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你現在恢復一下元氣,我們待會再出去也不遲。」葉峰笑道。


姬瑤光笑著點了點頭,閉目運功,恢復元氣。

半個時辰后,葉峰和姬瑤光離開了養魂池。

元宗就在外面等著葉峰,看到葉峰和姬瑤光出來,他笑道:「恭喜兩位!」

葉峰一笑,問道:「老先生,禪宗的弟子都已經安排妥當了嗎?」

元宗點頭,「受傷的人正在療傷,至於那些死去的弟子,老夫已經厚葬他們了。」

「老先生,異族和九幽邪教聯手,我們人族也要聯手,單獨面對他們,沒有那個人族門派是他們的對手。」葉峰正色道。

「葉小兄弟放心,我已經挑選了不少修為在陰陽境以上的弟子去精武堂幫助人族聯盟。」元宗說道。

葉峰又問:「老先生,從禪宗出發,何時才來去到人猿族的地盤?」

「葉小兄弟想去招攬那些人猿?」元宗臉色微變。

「沒錯,此次我來樓蘭聖域極西之地,除了幫助人族門派之外,就是拉攏異族的人。」葉峰正色道:「每多一個異族,對於人族聯盟來說就能增強一點實力。」

「葉小兄弟,人猿族彪悍,你想拉攏他們,恐怕不是件容易的事。」元宗肅然道。

「再難,我也要去試試看。」葉峰一笑。


「葉小兄弟,老夫陪你走一趟吧。」元宗說道。

葉峰搖了搖頭,「異族也許還會對禪宗下手,老先生還是留在禪宗為好。」

元宗深吸口氣,說道:「葉小兄弟,人猿族只服強者,你去到人猿族那兒之後,千萬不要讓他們覺得你軟弱!」

葉峰目光一閃,笑道:「老先生,我知道該怎麼做了。」

「人猿族就在禪宗西邊三百里處,葉小兄弟,小心!」

「老先生,我們走了,小心異族的人!」

……

當下,葉峰和姬瑤光離開了禪宗,朝著人猿族所在之處飛去。

人猿族族地位於山林中,古樹參天,蠻荒的氣息撲面而來。

葉峰和姬瑤光行走在密林中,不斷深入密林。

「吼……」

忽然,一道猿吼聲從密林深處傳來。

「人猿!」葉峰和姬瑤光相視一眼,朝著吼聲傳來處疾馳而去。

「人類,你們不該進入我人猿族的地盤!」

忽然,葉峰兩人前方,一個半人半猿的人拽著從一株數百丈高的大樹上跳下,一拳轟向葉峰!

「萬象境後期!」葉峰目光一閃,一拳迎了上去。

「轟!」

兩拳相交,那個人猿族強者悶哼一聲,倒飛出去,踉蹌落地,蹬蹬蹬後退了三步之後才終於穩住身形。

嗖嗖嗖嗖……

四面八方的密林中掠出一條條高大魁梧的人影,把葉峰和姬瑤光包圍了起來,居然全部是人猿族的人。

緊接著,又有五個人猿從遠處密林中縱了出來,落在那被葉峰一拳震退的人猿族強者身邊,後面來的這五個人猿,居然全部都有萬象境的修為。

其中一人,年紀較長,手持獸骨製成的長棍,他的氣息甚至已經超越了萬象境大圓滿!

「半步輪迴……應該是人猿族的族長!」葉峰心中一動。

「萬象境大圓滿……」人猿族族長打量著葉峰兩人,冷笑道:「區區兩個萬象境大圓滿的人類,居然也敢闖入我人猿族的族地!」


「你錯了,即便只有葉某人,也敢隻身進入你人猿族的族地!」葉峰笑道。

「狂妄的人類!」一個同為萬象境大圓滿的人猿族強者笑道:「今天你們兩人誰也別想活著走出我人猿族的族地,族長吃了你們兩人的血肉,說不定有機會突破到輪迴境!」

葉峰大步走出,冷冷道:「三拳之內,如果我能打贏你,從今往後,你就是我的扈從!」

「哈哈……」所有人猿族的族人都大笑起來。

我的小人國 :「小子,老子猿老三,你報上名來,老子不殺無名之輩!」

「葉峰!」葉峰笑道:「我也不收無名之輩做扈從!」

「哼!狂妄的人類!」猿老三冷哼一聲,大步踏出,一拳轟向葉峰,拳勁撕裂空氣,氣爆聲不絕。

葉峰無懼,運轉金剛琉璃寶體,一拳迎了上去。

「碰!」

拳與拳碰撞,像是巨石撞擊在了一起,猿老三悶哼一聲,後退了兩步。

人猿族的人大驚失色。

「這人類好強的肉身之力!」人猿族族長色變,很是吃驚。 只是在這怒濤般的氣勢中,空月如冷而硬的礁石,不爲所動,冷冷的看着前方。

這時,他突兀的說道:“這軍隊可否媲美你的人龍軍團呢?”

龍璇一楞,仔細想了想,卻還是想不出什麼,只是微微點了點頭。

空月看了看他,又看了看前方已然停息列陣的龐大軍隊,一皺眉,對着這邊笑着說道:“米羅帝國向來由四大家族共同輔助,軍事上分別由四大家族的直系子弟兵和皇室的禁衛隊,規模各自相當。”

看着空月,目光轉柔,淡淡的說道:“米羅現今的情況如何?”

空月笑了笑,眼角卻瞄向身前的軍隊,正要說話,只見軍中一個將軍模樣的中年人昂然向前踏上一步,朗聲說道:“參見主公,參見王子殿下。”

此言一出,周圍衆人臉色更加堅定,一個個眼望着龍璇,腳步卻是同時向前移動,吶喊道:“參見主公,參見王子殿下。”

喊聲震天裂地,響徹雲霄。

龍璇的臉色一沉,看了空月一眼,還未說話,卻聽得空月又朗聲說道:“王子之志在於抗魔,在乎人龍帝國,亦或在於天下。”

全身一震,就連腰間的星龍劍都亮了一下。場中頓時陷入了一片寂靜,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他的身上。

那樣一種奇異的氣氛下,彷彿誰的心跳,跳動的那麼快?

他的目光閃爍,冷冷看了空月一眼,居然什麼也不說,轉過頭去,對着前方龐大的軍隊,深深的吸了口氣,說道:“汝之志在何?”

空月目光一閃,顯然沒有想象中的意外,在此刻,沉默下去,龍璇看着他,眼中莫名情緒,一閃而過。

場中隨之陷入了寂靜。

戰馬蕭蕭,不知怎麼的有些煩躁,只是面對着前方的兩個男人,彷彿就有無形的壓力。微微嘆了口氣,向上望去。

那裏是無垠的藍天。

末夏裏漸漸而來的秋意,越來越明顯。遠處枯枝上,凋零的留着幾片殘葉,微風吹面,似乎也帶了些許悲涼滄桑的味道。

背後響起了腳步聲,空月回頭一看,發現那個男子已經遠去。

他怔怔看着面前的身影,看着那斜斜拉長的影子,不覺間有些恍惚。

……………………………

皇家高級魔武學院。


夜已深,所有人大都入睡。獨自一人坐在偏僻的角落,山風吹來,秋天的寒意漸漸滲入身體。

腳步聲響起,老人不知何時發現了他,也走了過來,在他的身旁坐下。

也許受到寒意的影響,老人也收起了慈祥的笑臉,他看了看,說道:“今晚你一直陰沉着臉,就象以前一樣,一旦遇到疑難就會獨自一人在這裏思考,還是那麼的倔強。”

龍璇沉默了一會,擡頭看了看天空中的點點星光,說道:“老師,一年不見,你可好嗎?”

在一旁的老人暗中送了一口氣,口中冷冷說道:“我這老骨頭還能撐住去對付魔王,我說嘛,現在都什麼時候了,你還在猶豫不決。”

龍璇瞪了他一眼,說道:“老師,你還是老模樣,整天不用大腦思考,我現在每一個決定都關乎着無數的生靈。”

老人沉吟一會,坦蕩的說道:“我沒想那麼多,如果想要得到最終的生存,那就是必須付出代價,我們能做的就是盡最大的能力減少付出。”

極品透視仙醫 ,沉默下去。龍璇望着他,眼中有莫名情緒,一閃而過。

隨之陷入了寂靜。

皺了皺眉,不知怎麼覺得心裏有些煩躁,只是在這個寧靜的時刻,彷彿就有無形的壓力。


老師輕手輕腳的走開,走到樹邊,嘆聲說道:“旋兒,我們很久沒一起練功了。今晚什麼都別想,讓我們回味一下。”

迎上老師的目光,和他對望着。臉色緩和了下來,“老師,請!”

老人輕輕的用手指撫摸着光滑的劍身,而身前那人同樣也是這個動作。

黑夜中閃爍着淡淡藍色光輝:“星龍劍,劍魂星龍。”

老人淡淡一笑,眼角直盯藍色劍身,說道:“烈焰劍,劍魂火精靈。”聲音剛落,紅光爆閃。

不由一顫,精靈?並沒有多想,星龍劍斜指,藍色光芒一閃而逝,龍璇的身影消失在黑夜中。

“碰,碰,碰。”在空中連續碰撞,火花閃現,速度之快,世上難有一拼。

“龍旋,這一年,進步很大嘛!”說完,烈焰劍連揮,發出三道紅色劍氣。

“哈哈,長江後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灘上。看我怎麼破你的三月斬。”面對着三道妖紅半月,身形直線暴退,沒有退縮之意,星龍劍橫擱胸前,悶哼一聲,藍色月牙橫切,三月斬被一刀兩斷,並無力的在空中消逝。

兩人在空地上對峙着,剛纔這一拼顯然是不相上下。

“嘿嘿,老師,怎麼樣?還行吧。”龍璇得意的甩着頭髮,微笑着望了望前方。

老師靜靜站立前方,表情似乎僵硬一般,漸漸的,身影開始模糊起來,“殘影,不好。”身後傳來陣陣烈風,溫度不斷飆升,這是老師那把烈焰劍的威力。手中星龍劍鏗鏘震動,代表着危險的氣息。

一把劍悄悄從後面伸出,“姜,還是老的辣。”戲虐的聲音從後面傳來。

星光碎裂在山坡上,師徒兩人靜靜的坐在大石上,看着學院的一切。看着下面每個路人臉上恬靜的光芒,心裏總是感到一種悲傷。落寞的嘆息:“哎,如果我都能像他們那樣,平淡的生活,陪着心愛的女人,朋友。。。。。。。那該多好?”

“生活的確美好,但是人們總是不懂得珍惜,各國之間互相的爭鬥,國家內各族勢力不斷的爭鬥,人們之間的勾心鬥角,這一切都表明人類不懂眼前的一切。”老師似乎疲憊了,看眼欲穿塵世。

“要真正失去了,才懂珍惜。。。。。。。”沉吟間,不斷的重複老師的那段話,似乎心中明白了什麼。

月色凝重,白雲伴隨在其左右,忽明忽暗,不知道何時,老師已經走了,只剩下龍璇一個人在山坡上,孤獨的看着這個黑暗的城市,和諧得沒有一點生氣,今夜的寧靜代表着明天的延續?

“要獲得最終的存在,付出是必要的,只能儘量的減少損失。”心中豁然開朗,嘆息的轉身,不在望一眼這個寧靜的城市。 「第二拳!」

葉峰大步邁出,使出金剛琉璃寶體六百劫的力量,一拳轟向猿老三!

猿老三冷笑,全身肌肉鼓脹,力量暴漲,一拳迎了上去。

「碰!」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