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你什麼意思?」


「我的意思是,查案過程你可以完全不用參與,也不需要見到多餘的人,只需要完成你任務的部分就可以。」簡淵的心情似乎很不錯,「這個世界的任務還不是太難吧,所以……你不用太擔心。」

「可你這樣把我軟禁起來,又是做什麼!」童笑皺著眉頭咬牙,「你不覺得你很矛盾嗎?任務是你給我出的,可是現在你卻把我囚禁起來。這還不是等同於阻止我完成任務嗎?」

「若是這個任務失敗,你不能推脫到我身上,這不是我的原因!」

她真的是難以理解了,這個系統的腦迴路果然不是正常人能想通,跟了這麼個系統也是倒了八輩子血霉了!

「矛盾么?」簡淵忽而冷笑起來,叫出她的真名字,「童笑,你以為你就真是嚴語了嗎?我警告過你的事情你偏偏當做耳旁風,想要出去見到徐致?別妄想了。這個任務完成到這裡已經推動了大部分的地方,接下去就是沒有你的參與,兇手也會被找出來的。」

「我在做什麼還不需要你來質疑,反倒是你,可別深陷泥潭,徐致不是你能碰的人。」

「什麼破邏輯!」童笑簡直要瘋,「這跟你把我困在這裡有什麼關係!我是喜歡他了,你把我困在這裡也是沒用的!相反,你越是困著我,我越是喜歡徐致體貼知禮,你又能拿我怎麼樣!」

「你……」

簡淵深呼吸一口氣,幾乎要被這個女人激出情緒來,坐在辦公室里的他頓時周圍的氣壓能將人壓縮成點,嘴角露出一個殘忍的冷笑,「乖女孩,你是在挑戰我的手段嗎?」

雖然他並非這個世界的生靈,不能妄自決定這個世界里生靈的生死,可想讓一個人消亡太簡單了。

況且這個徐致,本身就是體弱多病,隨時掙扎在死亡邊緣,不是么?

就是透過了聲線的傳播,童笑也能感受到來自簡淵的憤怒。

「你……你想幹什麼?」 簡淵的笑容裡帶著威脅,看到童笑在為其他男人擔心的樣子,他的笑意更深。

「童笑,你變了。」

留下這麼一句話,簡淵直接掛斷了電話。

童笑有點心生絕望。

並非是因為自己被簡淵囚禁的緣故,而是因為剛才她無法控制的怒火,一時衝動說了不該說的話,惹惱了這個神秘來去的系統……

依照系統話里的陰晴不定,她十分擔心徐致的安危。

都是她……

童笑心慌意亂,再次用手錶撥打電話過去,可是卻被簡淵掛斷。

更加證實了,簡淵處在怒火之中。

系統!

系統大人!!她錯了還不成?她乖乖待在這裡等到任務結束就離開還不成?

童笑心都要碎了,一下子癱軟跌坐在地,喉頭一陣苦痛,眼睛里泛出酸澀淚水,一顆顆滑落臉頰。

她知道,系統肯定也能聽到她心裡的話語的。可系統也是能夠屏蔽她內心波動的。

「簡淵……簡淵……我錯了,你放過他……」童笑雙手不自覺抓緊了衣角,一隻手撲在床沿倚著自己的身子才沒躺在地上。只要想到因為自己的原因而讓徐致出了什麼意外的話,童笑就心痛得不能呼吸。

她……她本也只是喜歡徐致,可同時她又清楚自己的身份,沒敢越雷池一步。一直克制著,為什麼連這樣也不可以呢?

細細想來,這個系統真的是個惡魔。先是騙她說積分攢夠了就能回家。可積分足夠之後又要她做什麼增強靈魂強度的任務。

之前的任務以攻略為主,系統還不說什麼動了心就得永遠留在界面的話,可到了這樣的任務之後又開始警告她了……

這明明……

明明就是系統自相矛盾!

怎麼能怪她?!

因為自己的喜歡,還要讓一個無辜的好人葬送了性命?

童笑此時此刻真的是恨死系統了!

可偏偏,她寄人籬下。系統神秘而強大,她無法與他抗衡……

童笑並不知道,她這些的心理活動,簡淵可是一點兒不落的「聽」完了。從一開始的示弱,到後來的痛恨,簡淵周身的氣息越來越冷。

或許他是錯了。

一開始對這個女人感興趣的時候就不該玩什麼溫水煮青蛙。

還想著讓這個女孩兒通過做任務的方式平息幾個冤魂的怨氣,他再順勢一點點滲入她的生活。可是沒想到……

就因為第一次以實體進入世界,遭到了天道的排擠,才晚了一段時間跟這個女人聯繫上。她就如此輕易動心了?

動心?!

呵……

簡淵眼裡閃爍著詭譎的神色,濃濃墨色將他的瞳孔染盡。

縱然是之前童笑經歷過這麼多個需要攻略的世界也沒有幾個男人能在她心裡留下多深的印痕。本以為這一次他的一番警告就能讓童笑及時剎車。可是沒有想到他還是高估了這個女人的心。

這是他的失策,自然是要他來彌補。

若是恨……

就算是恨了又能怎樣?童笑只要這個世界完成了任務,進入下個世界,從一開始他就緊隨其後跟著她,沒有多久這個女孩兒就會把什麼徐致張致全部忘記。

時間,就是這麼可怕的東西。 不再多想,簡淵決定親自去會會這個讓童笑朝思暮想,不惜為了他惹怒自己之後又求著自己轉化為恨的男人。

……

蘇眉足足在醫院裡呆了四天才回去。

真是不得不說徐二少能夠長這麼大完全是靠著豐厚的家產和家人的疼愛啊。

否則,就這麼一發燒一感冒的,來趟醫院就好幾千,從小到大二十幾年這麼折騰,普通家庭早就被徐致的身體拖累得全體奔潰了。

所以說,沒有富貴命,就千萬別得富貴病。那可是會讓一個家庭都陷入絕望的存在。

今天終於出院,蘇眉的心情是真好!

心情十分開心的她決定去警察局找季清分享一下自己的快樂。

當然,還不能這麼明目張胆的找。

蘇眉只能駕車到警局附近的咖啡館里喝著茶,然後用手機去調戲人家。

「季警官,好久沒聯繫,你可有忘了本少?」

一邊懶散的靠在椅子上,蘇眉舒服得眯上眼睛小憩。在醫院裡憋了這麼久,光是聞著醫院的消毒水味她的鼻子都快失靈了,出來以後呼吸到新鮮空氣,讓蘇眉整個人都放鬆下來了。

手機屏幕上顯示的「已發送」三個字,蘇眉已經開始想象季清讀到自己簡訊時的表情是什麼樣。

冷不丁,這樣舒適的氣氛,被一個渾身散發著冷氣的男人破壞了。

黑影站在蘇眉面前,擋著蘇眉前方的視線,一聲不懷好意的「徐致」叫蘇眉想要忽略對方也難。

「嗯?」蘇眉微微抬頭,那是一個長相冷峻而邪氣的男人,一雙深邃的眼眸搭配他表情顯得十分冷酷。

而這個男人的不懷好意,又是不加掩飾的。

蘇眉只在腦海里過了幾遍,就記起這個男人來了。

「原來是簡氏集團的大總裁簡淵先生。」雖然徐致身體弱,可不代表他見識少。圈子裡該認識該記得的人他一個沒落下,更何況是這個據說跟自己大哥不相伯仲的男人。

可是這莫名其妙的敵意又是什麼?

第一,簡淵經營的簡氏集團跟徐氏集團沒有任何利益糾紛,甚至所涉及的產業都沾不上邊。第二,徐致也不是愛惹事的紈絝子弟,更別談得罪人了。

蘇眉一時間還真是想不通。

「請坐。」雖然這個男人不懷好意,可是也不妨礙蘇眉裝著自己貴公子應有的禮儀。嘴角噙著溫和而不失禮貌的微笑,蘇眉扮起正經來也是一套一套的。

「簡淵先生跟和我大哥不相上下,按年紀我也該稱你一聲簡淵哥,可是簡淵先生今天看起來心情不好,也不知是誰惹惱了簡淵先生,我也不敢輕易觸簡淵先生的霉頭呢。」

簡淵自出現到落座,目光一直放在蘇眉的身上沒有移開。見著蘇眉這邊彬彬有禮,張弛有度。簡淵還是不免對這個男人重視起來。

難怪了……

做過這麼多任務的童笑還會對這個男人動心,這個男人身上總有一種別人看不透猜不著的神秘氣質,將他的乖張、矜貴、紈絝及清新淡雅完美結合在一起,自然是普通人比不上的。 蘇眉說的話彎彎道道太多。

一個表明了簡淵跟自己大哥地位相同,沒有落了他的門戶尊嚴,不得罪人,說自己想要同他拉近關係而不是與他為敵。又一個說他現在心情不好,也不知是誰惹惱了他,反正不是他徐致。而他徐致只是一個無辜路人。表明了自己的清白。

說來說去也就兩個問題:

第一、我尊重你不想得罪你。

第二、我不知道你為什麼心情不好,也不知道你是不是故意來找茬,但是我是無辜的。

簡淵當然也知道徐致是無辜的。

童笑喜歡徐致卻沒有說出口,徐致也沒有刻意去撩童笑。他的調查之中,徐致對於女色並不是很熱衷,反而屬於安分守己小打小鬧的玩耍。

可偏偏就是這樣子「乖巧清雅」的紈絝大少,就吸引了童笑的目光。

想到童笑因為他所做出的那些舉動、那些想法,縱然知道這個男人無辜,簡淵也不得不厭惡起這個男人來。

「徐二少還真是……」簡淵眯了眯眼,眸色深沉,「謙謙君子。」

「謙謙君子不敢當,我只是依仗著徐家和大哥錢財過活的紈絝少爺罷了。」蘇眉倒是很誠實在該不要臉的時候真是一點兒不給自己落下紈絝的機會。

她真誠的眨著眼睛,也沒有因此羞愧,更沒有因此狂妄,只是在平鋪直敘一個事實。而偏偏,徐致的身體就決定了他這輩子只能走紈絝大少的路線。

絕世狂妃,冷情王爺請接招 「呵……」簡淵喉中吐出一聲笑,「徐二少果然是很有自知之明。」

這樣的「誇獎」,蘇眉更開心了,她一直都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是什麼身份就做什麼事,否則這麼多世界的經歷不都白活了?

「簡淵先生,今天來找我有什麼事,你直說就是了。我不是諸葛亮,算不出簡淵先生的目的啊。」蘇眉是你來我往有些膩味了。關鍵這人也不是自己的任務目標,更不是跟自己有什麼關係的人,簡直就是八竿子打不著,況且對方本身就帶著不懷好意,她更是不想和簡淵打太極了。

「說起來,還真有一件事情。」簡淵開口,「徐二少前陣子帶到家裡當保姆的那個女孩,我看上了。所以這個女孩兒以後都不會再來徐二少的家中。如果徐二少缺保姆的話,我這兒認識的不少人,可以幫你介紹。」

「哦。」就為這事兒啊?

巫在回歸 蘇眉有點詫異,她還以為是什麼驚天動地的大事,值得讓簡淵查找他的位置來到咖啡館跟他耽誤十幾分鐘,竟然是為了嚴語?

所以,這幾天嚴語的突然消失也解釋的通了吧,就是被這位簡淵帶走。

總裁文的劇情嘛……

蘇眉眯了眯眼,嘴角盪起一抹趣味正濃的笑容,「既然簡淵先生已經把人要走了,那我就只好換個保姆啦。前陣子聯繫不上嚴語還以為她失蹤了呢,既然是簡淵先生帶走,那我就放心了。」

蘇眉笑得真誠,至少是對童笑沒有一點兒感覺的樣子,讓簡淵好受許多,只是厭惡的目光還在,臨走前還加了一句警告:

「希望徐二少說到做到。」 蘇眉絲毫沒有在意簡淵用什麼眼神看她。在蘇眉看來,誤會已經解開了,說明這個簡淵也就是把自己當作他的假想情敵,這些都不是事兒!

況且如果簡淵和嚴語是總裁文套路的話,這說明季清和嚴語就是不可能的嘛,那她當然是高興的了。

只不過還有一點兒麻煩……

那就是,嚴語和季清總是有莫名其妙的緣分。嚴語被簡淵帶走,這也就意味著蘇眉得想別的辦法和季清製造偶遇了。

有點兒麻煩呢。

真是傷腦筋。

簡淵黑著臉說了這麼一句警告之後轉身離開,可當他走到了大門口的時候,又聽到身後悠悠傳來一句話,讓他的心情十分微妙:

「簡淵先生,要幸福哦。」

簡淵鬱悶的一口血當場要吐出來。

這句話的詭異性太強,加上徐致斜斜歪歪也不像正經的祝福,反而有點像相親的媒婆那樣膈應人,所以才讓簡淵足夠內傷。

好吧……

這其實就是蘇眉故意的。

雖然簡淵跟她之間有誤會,她也不想惹是生非得罪人。可是被人用這樣厭惡甚至是帶了仇恨的目光盯著十多分鐘也是不爽的。

蘇眉也就是給自己心情不爽出了口惡氣,噁心一下簡淵而已。

十多分鐘忙著應付簡淵,蘇眉只是給季清發去了一條信息就沒有下文了。再打開手機的時候,發現季清沒到一分鐘之內就給自己回復。

「徐致,你無聊嗎?」

就這麼簡短的一句話,蘇眉已經能猜想到季清一定是一臉蛋疼的給自己回復,不回復的話指不定又被他扣上了什麼樣的罪名和理由來質問自己,季清也是充滿了無奈。

「本少百忙之中來問候你,又怎麼會無聊呢?」

蘇眉一下子沒收住,這段時間進展太慢讓她都有點不耐煩了,乾脆開啟撩人模式,一條一條信息通過文字來騷擾季清。

這一次季清又是在一分鐘之內迅速回復:

「命案無進展。」

蘇眉頓時無語,宛如被人潑了一盆冷水。

大哥你怎麼不按套路出牌!

想想這個季清真的是她遇上的最讓人頭疼的一個對象了。

就這樣腦子裡時刻想著工作的大佬,就算是美色都不一定能夠撩動他,更何況這是道路更加艱難的男色了……

況且對方可是一個剛正不阿的直男!

蘇眉更是蛋疼了。

按照這個發展下去,她估計得好幾年才能讓季清明白自己的心思了,而且還特么不一定接受自己!

「本少關心的不是命案,而是季警官你啊。」蘇眉決定給對方下記猛葯,可此時還不能暴露自己的真正目的,在上一條信息發過去不到一分鐘,蘇眉的第二條信息也發送過去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