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你是沒有那個實力,不過現在每個勢力都有我們的人,之前在天界的動亂沒能成功,不過黃界的可就不一定了,這個計劃我們已經籌劃太久了,只不過缺少一個機會而已」銀靈子身形一轉,氣息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那熟悉的氣息竟和自己一樣,就連頭髮也變得蒼白。


「如果我逃出去的話,你們的計劃就完蛋了」趙信皺緊眉頭,威脅道。

「哈哈,你真的太高看你自己了,不說你沒有機會出去,就算你能出去,你以為你的話會有誰信嗎?」銀靈子譏諷的笑道。

「封」

一道璀然的華光從銀靈子的眉間閃出,沒入趙信的體內,趙信的身體頓時變得僵硬,怒目盯著銀靈子直到離開了房中,隨著鐵門的閉合,又陷入了無盡的黑暗。

雖然身體被封住了,但是趙信的思緒卻在急速運轉,銀靈子今天跟自己說的話太多了。雖然半年來,每天她都會跟自己說上一些話,可是今天的話卻尤其重要,因為自己明白了她到底要幹什麼。

鼓動所有人討伐罪孽學府,這件原本自己非常贊同的事,在魔族也參與進來后,反倒讓趙信覺得有些事情撲朔迷離了。如果按理自己所想罪孽學府即使被毀也不足為惜,可是銀靈子她們的計劃,卻讓趙信不得不考慮自己之前所想的準確性了。罪孽學府如果真的是那麼邪惡,以殺人為本打造自己的死屍軍團,以銀靈子她們的性子沒有理由不去「結交」這麼一個盟友,除非他們因為什麼談崩了,最後反目成仇。

「狗咬狗的戲碼居然讓這麼多人都參與進來了,看來這事大條了」趙信暗嘆了一句,也沒有再多想,畢竟自己現在還被囚禁著呢。這半年來銀靈子每天都來加強自己的封印,趙信知道這不僅僅是怕自己身上的封印減弱,最重要的是為了防止罪孽學府的印記爆發,因為自己本來要一周就要回去的,可是現在血脈根源被封,印記也就不能激活,所以自己現在才能安然無恙。不過即使自己每天都在吞噬命源,因為血脈根源被封,所以境界依舊沒有提升,還處於花甲總角境界。

靜靜地躺在地面上,其實綁在自己身上的細線不是為了囚禁自己,因為自己被封印了,根本就動不了,所以根本就沒有必要用繩子綁住自己,從而多此一舉。這些線的目地是為了吸取自己的心血,線頭插入了心臟處,源源不斷地心血流出,順著這不知什麼材料製成的繩子匯入身下的圖案中,而這圖案就像是一個巨大的海綿一般,將趙信的心血全部吸收。趙信的心血就像是養料,給這圖案供給著養分。

黃界,大荒城,這一段時間大荒城顯得非常的熱鬧,各大勢力的人馬不斷彙集於此,儘管大荒城的佔地非常大,但是奈何人太多了,幾乎以每日百人的速度增加,一個月的時間就聚集了數萬人,所以難免會使得原本就人數眾多的大荒城,出現住地不足的情況。而一時間住宿的費用也水漲船高,有些地方已經出現了一日百斤甚至千斤荒石的情況,但儘管如此也不能打消一些富裕人的熱情。(未完待續。) 綠蕪並沒有回答,而是帶著景伍和白濟遠繼續轉過了一個拐角。

然後「吱呀」一聲,推開了一扇木質大門。

「你們在這等一會,我去看看大管家那邊忙完了沒有。」

門內空間不大,有光,但不算太明亮,勉強能看到房間里放著一張大方桌,四周散放著不少椅子。

景伍與白濟遠對視了一眼,一同跨入房間。

「綠蕪,你快點回來啊。」

「很快,我去叫了大管家就來了。」綠蕪說著,目光一移,「六少爺,你這闖也闖進來了,我知道你肯定有很多想問的,但是這些我做不了主,等大管家來了,你問他吧。」

白濟遠,「哦」了一聲,就不再管綠蕪,反倒側轉身,拉了把景伍。

「你坐會兒吧……我看你這腳,快不行了吧。真是的,早就勸你了,不要來,不要來,你不聽,到最後遭罪的不還是你自己嗎?」

景伍在白濟遠身邊坐定后,又往開門處望了望。

「別看了,已經走了。」白濟遠道。

景伍側過身,看向身邊的白濟遠,白濟遠此刻的目光也在景伍身上。

「六少爺,你剛剛不是因為好奇才闖的密道吧,是為了幫我?」

白濟遠挑了挑眉,「嗯」。

「你這鬼精鬼精的,怎麼看出來的?」

景伍垂下目光,白濟遠很奇怪。大多數的時候,他都表現得蠢鈍,任性,十足就是一個二世祖的形象,但有些時候,卻又敏銳,果斷得可怕,一點都不像一個十來歲的少年人。

景伍心中不由地懷疑,他會不會也是天道疏漏下的漏洞之一?

「我們一起長大的,一開始我還沒有感覺出來,但是剛剛一路走來,按照你的性格,路上的門,你怎麼可能無動於衷,就這樣循規蹈矩跟著綠蕪走。」

「所以,你不是真的好奇,是嗎?」景伍重新對上白濟遠的目光,認真地發問。

但白濟遠卻垂下了頭,「景伍,有些事情,我不能說,而且說了可能你也不會相信。但是,不論什麼時候,我都會幫你的。」

景伍默了半晌,「知道了……」,她輕聲道。

但她的心中此刻早已翻江倒海,白濟遠就算不是天道漏洞,他身上肯定也藏著秘密。這白家上下,真是沒一個簡單的……

接下來,倆人又沉默了許久。

「都到這裡了,六少爺,你能說說你知道的嗎?」景伍突然道。

白濟遠沒有立刻作出反應,過了約莫五個呼吸的時間,景伍都要以為,白濟遠這是要以沉默來代替回答了。

白濟遠卻突然腦袋一歪,差點栽倒在地上。

剛剛居然是,睡著了?

「喔,頭暈……」白濟遠拍了拍腦袋,對著周圍的環境,一時間有點發懵。

「白濟遠,你很累嗎?」

白濟遠看到景伍,腦子才一點點開始清明起來。「嘿嘿,昨兒睡得晚,發困,發困。」

「大管家,這還沒有來呢?」

景伍搖了搖頭。

「嘖,這綠蕪也是,這咋就,讓咱倆光禿禿在這邊兒坐著,你說她這也不給咱弄點茶啊,水啊什麼的。」白濟遠吐槽道。

景伍看了眼白濟遠,感覺這廝又狗了起來,難道是端得累了,端不住了,原形畢露了?

「我說,六少爺,族學發生了什麼事情,你知道嗎?猜測也行啊……」

白濟遠此時卻是一個挺身,猛地從椅子上站了起來,開始在四周各種打量,「大管家,也快來了,我這也等著他解惑呢……等他唄。」

「嘿嘿,景伍,我們就不能聊點別的嗎?早上那件衣服喜歡嗎?我特地留的料子呢。」

景伍白眼一翻,違心道,「還可以」。

「我就知道,你會喜歡的,不得不說,我倆的品味,從小就極為相似,我覺得好的,你肯定也會喜歡的。」白濟遠說話間的神色極為自得。

景伍感覺有點無言以對……,這話,她沒法接。

好在此時,緊閉的門,再次打開了。

一道欣長的身影,由外頭的燈火照射進房間。雖是背光,但景伍卻一眼就認了出來。

「爹,你終於來了。」

傾世羽狐:古怪九小姐 景信重新關上門,隨後逐漸靠近。

他的樣子在景伍的視線中,慢慢清晰起來。

看著他爹依舊從容的淡笑,景伍高懸的心,才逐漸放下。

景信沒有立刻開口,回應自己的女兒。

反而是對著景伍身邊的白濟遠,微微頷首。

「六少爺安好。」

白濟遠起身,突然微不可查地皺了一下眉,但很快又恢復如常,「大管家,不好意思,一不小心就找到了這裡,這都是靠我才找到的,和景伍沒關係,她是被我帶進來的。」

景伍有點訝異地看向白濟遠,這廝之前不還說,讓她來背鍋,怎麼這她爹什麼都還沒有問呢,這人怎麼就搶著把鍋先背上了……

「無礙,這地方六少爺本也是早晚會來的,只是提早了幾年而已。」

景信沒有過多糾結於白濟遠,轉過目光。

「你這丫頭,爹爹只是處理些事情,這下倒好,你倒是把自己給繞裡頭了……」

景伍略感羞惱,「爹,是不是給你添麻煩了?」

「倒也還好,這地下城的存在,其實在白家也算不得太大的秘密,知道的人不少,只是你們年紀還小,還未接觸到罷了,六少爺不必說,你也無事的,老太爺那不會生氣的。」

「大管家,這下頭,都歸祖父管嗎?沒我父親什麼事嗎?」白濟遠突然發問。

總裁上司out 「嗯」,「其實這地下平日沒什麼事情,十幾二十年,或者說幾百年前,不太平的日子裡才會用到比較多,現在更多只是作審問,和關押一些犯錯的奴僕,這些畢竟不好至於明面上。」

景信沒有明說的的是,當初白老太爺的原話是,「老大當了家長,管好大方向即可,這底下的事兒,自有阿信去辦。」

所以,準確來說,名義上是白老太爺沒有將白家地下城的處置權一併交給白大爺,實際上不如說,是交給了景信。

「那,大管家,昨日族學發生了什麼事情?」白濟遠再次開口問道,哪怕一開始,也是他攔著讓景伍不要探究。

景信似笑非笑地看了一眼白濟遠,但卻絲毫沒有推脫隱瞞的意思,當下便將來龍去脈說了出來。

「昨日,原先只是有人來報,有兩個學子將段先生給傷了。」

「段先生的身份有點特殊,他不僅管著白家族學,還是這一任的中正官。」

「結果,等我到了一看,段先生卻是無事,真正有事的是家住的遠的,平日里住宿在族學的小世家少爺們,有好幾個都已經奄奄一息了,不過,最慘的還是六少爺你的一個堂兄。」

白濟遠聞言,瞳孔不由緊縮,「啪」一掌拍到桌上,失聲高呼道,「濟深哥?!他們怎麼敢?」 半個小時后,陳浩跟蘇墨雪來到了酒店。

這酒店,還是小雪之前住的那一家,他自然不會傻到再給自己開一個房間。

眼下,他半靠在床頭上,有一眼沒一眼的看電視。

突然的,小雪的聲音,從衛生間里喊了出來。

「老公,小魚發過來簡訊了,說她剛剛回到宿舍。」

靳先生的心尖寶 「哦知道了,二兩送小魚回學校,我一點兒也不擔心。」

「是嘛,那你就不擔心剛才,答應老戰友的事情……辦不到嗎。」

陳浩猛的一愣,想起剛才的事情,頓時就有些為難的揚胳膊撓頭……

他和蘇墨雪,剛剛從大排檔回來。

但在回來之前,還在大排檔吃飯的時候,二兩求自己辦的那件事兒,卻是讓他有些為難。

當時,二兩說他們學校,明天要舉辦一場才藝比賽,邀請了一些有知名度的人來做評委。

而這些所謂的,有知名的評委,三分之二都來自東南市。

二兩說,他們學校組織這場比賽,還特意請名人來當評委,就是想讓自己的學生在步入社會之前,先獲取一點點自信。

即便增加不了自信,那些獲獎的學生,在這些名人當評委的比賽中拿到名次,以後也好找工作。

但是,二兩怕這些所謂的名人,在學生比賽的時候耍大牌,萬一把比賽搞砸了,就失去了這次比賽的意義。

所以二兩,這小子就想……

「老公,還在想你那老戰友呢。」蘇墨雪端著個臉盆,從衛生間走了過來。

「啊?哦沒有,在想我老婆。」陳浩猛回過神兒,抬頭沖她笑了笑。

小雪現在,換上了一件米白色弔帶睡衣,還在懷裡抱著個臉盆,真就像極了一個剛結婚的小媳婦兒。

「笨蛋呵呵,我在衛生間卸妝,咱倆又不是分居兩地,有什麼好想的!」

「哎小雪,你這話就不對了,咱倆要分居兩句,我想你也沒用啊,對吧。」

蘇墨雪沒再說話。

眼下,她光是看自己老公,一直拿眼睛盯著自己領口,就知道今天晚上,肯定是別想好好睡覺了。

「我姨媽還沒走呢,想也沒用,趕緊把腳拿過來。」

「哎小雪,你要幹嘛?」

陳浩見她把臉盆放到地上,還收攏著睡衣蹲在跟前,就突然意識到了點兒什麼,泡泡腳估計能舒服點兒。」

「笨蛋,除了泡腳還能幹嘛,下午穿著皮鞋跑5000米,腳上肯定都是血泡。」

「哎不是,小雪你,你這是要給我……洗腳?」

「不願意啊,不願意就算了,跟誰願意給你洗似的,腳丫子肯定都臭死了。」

小雪,我不是不願意!

我是不忍心,知道嗎?

「趕緊站起來,過來陪我說說話,就是不願意讓你洗。」

「不願意是吧?那行,我就更得給你洗了,正好可勁兒燙你一下出出氣!」

蘇墨雪輕咬上嘴唇,快速抬頭看他一眼,就伸胳膊抱上老公兩腳,脫掉皮鞋、襪子按在了臉盆里。

她這起初,並沒有感覺到什麼,光是想著用這種方法,讓自己老公泡泡腳,晚上也能睡的舒服點。

可眼下,她突然看見老公腳後跟,竟然都血肉模糊的……

「老公你,你不讓我洗腳,就是因為怕我擔心?」蘇墨雪抬頭看過來,就感覺鼻子酸酸的。

「啊?你說腳後跟破了是吧,也不全是因為這個。」

「不全是?那還因為什麼。」

「嗯怎麼說呢,小雪你看你,怎麼說也算是大戶人家的千金小姐,還是第一美女什麼的。」

「雖然,你是我老婆吧,可老婆不就是用來疼的嗎,你倒好……給我洗腳,我怎麼忍心啊。」

陳浩嘴裡是這麼說的,心裡更是這麼想的。

這時,蘇墨雪是聽在耳朵里,暖在心裡,甚至都有種想掉眼淚的衝動。

眼下,她也沒有多說,光是蹲在臉盆跟前,一邊拿手幫他洗腳,一邊輕輕的喊了聲老公。

「老公,你想多了,我就是一個普通的女人。」

「東南市第一美女,還有千金大小姐什麼的,這些都是虛名,你能這樣說我就已經很高興了。」

「再說了,你還是好多人都崇拜的兵王嗎,對不對我的龍頭老公。」

陳浩猛的一愣,見小雪把頭抬了起來,還衝自己抿嘴笑了笑,頓時就感覺心裡美滋滋的。

「小雪,我之前的時候,沒跟你說龍頭這事兒,你不生氣吧。」

「生氣,不光生氣,而且還很生氣!」

「啊,不會吧。」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