,魏武侯這才嘆服道。

「此刻那石柱已經深陷陣法之中,不知侯爺下一步準備如何做?」魏武侯問道。

「這彌天陣法中有一寶,名喚雷木。所以接下來,石柱這小子面臨的將是無窮無盡的雷劫!」

「只要陣法中的力量足夠,我們就可以用雷劫將這小子劈死!」

定桃侯在解釋的時候,眼睛盯著那十名破天境高手。

此時這十名破天境高手在定桃侯的眼中,已經不是人了,而是維持陣法的能量。

「好,能夠親眼看到石柱小子活活被劈死,相信也是一件非常值得高興的事情。」

魏武侯此時看向身旁十人說道:「諸位來此的目的,想必飛公子已經與大家交代過了。」

「接下來,就看各位的表現了!」

「願為公子盡忠!」十名破天境高手恭敬道。

「好。」

魏武侯看向定桃侯道:「侯爺,不知可還有其他吩咐?」

「不用了。有十位高手充當大陣能量,足夠了。」定桃侯搖搖頭。

「諸位,請入陣!」魏武侯看向十人道。

「嗯。」十人一點頭,然後跳入前方樹林,進入彌天大陣之中。

此刻整個彌天大陣都在定桃侯掌握之中,這十人一進入陣中,就被安排到了一起。

此時十人圍在一起,中間有一塊方方正正的木塊,木塊上面有著一絲絲火花,藍色的火花好似雷鳴閃電爆發出來的一般。

這就是定桃侯所說的那寶物,雷木。

十人只須將自己的力量灌入雷木之中,就可以帶動整座彌天大陣運轉,形成一種滅世天劫的景象。

「喝!」

十人看了面前雷木一眼,然後就將真元調動出來,通過雙掌將真元催動出來,灌入雷木之中。

「轟!」

就在此時,彌天大陣中忽然發出一聲炸響。

石柱所在那片空間上方,大量烏雲翻滾,一下子就將頭頂那片「天」給染成了黑色。

石柱還在為進入他人圈套之中而感到懊惱,誰知這時候居然又發生了這種事情。

石柱此時抬頭望「天」,眼中一片凝重。

進入這片空間之中,已經讓他感到非常煩躁了。

如今,上有天劫隱含待發,一股惶惶天威壓下,石柱當即就變了臉色。

眼神凝重的石柱,早已將小金收入袖口之中。

石柱再度環顧周圍環境,卻是沒有發現絲毫端倪。

「轟隆隆~~~~~~~~~~~~~~~~」

時間已經來不及了,上方天劫已經醞釀好。

烏雲深處,雷霆大作,電閃不斷,朝著下方石柱劈來。

大量閃電一瞬間劈下,遠遠看上去,就好像一條滅世雷龍呼嘯而下,朝著石柱張開了大口,準備一口將之吞下。

上次還只是觀看大風聖君面對天劫,想不到如今就輪到石柱自己了。

只有獨自面對之時,才能夠感覺到天劫的恐怖。

雖然這天劫只是彌天大陣模擬出來的一種景象,其中蘊含的天劫力量也遠沒有當初大風聖君的那般恐怖,但這對石柱來說,依然是一個非常大的挑戰。

還未等到石柱做出反應,大量雷電就已經劈在了他的身上。

無盡雷光入體,石柱體內億萬毛孔一下子就被恐怖的力量衝擊得炸起。

「啊~~~」

恐怖的能量衝擊之下,石柱忍不住發出了一聲痛苦的長嘯。

「好,就這樣劈,劈死他!」

彌天大陣之外,魏武侯看著影像中的畫面,興奮地說道。

定桃侯雖然也在觀看之中,不過並未如魏武侯這般激動。

像定桃侯這種梟雄一般的人物,是不會將自己的情緒展示在人前的。

就在石柱在彌天大陣中被雷劫劈的時候,白憐峰也開始動作起來。

此時寧龍臣、白憐花、周拜天還有一群供奉,站在衝天洞前。

洞門打開,裡面早已沒有了石柱的身影。

空蕩蕩的石洞前,眾人都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陳長老等人剛剛加入白憐峰沒多久,峰主居然就這麼不見了。

這對那些新加入的供奉、弟子來說,實在不是一個好消息。

「寧兄弟,你是第一個過來的,可知道這裡發生了什麼?」眾人一臉焦急地問道。

「我只聽到了一點龍吟之聲,感覺到有些不對勁,然後就過來看看。」寧龍臣臉色微沉道。

「龍吟之聲?」

峰主身邊有條幼龍,在此不少人都是知道的。

既然聽到了龍吟之聲,那就是說峰主可能是自己出去了。

只不過若是這樣,也應該有人看到或者知道才是啊!

為何大家,都沒有看到峰主出去呢?

「峰主定然就在附近,大家都出去找找看。」寧龍臣看向眾人道。

「好,我立刻派人出去尋找。」

「我也去。」

「我也去。」

「…」

很快,眾人就散開了,派遣手下之人四處尋找。

「白姑娘,你是否有什麼話要對我說?」寧龍臣看向未走的白憐花。

「前段時間,我從寶鏡中得到一點消息,飛公子最近可能會對峰主不利。」

「當時我並沒有在意,想不到居然發生了這樣的事情。」

「希望這點消息,能夠對寧兄弟有用。」白憐花回憶道。

「哦?多謝白姑娘相告。」寧龍臣點點頭。

然後,寧龍臣就離開了這裡。

寧龍臣手下青龍衛、鎮南軍很快就被撒了出去,前往四方尋找石柱下落。

尤其是西北方向,寧龍臣更是親自帶人前往搜尋。 自大風聖朝崩潰之後,文琴太子終於走上前台,決心在大羅天境有一番作為,干大事業。

陳老居所,隱龍湖,此地已經被文琴太子啟用,用來發號施令,商議大事。

文琴太子地處東北之地,北面有萬獸聖朝,東面有東王庭、武王庭、吳庭。

萬獸聖朝為大羅天境頂級勢力之一,文琴太子暫時不想招惹。

東面三大王庭之中,其中東王庭實力最強,武王庭神秘詭異,吳庭較為遙遠。

假如你心裏有一個微小的我 究竟是先對付東王庭,還是先對付武王庭,陳老與文琴太子手下一群謀士這兩天一直在商討此事。

文琴太子一眾謀士中,有一人非常不合群。

此人叫蘇善,身上穿的有些破爛,就像是一個沿街乞討的乞兒一般。

走近此人,你可以從他身上聞到一股濃濃的酒味,甚至還有一點點酸腐的味道。

就是文琴太子本人,對這個蘇善也是有些不喜。

只不過蘇善此人智計超然,擅解圍、解困,從絕境中將人救出來。

如此人才,棄之可惜,文琴太子也是憐蘇善這一身才氣,這才將他留在身邊一直到今天。

文琴太子居處,一身乞丐裝的蘇善走了進來。

「不知太子叫屬下前來,有何要事?」蘇善進來之後,朝著文琴太子恭敬一禮。

「坐。」文琴太子開口道。

「是,謝殿下賜座。」蘇善坐在一旁,等候文琴太子吩咐。

文琴太子仔細打量了一下蘇善。

只見蘇善身穿一身乞丐裝,手中一把雲絲扇。

雖然看上去髒兮兮的,但卻給人一種非常純凈的感覺,像是出淤泥而不染,偏偏濁公子。

尤其是一雙明亮的眼珠,像寶石一樣會發光。

這雙眼睛,能夠一眼看清局勢,利用周邊人物、事情解圍。

即便那一身破爛衣服、酒氣等等缺陷,也無法掩蓋蘇善身上的那種光芒。

「今天早上,又有三個人離開了。」文琴太子沉默了一會,開口說道。

「屬下惶恐,給殿下添麻煩了!」蘇善一副驚慌地語氣,似乎已經知道這三人是因為他才離開這兒的。

這才文琴太子這兒,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以蘇珊智慧,自然不難猜出!

「他們三個才智,如何能與先生相提並論。這三人,離開了也好。」文琴太子淡淡道。

「殿下謬讚,屬下愧不敢當。」蘇善慚愧道。

「你不用感到慚愧,只可惜本宮這兒俗事纏身,一直照顧不到先生。」

「正好我有一個好去處,不知先生可願前往屈就?」文琴太子問道。

「屬下這條命,都是當初殿下給的。只要殿下一聲吩咐,屬下赴湯蹈火,在所不辭!」蘇善鄭重道,臉上也嚴肅起來。

「好,此人叫石柱,白憐峰的峰主。」

「我聽到消息,最近有人要去對付他。」

「你,就代本宮好好照顧照顧一下他吧。」文琴太子開口道。

白憐峰峰主石柱?

蘇善心中微微搖頭,顯然此人不在他的關注範圍之內,沒有任何印象。

不過既然是文琴太子的吩咐,那麼今後蘇善就會將這兩個字放在心上了。

黑帝的天價嬌妻 「殿下放心,屬下一定竭盡全力,辦好此事!」蘇善保證道。

「嗯,先生若是沒有什麼事情,就及早動身吧。」文琴太子說道。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