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你……你知道不知道你今天得罪的這個人是哪裡人?」


歐陽澤額頭上面掛著冷汗,結結巴巴的沖著歐陽旭問道。

「好像是江南省人!」歐陽旭想了一下以後,低聲說道。

「咣當!」

歐陽澤聽到這話一屁股直接坐在了沙發上面,顫抖著自己的雙手拿出了手機,找到了歐陽月的手機號碼。

「嘟嘟嘟……」

電話響了兩聲以後,歐陽月接通了電話。

「小月,我記得你上次在葯神谷的時候是不是拍過陳公子的一張照片,你現在還有沒有?」

歐陽澤結結巴巴的問道。

「你要陳公子的照片幹什麼啊?」歐陽月語氣不解的問道。

「我就是有點事,你還能不能找到那張照片了?」歐陽澤低聲回了一句。

「上次在葯神谷拍的照片我已經沒有了,但是我手裡面有陳公子的資料,裡面有些照片,我一會找一下給你發過去吧!」歐陽月柔聲回答道。

「行!」

歐陽澤輕輕的點了點頭,然後直接掛斷了電話。

「……」

歐陽旭看著沙發上面的歐陽澤,眼神當中閃過了一絲疑惑,他想不明白歐陽澤這到底是在做什麼,所有忍不住輕聲說道:「澤哥,怎麼了啊?」

「沒事,你等一下!」

歐陽澤覺得自己在沒有確定歐陽旭得罪的人就是陳天之前不應該發火,所以壓抑著自己心中的憤怒,面無表情的回了一句。

「啊……」

歐陽旭迷迷糊糊的點了點頭,然後坐在沙發上面安靜的等待起來。

幾分鐘以後,歐陽澤的手機響起。

歐陽澤連忙拿起手機,確定是歐陽月發過來的消息以後,直接把手機扔到了歐陽旭的面前,低聲說道:「小旭,你給我看看你今天得罪的人是不是資料上面這個人?」

「……」

歐陽旭滿臉疑惑的拿起了手機,當他看見陳天的照片以後,深吸了一口氣,然後咬著牙說道:「澤哥,你還真是厲害啊,竟然這麼快就找到這小子的資料了,今天把我給打了的就是這小子!」

「……」

歐陽澤在聽到了這句話以後,徹底傻眼了,呆愣楞的看著自己面前的歐陽旭,不知道應該說些什麼來形容自己的心情!

他哪裡能夠想得到事情竟然真的會這麼巧,歐陽旭得罪的人竟然還真的就是陳天!

「你……你確定沒有看錯是不是?」

歐陽澤結結巴巴的沖著歐陽旭問道。

「肯定確定啊,今天就是這小子把我打了,怎麼了啊澤哥?」

歐陽旭十分不解的回了一句。

「呵呵,你還真是厲害啊!」

歐陽澤看著歐陽旭冷笑了一聲,然後想都不想反手便是一個大嘴巴子,直接奔著歐陽旭的臉上抽了過去。

「啪!」

一聲巨響。

歐陽旭直接被歐陽澤抽飛,手機也掉在了地上。

「澤哥,你打我幹什麼啊?」

歐陽旭趴在地上,表情十分委屈的沖著歐陽澤喊道。

「我打你幹什麼?」

歐陽澤顫抖著雙手大喊了一聲,然後上前一步直接抓住了歐陽旭的衣領,語氣異常激動的喊道:「你他媽你知道不知道你得罪的這是什麼人你告訴我?」

「我……我得罪的這是什麼人啊?」

歐陽旭此時已經徹底傻眼了,表情十分不解的回了一句。

「你不知道是不是?那我現在就告訴你,你這次得罪的這個人就是上次在葯神谷我們碰到的那個陳天陳公子,他連李太白的弟子都敢殺,你竟然有膽子去挑釁他,你告訴我你是不是沒長腦子,你腦子裡面裝的都是什麼東西你告訴我?」

歐陽澤彷彿瘋了一樣,撕心裂肺的吼道。

「這個……這個人竟然……竟然就是陳公子?」

歐陽旭表情有些絕望的喊了一聲。

他非常的清楚陳公子那是什麼樣子的存在,別說是自己了,就算是歐陽家的家主歐陽澤的父親看見陳公子那都得客客氣氣的,因為現在的歐陽家之所以能夠支撐到現在,很大一部分原因都是陳公子在後面的幫助。

但是歐陽旭此時竟然得罪了陳天,那基本上就是跟找死沒有任何的區別。

「澤哥,我不知道他就是陳公子啊,我要是知道的話,就算是給我一百個一千個膽子,我也不敢這樣啊,你……你可千萬不能不管我啊,我求求你了,你救救我吧!」

歐陽旭此時也算是反應過來怎麼一回事了,咣當一聲直接跪在了地上,表情異常激動的沖著歐陽澤喊道。

「……」

歐陽澤深吸了一口氣,雖然他此時心裏面也非常的絕望,但是不管怎麼樣,自己跟歐陽旭的關係還算是可以,此時也不能見死不救。

「你對陳公子動手了嗎?」

歐陽澤低聲問道。

「沒有,陳公子的身手非常好,我根本沒有那個機會!」

歐陽旭連忙搖了搖頭。

「那還好,我現在就帶你去找陳公子認錯!」

歐陽澤面無表情的回了一句,然後轉身便奔著別墅外面走去! 又過了一個多月的時間,旦河區域的生產生活都漸漸開始復甦,關於『瘟疫』一事算是塵埃落定。

風玫閑來無事翻閱國師府的書籍,卻意外找到了一份老國師,也就是雅風的師父的筆記,發現了一出有意思的移花接木——

歷任國師的選拔是由蠱王來完成的。每一任新國師誕生時,蠱王便有所感般會將老國師引去,老國師會將剛出生的新國師帶回國師府培養。

慣來如此,可是到了雅風師父這裡,在蠱王選定新國師的時刻,他喜歡的女子及其夫君遇難,留下了尚在襁褓之中的女嬰,雅風。

當時他就鬼迷心竅地將雅風抱回了國師府,向外宣布這就是蠱王選定的下任國師。

國師必為男子,如此雅風女扮男裝的國師生涯就開始了。

國師擁有的神秘力量就是控蠱,老國師也曾想將控蠱之術傳給雅風,但是沒有經過蠱王認可的人根本不能碰蠱,在雅風很小的時候因此差點喪命后老國師便不再讓她碰蠱,也不在她面前提起任何有關蠱的事情。

而另一邊,被蠱王選定的人,似乎天生就有控蠱的能力。只不過因為沒有老國師的引導,出了差錯,受蠱蟲反噬,變成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樣。

老國師覺得這人的存在對雅風來說是一個極大的隱患,他倒是想要解決掉對方,但是後來不知道發生了什麼,老國師自己重傷回來,不久就去世了。

想到在御城的時候,夜九翎殺了『四公子』揭掉對方的人皮面具后露出的那張腐爛的面目全非的臉,風玫伸了個懶腰,將這本筆記銷毀。

從今以後,國師不再擁有神秘力量,以國師府的強大,也不再需要神秘力量來支撐。小說娃小說網

「雅雅。」房門猛地被推開,譚痕依沖了進來,她身後跟著口中嚷嚷著『慢點,你慢點』的李枵。

一個月前,被她用皇上給瑞王賜婚一詐,譚痕依頓時歇火了,而後國師府的國師夫人去往疫區回來的路上舟車勞頓染了病,回到府內沒多久就去世了,而半個月後皇上認了個乾妹妹為德依公主,賜婚瑞王。

國師與國師夫人感情甚篤,國師夫人去世,國師倍受打擊,整整一個月沒有出國師府,直到昨日,國師才在朝堂上出現。

風玫看著喘著粗氣的譚痕依,挑眉:「什麼事這麼慌張?」

譚痕依氣息不穩地開口:「現在,現在……外面……」

「得了你好好緩緩吧。」看她吐不出完整字句的模樣,風玫看向李枵,「怎麼回事?」

李枵的視線一直放在譚痕依身上,扶著她一邊給她順氣一邊道:「現在外面都在說你氣死了丞相。」

「什麼?」風玫愣了一下,有些不能消化這個消息一般。

李枵終於看向風玫,目光沉沉的,裡面滿是傷痛:「丞相……走了。」

「你明明知道,知道他身體不好,為何總要氣他?你知不知道,他回去后,他……」李枵身體有些顫抖,他閉了一下眼睛,捏緊了拳頭,再睜開,裡面有傷痛有憤怒,還有恨意,「今天下朝後你與他說了什麼?」 晚上九點多鐘。

陳天跟隨魏歡歡楚卿卿兩人回到了魏家別墅。

在這一路上,魏歡歡跟楚卿卿兩人臉上的表情都非常的難看,因為她們兩個實在是想不出來什麼辦法能夠救陳天。

陳天得罪了歐陽家的人,在這兩個女生的眼中那基本上就是死路一條。

而陳天自己倒是一臉的輕鬆,畢竟從頭到尾陳天都沒有把那個歐陽旭放在眼中,他也知道歐陽家的人根本不會把自己怎麼樣。

陳天自然也能夠感覺到楚卿卿跟魏歡歡的擔心,但是他並沒有過多的解釋什麼,因為他知道此時就算是自己解釋了,這兩個女生也沒辦法聽進去。

回到魏家別墅以後,魏歡歡滿腦子想的都是一會見到魏華以後,應該如何跟魏華求情,讓魏華幫助陳天一次。

她思來想去,最後也只想到了一個辦法。

那就是讓陳天假裝自己的男朋友,這樣的話,魏華看在魏歡歡的面子上應該不會見死不救。

三人進入別墅以後,發現魏華此時正坐在沙發上面看著電視。

「歡歡,卿卿你們兩個回來了啊?今天在狩獵場玩的怎麼樣啊?」

魏華看見魏歡歡等人進來以後,連忙起身笑呵呵的喊了一聲。

顯然,此時的魏華還不知道在狩獵場裡面發生了什麼事情,要是知道的話,絕對不可能是這樣的一個說話態度。

「玩的還可以吧!」

魏歡歡心不在焉的回了一句,然後思量著自己到底要如何跟魏華解釋今天這件事。

「東成呢?東成怎麼沒有跟你們一塊回來啊?」魏華愣了一下,發現並沒有看見魏東成以後,連忙問道。

「他好像自己回來了吧!」

因為當時魏歡歡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陳天歐陽旭的身上,所以根本就沒有注意到魏東成。

「歡歡,你的臉色怎麼這麼難看啊?今天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啊?」

魏華非常細心的察覺到魏歡歡的情緒有些不太對勁,連忙上前一步問道。

「爺爺,其實今天我闖禍了……」

魏歡歡鼓起勇氣,終於打算把今天的事情跟魏華說清楚了。

「闖禍?」

魏華聽到這話以後忍不住愣了一下,然後淡淡一笑,輕聲問道:「我早就知道你出去肯定得給我闖禍,你要是不闖禍的話,那就不是你了,行了,快點說說是什麼事情吧!」

「爺爺……」

但是還不等魏歡歡開口,便聽到別墅外面傳來了一聲大喊。

「爺爺,大事不好了,大事不好了!」

魏東成表情十分激動的奔著魏華的位置跑了過來。

魏華看見魏東成的情緒有些不太對勁,所以並沒有繼續詢問魏歡歡今天在狩獵場裡面發生的事情,畢竟在他的眼中魏歡歡的事情都是小事,但是魏東成既然如此激動,那肯定是發生了什麼大事。

「什麼事情這麼慌張啊?」

魏華走到了魏東成的面前,輕聲沖著魏東成問道。

「爺爺,這個人,這個人……」

魏東成伸手指了指陳天,然後表情異常激動的喊道:「今天這個人在狩獵場裡面把歐陽旭給打了!」

「你說什麼?」

魏華在聽到了魏東成的這句話以後,直接愣在了原地,臉上的表情非常不可思議。

「我說,這個人在狩獵場裡面把歐陽旭給打了,而且還是當著很多人的面,並且還讓歐陽旭給他道歉!」

魏東成扯著嗓子大喊了一聲,然後繼續說道:「爺爺,這小子就是個瘋子,他竟然連歐陽旭都敢打,您不可以把他留在咱們魏家了,要不然歐陽家一旦追究起來,咱們魏家也會跟著被牽連的!」

「魏東成,你怎麼這樣啊,你除了會打小報告以外,你還會做什麼啊?」

魏歡歡有些無奈的指著魏東成喊道。

「我這可不是打小報告,我說的都是實話,我現在也是為了咱們整個魏家考慮……」

魏東成理直氣壯的喊道。

「……」

魏歡歡狠狠的瞪了魏東成一眼,然後扭頭沖著魏華說道:「爺爺,你千萬別聽這個魏東成胡說,今天這件事根本不是那樣的,是歐陽旭先找卿卿姐的麻煩,陳天也是為了保護卿卿姐才會得罪這個歐陽旭的……」

「咣當!」

魏歡歡的這句話還沒有說完,魏華突然身子一歪,直接倒在了地上。

「爺爺,你沒事吧?」

魏歡歡連忙伸手付出了魏華,表情激動的喊道。

「呼呼呼……」

魏華瞪著眼珠子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此時他已經被氣的說不出來話了。

現在可是魏家跟歐陽家關係最緊張的時候,魏華滿腦子想的都是自己應該如何討好歐陽家的人,但是此時在聽說陳天把歐陽旭給打了以後,魏華就宛如聽到了噩耗一般。

現在對於他來說,沒有什麼消息比這件事更加可怕了。

「都怪你們把爺爺氣成這個樣子!」

魏東成跑到了魏華的身邊,裝模作樣的喊道。

「如果不是因為你過來告狀,爺爺怎麼可能這個樣子呢?」魏歡歡有些不服氣的回了一句。

「這是我告狀不告狀的問題嗎?就算我不跟爺爺說這件事,爺爺早晚也都得知道的,歐陽旭那是什麼人啊?是你們能夠惹得起的嗎?」

魏東成扯著嗓子回了一句。

「你……」

「行了,都別吵了!」

魏華怒吼了一聲。

魏歡歡跟魏東成兩人機會是同時閉上了嘴巴,看向了魏華的位置。

「歡歡,這個陳天真的把歐陽旭給打了對不對?」

yy校園之惟我獨尊 魏華扭頭看了魏歡歡一眼,表情異常激動的問道。

「……」

魏歡歡站在原地猶豫了兩秒鐘,然後咬著自己的嘴唇輕輕的點了點頭。

「你……你讓我說你什麼好啊?咱們魏家現在是什麼情況你自己心裏面不清楚嗎?你說你招惹什麼人不行,你竟然去招惹歐陽家的人,你這不是把咱們魏家往火坑裡面推嗎?」

魏華聲音顫抖的喊了一聲,此時此刻他終於知道了,魏歡歡想要跟自己說的事情是什麼事情了! 魏家別墅內。

魏華在知道了陳天把歐陽旭給打了以後氣的好懸沒直接昏厥過去,如果是平時發生了這樣的事情,魏華也不至於被嚇成這樣,畢竟他跟歐陽家那邊的交情還是有的,歐陽家的人看在他的面子上自然也不會把陳天怎麼樣。

但是現在情況就不一樣了,魏華每天都在想自己應該如何去討好歐陽家的那些人,保護好魏家的利益。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