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你誤會了,我和你文斗。」步蒼生搖了搖頭道。


「文斗?」凌天不解道。

「你連戰數場,靈力消耗巨大,我豈能占你便宜,但要等你休養好,我也沒有時間,文斗最為公平。」步蒼生道。

步蒼生此言一出,人群讚美聲一片,都說他仁義厚道,還有人嘀咕他太傻了。

凌天看著步蒼生燃燒著熊熊戰意的雙眼,心有所感。

步蒼生這麼做,是出於一個戰士的驕傲,贏要贏得公平。

在常人眼裡,凌天連戰數場,靈力一定消耗不小。

但他們不知道的,凌天每擊殺一個修士,其力量都吸入力量池中。

凌天的靈力不僅沒有消耗,還增加了不少,反而越戰越強了。

不過,凌天決定尊重步蒼生,道:「怎麼文鬥法?」

「很簡單,你出一招,由我破解,我再出一招,輪到你破解,誰破不了招,就算輸了,如何?」步蒼生道。

眾人均想,這樣比法,不費靈力,擺明了是凌天佔便宜,步蒼生可是吃大虧了。

姬明月卻想,步蒼生見多識廣,知曉的法術,身上的法寶,和凌天相比只多不少。

表面上看,是凌天佔了便宜,但步蒼生也未必就吃了虧,甚至比直接動手還略佔優勢一些,這步蒼生也不傻嘛。

「行!」凌天道,心想這樣也算公平,以自己手段,也不會輸給對方。

「如果你輸了,就成為我的屬下,向我效忠。」步蒼生道。

步蒼生在溪國大力改革,最愛提拔後進,他也需要非世家出身的修士來平衡,看重凌天的價值,不願取他性命。

好大的口氣,凌天不屑道:「如果你輸了呢?」

「如果我輸了,任你處置。」步蒼生道,語氣極為自信,似乎從來沒有想過輸的可能。

「好一個任你處置,我答應了。」凌天道。

「你是後輩,先出招吧。」步蒼生道。

凌天也不講客氣,身形一閃,出現步蒼生十步之內,單手憑空一抓,手上多了一把銀光閃閃的雷電之劍,一斬而下。

銀晃晃的劍光,如銀月破空,劈啪的電弧,彷彿撕裂了空間,震得每一個圍觀者心頭髮顫。

高頻雷波劍!

論犀利程度僅次於玄冥重水劍的絕招,玄冥重水劍因為對神識消耗巨大,沒有使用。

面對這絕世一劍,步蒼生不慌不忙,伸出一指,凌空連續點出七道劍氣,化作七道星點般的劍光,如同星辰一般,憑空割裂了空間。

哐當一聲。

無堅不催,無物不斬的高頻雷波劍,碰上星辰劍幕後,好像一腳滑在玻璃上,不由自主斜斜彈開了。

全場先是嘩然,然後是雷鳴般的喝彩聲。

久久之後,眾人仍難以置信,之前高頻雷波劍逼得孫芷雲連連後退,斬斷她七八件靈寶,毫無反抗之力。

如此恐怖的神通,被步蒼生如此輕描淡寫的破去,深深震撼了每一個人,實在超乎了所有人的想象。

凌天退了一步,面色凝重。

他只能確定步蒼生沒有動用空間神通,而是使用某種卸力的技巧。

這技巧極為神妙,凌天從來沒有見過。

不管怎麼說,這一回合是輸了,而且輸的一點也不冤。

「我這太一星辰劍術,出自大周的太一劍宗,是君級劍術,你輸在法術等級上。」

「我曾是太一劍宗的真傳弟子,門內鬥爭敗給劍子后,遨遊大陸,後來紮根溪國。」

「你雖是天才,但不知天下之大,豈能與大周上宗比肩。」

「如果是一百年後,我沒有勝你的把握,但現在,我勝你輕而易舉。」

步蒼生淡淡說道,語氣平和,如與老友談心。

狂野戰妃:王爺有種單挑 人群一陣嘩然,絕大多數修士不知道步蒼生的來歷,還以為他是溪國土生土長的修士,沒有想到是從大周過來的。

大周太一劍宗,大家也是聽說過的,那是比鳳儀門還要強大的勢力。

步蒼生一身神通驚人,穩居溪國第一人,那劍子竟然能擊敗步蒼生,趕得他流落溪國,這是何等強大的實力,眾人難以想象。

聖級法術之上,就是君級,果然有些門道。

「現在退讓還來得及,如果我出手,你可能有生命危險。」步蒼生道。

「你出招吧。」凌天道。

穿書後我成了大佬的小太陽 「還不死心啊,那就讓你輸得心服口服。」步蒼生搖了搖頭。

步蒼生話音未落,手上多了一個灰溜溜的小球,小球表面凹凸不平,破破爛爛的,一點不起眼。

不過,眾人沒有一絲輕視之色,步蒼生拿出來的東西,又豈會是凡物。

「我閉關數天,就是為了完成煉製這件元磁球的最後步驟,此球可比上品靈寶,藉助元磁之力,反覆沖刷,你小心了。」

步蒼生話音未落,單掌上托,只聽嗡嗡聲大作,緊接著元磁球猛然炸開,化為無數細小的灰色劍芒,一道灰色的洪流,浩浩蕩蕩,向凌天攢刺而來,彷彿馬蜂窩炸了一般。

凌天隨手一劃,鋒銳無比的高頻雷波劍拉出一道長長銀白雷光,橫貫元磁劍芒中,頓時便有數十道元磁劍芒化為粉末,瀰漫空中。

人群發出一陣驚呼,步蒼生說這元磁球是上品靈寶,如何如何厲害,結果一個照面就被高頻雷波劍斬成了渣渣,這也太打臉了吧。

不光是人群,就連凌天也有些意外,想不到元磁劍芒如此不堪一擊,就算高頻雷波劍鋒利,但號稱上品靈寶的元磁球也太弱了些吧。

就在凌天以為步蒼生吹牛的時候,人群爆發出一陣更大的驚呼聲。

古怪的一幕發生了,凌天的臉色變得凝重起來。

絕世雙驕:邪帝,求放過 (本章完) 「不用你管」為了他,她可以放棄修仙,甚至是死也足矣。

「說重點,找我何事?」

「我希望淵王離開。」秦小蘇以女主的姿勢說道。

「那就要看我心情咯」她就是要故意氣她的,她還真以為誰都希罕古循這仙不仙妖不妖的怪物?

突然一個人的身影出現在她腦海里,一陣莫名的失落想他了,猛的搖頭自己怎麼回事會想起他?

「你!」

看著她無計可施急跳腳的樣子真好玩,她本性純良不然也不具修仙資格。

「不過如果你答應我一個條件我想我可以考慮離開。」

「好,不管什麼條件我都答應。」

奇想撫兒笑了,她還沒想好要她幹什麼呢!只是隨口說說。

「嗯,我還沒想好呢…」

她抓起秦小蘇的手,食指剛好按在她手腕的命脈上,這脈搏按之流利,圓滑如按滾珠她有喜了。

「恭喜妹妹。」

「我有何喜?」

看她眉開眼笑的表情秦小蘇有些心慌。

「妹妹你也別修仙了,安心養胎。」

豪門枕邊人 她有了?手不覺的撫著肚子幸福的露出微笑,她要做母親了。

秦小蘇按約定讓奇想撫兒打扮成小青的樣子走了出去。

古循的宅邸離城中心要偏僻些,奇想撫兒不認得路只能盲目瞎轉悠,走到天黑了感覺越來越偏離都城和古循的宅邸。

風把這竹林吹得沙沙響,今晚月圓借著月光清晰可見,一道黑影從她身後閃過,白頭鳥發出低沉的嘎嘎叫像老人臨終前的爭扎聲。嚇得奇想撫兒雙手環抱掃著手臂上的雞皮疙瘩,她察覺到了危險的氣息,她轉身去尋方才那一道黑影。

「誰?出來。」

沒人回應一道黑影從身後閃電般刺向她要害,奇想撫兒敏捷躲開,一次不成那黑影盤旋在空中再次襲擊。

雖然她的仙術盡失可這逃命還是挺敏捷,這傢伙想要她的命次次向著要害攻擊,黑影屢次不成功便喚來密密麻麻的黑影,團團圍著奇想撫兒無法閃躲後退,她看清了是一種人臉獸身的怪物,樣子詭異嚇人。

正當危險之際一束水晶族從地而生如劍般鋒利

刺向這些怪獸。

「表哥?」

他那頭紅髮在月光下閃著紅光。

「死丫頭叫你亂跑。」

他忙著應付這打不完的黑影。

「表哥好帥哦」

她開心的鼓掌沒在意身後有個土堆正向她靠近,猛的被捲走拉入地下,古循只好去追跟著土堆跑。

奇想撫兒被丟到一處洞穴的草堆上。

她爬起來正要跑前面迎來了一個怪物龐大的肉團無耳目爪鼻,但有口。其形方如肉櫃,渾渾而行,所過處草木盡枯,它那血盆大口長滿鋒利的牙齦,口水直流臭得奇想撫兒想吐。

「姥姥救我」她恐懼噁心的往後退,不小心被乾草絆倒,直接坐地上,腰間的百寶袋落地掉出溟蝰送的木革滾到不遠處。

「你聽我說,我不好吃的,」她試著跟它講條件。

「吼…」一陣熱氣騰騰的惡臭襲來,表示它不願意講和。

奇想撫兒只好腳把不遠處的木革撈過來,她可不想被這噁心的怪物吃掉,她記得溟蝰說過他聽到革聲便會出現。

她慌亂的擊打著,怪物聽到擊革聲突然不安起來,撕吼著直接張大嘴要吞她下肚。

「啊~溟蝰救我。」

一條巨型蛇尾從上方劈下,隔開了混沌巨獸與奇想撫兒,古循剛好趕來,他不清楚這兩隻開撕的巨獸誰是幫淵王,便在一旁觀戰。

「表哥。」

「走,回去」他拉起奇想撫兒正要走,混沌打落洞口巨石把洞口堵死。

溟蝰明顯佔了下風,奇想撫兒緊張的喊著「表哥快去幫忙,溟蝰要被打死了。」

古循不慌不忙的講起條件來「把震魂7革給我便去幫他。」

「不能給」溟蝰吃力的說著。

「吼吼~」

這混沌看似笨重它的身體卻能隨意伸縮,它猛的甩頭把溟蝰打飛,從高處滾落而下。

「溟蝰哥哥。」她被嚇哭了把震魂革往地上一扔便跑到他身前摸著龍角,傷口不停的在流血。

古循飛躍而起到這龐然大物面前雙手合上開始蘊蓄水晶之力,他本可不必多管閑事,只是他也不知哪根筋搭錯了跑來救人。

溟蝰想要幻化成人卻因受了重傷無法持續太久所以一會是人一會是水虺不停的閃爍轉換。

「撫兒,我快不行了,你告訴我你喜不喜歡我?」

「嗚嗚嗚…喜歡…一開始便喜歡,求求你不要死,不要死。」奇想撫兒最致命的弱點展現無疑。

古循與混沌正打得不可開交他倆卻在談情說愛。

「我…我…」

他開始變透明閃爍著最後暈倒不動,奇想撫兒顫抖雙手摸他的臉,傷心欲絕。

「啊~」

「不,不要死,你起來,起來。」狠狠的拍打他頭。

「你怎麼可以讓我愛上你就走了?你怎麼可以這麼壞」

整個陰暗的洞穴充滿了奇想撫兒痛苦聲。

古循實在看不下去了用鋒利水晶族困住混沌,飛到他身旁淡定的說「死不去……」

這話還沒說完奇想撫兒也哭暈過去了,把他倆放置安全地方撿起地上的震魂革掛於腰間分化出數十人敲擊起來,踩著清脆的鼓點,動作豪放瀟洒,變換各種隊形和舞蹈動作,節奏鮮明緊湊,扣人心弦,給人一種朝氣蓬勃、激昂向上的感覺,這木革的吵鬧聲把奇想撫兒吵醒她雙眼無神的趴在溟蝰身上。

混沌也跟著舞動起來,古循控制了混沌要它把山洞打開,意堵洞口的石頭被混沌生生撞開一個小洞撞得地動山搖,整個山洞快要倒塌,不停有石頭沙土往下掉。

「山洞快倒塌了,我們快走。」

「我不走,我要陪著溟蝰哥哥。」

她己經崩潰得泣不成聲,她只想靜靜的陪著它。

古循忘了還有這個暈厥過去的水虺,可他如此龐大還暈了怎麼運出去,再不出去全部都死在這裡。

「再不走我們全死在這裡。」

「表哥請你轉告姥姥,撫兒先走一步了,謝謝姥姥一直對撫兒悉心照顧。」

「你死在這裡我拿什麼換回我的蘭兒?我不允。」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