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你殺了我吧!」


綾青璇的身體一顫,她不想讓葉雲端為難。

「我……」

在這一刻,甘飛平的心裡,是那麼的委屈。

明明是我劫持了人質,怎麼感覺……主動權還握在葉小子的手裡?

一不做二不休!

我……

甘飛平下不去手,因為綾青璇一死,他也得陪葬。

「葉雲端,本座再讓一步,你讓我走。」

「這是底線。」

「你若不答應,本座寧願跟綾丫頭同歸於盡!」

甘飛平之前也曾收到消息,說葉雲端為了綾青璇,屠掉了整個幽鬼部落,當時其莞爾一笑。

現在想來,應該是真的。

所以他才將自己的生死,賭在了綾青璇的身上。

「甘飛平,我再跟你重複一次。我葉雲端,不接受任何威脅。」

這是葉雲端一直以來,秉承的行事準則。其不允許任何人,成為自己的弱點。

「葉雲端!」

「你當我不敢殺她嗎?你會後悔的!」

「咳咳……」

甘飛平歇斯底里的大喊著,一時牽動傷口,便再次咳血。

葉雲端面無表情,無動於衷。

「葉哥哥,永別了,我願意……為你而死,幫我報仇!」

綾青璇緩緩閉上眼睛,淚水卻奪眶而出。

「葉小子,你可得三思啊!」

「切莫衝動!」

「你……稍等,讓老夫去跟甘飛平談。老夫保證,說服他,讓他器械投降,歸降於你!」

霍坤大急。

「少爺,你在這兒吸引注意力,我試著從後面繞過去,看能不能把綾姑娘,安全的救出來。(土著語)」

羅娜再次跟葉雲端耳語。

「你們都怎麼了?一副生離死別的樣子。」

葉雲端有點發懵。

「這麼說,你同意放本座離開了?本座可以向你保證,只要本座安全離開白虎澗……」

甘飛平心中大喜,差一點,就掉出眼淚來。

「聒噪!」

葉雲端並沒有理會甘飛平。

「青璇。」

「你現在知道,什麼叫做人心險惡了吧?」

「啊?」綾青璇睜開眼睛,有些發懵,然後回復道,「我……知道了。」

「如果下次,再遇到這種情況,你應該怎麼辦?」

葉雲端追問道。

重生八零好媳婦 「我會……」

「殺!」羅娜提示道。

「噢。」綾青璇憋著嘴,情緒很低落,「可惜……已經沒有下次了。」

「是不需要等到下次了,甘飛平劫持了你,你現在就動手殺了他。」

葉雲端意念一動,一道綠芒射出,玄陰飛刀環繞著八道魂芒。

武魂鎮壓!

甘飛平扼住綾青璇咽喉的斬玄劍,瞬間潰散。

緊接著,那道綠芒,便在空中畫出了一道優美痕迹,並順道,在甘飛平的身上,戳出了四個血窟窿。

雙手雙腳,全部被廢!

葉雲端玄陰飛刀的速度,已經達到了滄瀾界的極限,在場之人,除了他自己,沒有人能夠躲開。

血霧草增加的是力量,力量的增強,雖然能夠在一定程度上,促進速度的增長。但想要達到滿值,卻需要武魂、功法等等外界因素的輔助。

對絕大部分的人來說,都是不可能達到的。

所以,還沒等甘飛平弄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其便已經「噗通」一聲,四仰八叉的躺在了地上。

「我這是……饒命啊,葉大人,饒命啊,小人知道錯了,小人悔不該……」

玄陰飛刀一掠而過,在甘飛平的臉上,硬生生的,剃下一塊肉來。

「閉嘴!」

甘飛平再不敢多說一個字,但其卻仍舊堅持,用自己的方式,挽救自己的生命。

其雖然雙手雙腳已廢,但這卻並不妨礙他,弓在地上,給葉雲端磕頭。而且極其用力,下下帶血。

旁邊的那些凌霄弟子,有人效仿,也跟著跪了下來。 斗羅大陸之弒神斗羅 但更多的人,卻默默的閉上眼睛,不忍直視。

恥辱!

他們以有甘飛平這樣的閣主,而感到恥辱!

「青璇。」

「動手吧,別忘了你剛才的反思。」

葉雲端決定讓綾青璇沾一沾血,武道修行,這一關遲早要過。

「我……」

從本心來講,綾青璇恨極了甘飛平。可一看到,甘飛平此刻凄慘無比的樣子,她便下不去手了。

「以德報怨?」

「他之前,可是想要取你的性命。我現在的確是救了你,但我要是沒有這個能力呢?」

葉雲端明顯有些生氣。

「我……」

綾青璇舉著玉手,猶豫了半天,然後又取出佩劍,她覺得用劍,應該能好下手一些,但最終的結果,卻依然如故。

「算了吧。」

「羅娜,你帶青璇去處理一下傷口。」

葉雲端雖然早就料到,會是這樣一個結果,但其心裡,卻還是多多少少有一些失落。

「是。」

羅娜快速上前,將綾青璇扶走。

葉雲端則翻身下馬,一步步的走向甘飛平。

甘飛平的心臟,「嘭嘭」亂跳,在這一刻,其終於再也承受不住,來自於死亡的壓力,亮出了自己最後的底牌。

「葉大人。」

「只要您饒過小人一命,小人便將……《萬魔天功》的秘籍,進獻給您!」

「萬魔天功?」

「這種糊弄小孩的玩意兒,你也好意思拿出來,丟人現眼。」

葉雲端譏諷一笑,然後一爪,便直接扣在了甘飛平的天靈蓋上。

搜魂術! 焱陽望著在場幾人,開口說道:

「我和花錦一樣,於試煉塔中誕生之後,所存在的意義就是守護自己的一界,滅殺所有外來的試練者。」

「直到三千餘年前,我不願再被禁錮於試練塔中,為了脫離血武之界,就主動投身於前往試練塔中的試練之人手裡的涅火金蓮之中,化為金蓮內的活靈,被帶出了試練塔。」

「後來在磐雲海上遭遇意外封印沉睡,落到了拓跋一族的手中,被帶去了西蕪。」

焱陽手中朝著金蓮一招手,涅火金蓮便縮小飄落到了他手心之中。

「三千餘年前,東聖天地靈氣還未衰竭,而上古異獸也時有蹤跡。」

「我原本的主人在鍛造涅火金蓮時,就引入了最純正的鳳凰涅火,且蓮心之中皆是以鳳棲木和各式奇珍所造,以特殊的鍛造之法將涅火封存於這金蓮之中。」

「只要金蓮不滅,涅火不斷,而涅火存在,也就能夠時時煉化金蓮,讓其成長。」

焱陽說話之間,看向諸人,

「之前在磐雲海中,雲卿姐所交給你的涅火靈源便是從金蓮之中抽取出來的,所以才會那般純正。」

「至於讓那些海獸暴動……」

他伸開手掌,指尖微動之時,便有一縷縷淺色血霧縈繞在他手中,

「這些涅火之力對於我而言不算什麼要緊的東西,只要有源源不絕的天地之力補充,金蓮就能產生源源不斷的涅火之力。」

雷鳴望著那些涅火之力,眼中有些震動。

哪怕如他心性沉穩,這一刻也險些忍不住生出貪念來,當年他只是在火鳥棲息之地煉體多年,就有了如今修為,如果能得純正的鳳凰涅火,那他豈不是能夠比現在還要強上數倍?

雷鳴心神震動之下,有那麼一瞬間幾乎難以自持,只是他畢竟不是蔣常沂之流,而且眼界也遠高於旁人。

他心中的理智幾乎瞬間就壓過了貪婪和慾望,想起這涅火金蓮是他徒弟之物。

若是旁人的,搶了也就搶了,大不了給些其他補償。

可是姜雲卿二人卻是他這麼多年唯一收入門下之人,他總不能做出搶自家徒弟東西的事情來?

……

雷鳴很快就壓下了那一絲貪念,冷靜下來之後,才感覺到周圍幾人顯然也是因為寶物惑人,生出了雜念來。

他自然不可能讓自家弟子受欺負,直接冷眼朝著他們看去之後,身上氣勢猛的狂涌而出,瞬間驚醒了原本還有些想法的凌家老祖等人。

凌家老祖和卜紅葉他們清醒過來,對上雷鳴滿是警告的眼神時,都是心中一凜。

原本熱血沖頭的貪念,瞬間散了個一乾二淨。

焱陽和那涅火金蓮這種至寶,自然是能夠動人心。

如果這東西只是在姜雲卿手中,哪怕她已經踏足破虛,他們也定然會想盡辦法的奪來,畢竟人人都知道涅火之力的強橫。

修者若能得其煉體,其身體堪比靈器,戰力也會提升數倍。

如果能將這金蓮連帶著這血靈弄回去,便等於是源源不斷的涅火之力,往後族內、宗門之中的晚輩人人受益。 這個甘飛平,雖然狂妄自大了一些,但還算是有點腦子。其若非時運不濟遇到了我,他這一次……說不定還真能成事。

葉雲端已經粗暴的,將甘飛平的記憶,搜索了一遍。裡面並沒有太多,有關金萬年的消息。其倒是發現了一個,甘飛平醞釀已久的驚天計劃。

甘飛平這小子,竟然想當皇帝!

皇帝?

這個想法倒是不錯。

要不……我這也一世,也弄個皇帝噹噹?

葉雲端數次轉世,建立的道統也不少,但卻都是宗門形式。稱孤道寡的皇帝,他還真就沒有當過。

還是算了吧。

我可沒有精力,去顧及那些蒼生螻蟻的死活。但若是能扶持幾個帝國,集黎民之信仰,供奉我的神像,倒還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信仰之力是「小功德」,可抵壽元,增氣運。而且還能作為,催動「如來神掌」的能量。

正好有現成的計劃,就按甘飛平的想法來吧。只是這新君的人選,還得慢慢思量。

忠誠,還得有能力。

這個位置,可不是任人唯親,說誰想當,就能當的。

「羅魁,把甘飛平所有的手下,全都綁起來,押送回陰烏寨。其間,有任何人反抗,或者是意圖逃跑,就地正法!」

葉雲端收回思緒,下達命令。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