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低劣?」右護法冷眼看著崔鈺,道:「十年前,他們趁著咱們睡著的時候,突然帶人偷襲,那就不算低劣嗎?咱們現在還沒有偷襲他們,只是讓他們睡不好覺罷了,這算什麼低劣?比起沈家那些人的手段,咱們這要光明磊落多了!」


「右護法說得對,沈家本來也不是什麼正人君子,跟他們有什麼低劣不低劣的說法!」九幽書生冷聲道:「要換了我,直接殺進林家算了,怕什麼警察啊!」

「對,就不應該給他們講什麼光明正大!」


「玩死他們!」

其他人紛紛表示贊同右護法的主意,這些殺門的人,本身就是一個殺手組織,做的是偷襲人的事情,做事哪有什麼光明正大的說法。這一次不能偷襲沈家的人,他們都有些不滿了,再不讓他們耍點手段,那怎麼可能?

崔鈺見勸不住眾人,最後也只能同意。右護法吩咐下去,那些人立馬穿上喪服,買了一口空棺材扛著,直奔林家大院那邊而去。看著那滿車的鞭炮,殺門眾人都是暗笑不已。看來,今天晚上,沈家的人是別想休息了!

… 林家大院,沈家的人奔波了一兩天時間,基本都累得差不多了。現在剛倒下,大部分直接就睡著了,可見他們的精神狀態如何。

儘管沈安芸開始的時候一直嚷嚷著想要直接殺到茶樓,但事實上,她剛躺下沒多久,便基本快睡著了,只剩林花雨還在旁邊興奮地說著話。

便在沈家眾人都昏昏睡著的時候,突然,一陣急促的鞭炮聲暴起。聲音之大,簡直讓人震撼,這鞭炮當中應該還夾雜著比較大的鞭炮,間歇著有一陣咚咚咚的聲音傳來。這大鞭炮已經不再是聲音巨大那麼簡單了,爆炸的聲音,甚至讓房間窗戶和地面都有些震動,更震得人心隨著這爆炸的聲音不斷起伏。

突然的聲音讓沈家眾人即刻驚醒,尤其沈安芸,立刻坐了起來,慌張地往外看去,還以為是有什麼人偷襲進來了似的。可是,仔細聽去,除了這鞭炮的聲音,別的再沒有什麼聲音,這才讓她稍微安心了一些。

「這什麼人啊?大半夜的放炮,這不擾民嘛!」沈安芸不耐煩地嚷嚷道,她這個年紀,正處於更年期的時候。加上她本來脾氣就大,若非睡得實在迷糊,她現在恐怕早已下樓去找人理論了。

林花雨也是滿臉的詫異,看著外面鞭炮聲傳來的方向,道:「大半夜的怎麼會有人放鞭炮呢?而且,聲音這麼大,真是奇怪啊。」

沈安芸撇了撇嘴,道:「哼,這個時候放炮,應該是家裡死人了閣!」

這人脾氣很大,連說話也是這麼的陰毒。

「不會閣。」林花雨撓了撓頭,她還是比較善良的,根本都沒有往哪方面去想。

「要不然,為什麼大半夜的放鞭炮啊!」沈安芸憤然說道,因為這個時候外面鞭炮聲又再次響起。和之前的那鞭炮一樣,還是那麼巨大的聲音,有種震耳發聵的感覺。

這鞭炮便好似就是在林家大院旁邊放的,巨大的聲音,響徹整個林家大院,沈安芸這裡聽得很是清楚。她原以為放兩次鞭炮就可以了,這些人應該走開了。沒成想,這鞭炮聲根本沒有停下來的意思,便一直在這附近響了起來。

「這還有完沒完了!」沈安芸咬牙切齒,怒道:「大半夜的,還讓不讓人睡覺了。放一掛兩掛也就算了,一直放個不停,找死呢?」

「二姨,你不要生氣。」林花雨匆忙安撫她道:「一般是沒人放鞭炮的,肯定是有什麼事閣。咱們等一會兒閣,他們也不會放多久,說不定過一會就停了。」

林花雨的安慰起了點作用,沈安芸稍等了一會兒,但那鞭炮聲還是沒有停止,這一下她徹底抓狂了。

「這些人是瘋了嗎?是瘋了嗎?」沈安芸從床上跳了起來,跑到窗戶邊往外看去,怒吼道:「有完沒完了?大晚上的,還讓不讓人休息了?」

林花雨也很是詫異,連忙道:「二姨,你不要著急。要不,我讓家裡人出去看一看,先把他們趕走,怎麼樣?」


「快點快點,再放鞭炮我就要瘋了!」沈安芸憤然道:「這就是你們林家的居住環境啊?就這還是深川市最有錢的人住的地方?跟我們沈家莊根本沒法比嘛!」

林花雨吐了吐舌頭,連忙起身去招呼外面的人去處理這件事了。

這個時候,林家眾人也都被這鞭炮聲震到了,林震南自己也很是詫異,林家附近根本沒有發生過這樣的事情啊。他剛走到客廳,便看到林老太太和林家不少人都在這裡坐著,看樣子眾人都是被這鞭炮聲震醒的。

「媽,你怎麼也起來了?」林震南連忙走過去,道:「這鞭炮震到您了閣?我這就讓人去把他們趕走!」

「不用!」林老太太直接擺手,道:「我本來就在醒著,沒有睡覺。哼,沈家的人來了,你覺得我還能睡得著嗎?」

林老太太對沈家一向都很不滿,今天晚上她雖然沒有親自出去迎接沈家的人,但事實上她也根本沒有睡著。聽到這鞭炮聲,她剛好走出來罷了,跟林家眾人坐在一起。

林震南也嘆了口氣,他知道,林老太太對沈家一向都沒有任何好感。他也是出於禮貌,才讓沈家的人住在林家的,事實上他自己對沈家的人都有些不滿呢。

「他們來這裡也住不了幾天,事情忙完就會走了閣。」林震南道:「媽,你要不想見他們,要不我先送你去小妹那裡住兩天,跟小妹一起散散心?」

林震南說的小妹是林雅詩,林雅詩上次傷愈之後,便一直在葉青的孤兒院義務工作,平時很少回來。雖然孤兒院那邊發生了爆炸案,但是,她還是留在那邊,親自籌備孤兒院重建的工作。林老太太疼愛女兒,時常會去那裡跟她一起住,倒也比較方便。

「不用了。」林老太太搖了搖手,道:「他們來了,我要是走了,傳出去弄得好像是我怕他們似的。哼,我就要在家裡住著,就是不給他們面子,我倒要看看,他們沈家究竟有多大的能耐!」

林震南知道林老太太的脾氣,也就沒有再說什麼。聽著外面陣陣的鞭炮聲,他微微皺了皺眉頭,道:「媽,您先坐著,我出去看看,怎麼大半夜的有人放鞭炮呢?」

「不用著急。」林老太太擺手,道:「你先坐一會兒,不用出去了。大半夜放鞭炮,肯定是有什麼事。放鞭炮這種事,一般都牽扯紅白事,怎麼能阻止呢?咱們林家雖然家產大,但也不能仗勢欺人!」

林震南微微遲疑了一下,道:「可是,再紅白事,也不應該大半夜放鞭炮啊,這根本就是擾民啊。再說了,他們放起來沒完了,咱們怎麼休息?」

「休息不了,就先坐坐唄。」林老太太淡笑,道:「咱們休息不了,別人也別想休息啊。」

林震南看了老太太一眼,他知道,林老太太是在說沈家的那些人。看來,林老太太不讓他出去找放鞭炮的人,主要是為了讓沈家的人也別想休息好。

林震南對沈家的人也很不滿,所以,他也沒有多堅持,留在這裡跟林家眾人閑談了起來。

然而,他們在這裡剛坐沒多久,林花雨便打電話過來,詢問這放鞭炮的事情。

林老太太直接把電話搶了過去,道:「花雨啊,你不要著急。外面估計是有人家出喪,所以在放鞭炮,這是喪事,咱們也不能攔人家。你要是睡不著的話,過來陪奶奶聊聊天啊,哈哈哈……」

沈安芸在旁邊,剛好聽得到電話里的聲音。聽著林老太太那笑聲,她肺都快氣炸了,憤然道:「大半夜的,什麼人家這個時候出喪,還這個時候放炮?這根本就是瞎扯嘛!」

沈安芸的聲音很大,電話那端的林老太太也剛好聽到。林老太太對沈安芸當然不會客氣,冷聲道:「出喪就是出喪,你要是不信的話,自己出去看看。我們林家可不是什麼武林世家,干不出那麼霸道的事情。人家出喪,肯定是家裡有人去世了。這種事情,我們再去阻止人家,那我們還是人嗎?」

林老太太這話,就是在指桑罵槐,暗示沈家的人做事霸道。沈安芸大怒,從林花雨手裡接過手機,憤然道:「老傢伙,你怎麼說話的?你……」

林花雨聽到沈安芸這麼說話,當場就嚇住了,連忙從沈安芸手裡搶過手機,道:「二姨,你不要激動,不要生氣。」

「嘿,你個晚輩,怎麼跟長輩說話的?哼,也難怪,這就是所謂西杭沈家的家教?我呸,也就這樣罷了!」林老太太毫不示弱地回道:「要我看,你們沈家啊……」

林花雨聽著不對,連忙將手機拿起來,急道:「奶奶,奶奶,我要睡了,我先掛了啊。」

不等林老太太開口,林花雨便直接把手機掛斷。這邊沈安芸醞釀了一肚子想罵人,還沒來得及開口便直接被憋回了肚子。

「這死老太婆,故意找事是不是!」沈安芸瞪大了眼睛,怒道:「不行,我要去找她理論個清楚!」

「二姨,你不要這樣嘛!」林花雨匆忙攔住沈安芸,道:「我奶奶心臟不好,你這樣去跟她吵的話,對她的身體很不好啊!」

「她身體不好,我就得受氣嗎?我就不服了,這什麼東西,我憑什麼受她的氣?」沈安芸不理林花雨,直接推門走了出去。

還好,剛走出門口,她便看到了沈家其他幾個人。她和林花雨住在這邊小樓,沈家那些人住在另外一邊的小樓,兩個小樓便是在挨著。

看樣子,沈家其他人也是被這鞭炮聲震得睡不著了,就連九哥也站在院子里,看著放鞭炮的方向。

眼見沈安芸氣沖沖地走了出來,林花雨在後面緊追著,九哥不由詫異,道:「安芸,你這是幹什麼?」

沈安芸立刻怒道:「九哥,你是不知道,林家那死老太婆,罵咱們沈家的人沒素質,仗勢欺人,霸道。哼,我就不服了,我要過去找她理論理論!」

… 九哥微皺眉頭,沉聲道:「安芸,林老太太始終算是咱們的長輩,你怎麼能這樣說她?」

沈安芸急道:「九哥,那死老太婆根本就沒把咱們沈家的人放在眼裡,這算什麼長輩啊。再說了,咱們沈家人做事向來公平公道,哪裡有什麼仗勢欺人的說法了,她這根本就是瞎說!」

「咱們沈家人怎麼樣,知道咱們的自然明白,不需要多說什麼。」九哥擺了擺手,道:「但是,你如果去找她理論,這就不對了。於情於理,她都是長輩,你身為晚輩,怎麼能夠以下犯上?這要是傳了出去,豈不是真的讓人以為咱們沈家人沒有家教了?」

沈安芸張了張嘴,卻不知道該如何反駁,只能轉移話題道:「這大晚上的,哪有人沒完沒了地放鞭炮啊。我看啊,這件事絕對有蹊蹺,說不定是什麼人故意安排的,就是想折騰得讓咱們睡不好覺!」

沈安芸這話基本是猜對了,不過,她懷疑的人,並不是殺門的人,而是林家的人。

九哥微皺眉頭,沉默了一會兒,擺手道:「千越,你帶幾個人出去看看。」

「是!」沈千越應了一聲,帶了幾個人往放鞭炮的地方趕了過去。

「九哥,我看你還是別讓千越過去白跑這一趟了。」沈安芸道:「這裡是林家大院,林家在深川市咋說也是第一首富了。真要是誰家出喪什麼的,誰敢在他家門外鬧出這麼大動靜啊?而且,事情發生了這麼長時間,林家的人一點動作都沒有,這也不符合邏輯啊。難道林家的人自己都不嫌這鞭炮響的煩人嗎?」

沈安芸這話讓九哥眉頭皺的更緊了一些,沉默了片刻,他突然轉身追上了沈千越等人,跟著他們一起往外走去。

沈安芸追了上去,急道:「九哥,這件事絕對跟林家人有關,出去找那些下人有什麼作用,還不如直接去找林家的人問個清楚呢!」


九哥沒有理會她,帶著沈千越等人跑到了放鞭炮的地方。 總裁的冷血前女友 ,一群人穿著喪服,哭爹喊娘地折騰著,後面還有人在不斷地燃放鞭炮,聲音便是從這裡傳來的。

看到這些人,沈安芸的氣就不打一處來,立馬迎上去大聲嚷嚷道:「我說你們有完沒完?大晚上的放鞭炮,還讓不讓人睡覺了?」

她的聲音雖然不小,但是,在眾人的哭喪聲和鞭炮聲中,根本沒有人理會她的聲音。倒是後面的人開始變本加厲地放鞭炮,陣陣鞭炮聲震耳欲聾,聽得讓人意亂心煩!

「你們是不是聽不懂人話?還放!還放!」沈安芸大吼出聲,這一下,總算有幾個人聽到了。

最前面幾人匆忙跑了過來,其中一人尷尬地道:「這位大姐,實在不好意思啊。我父親剛剛去世了,按照我們家的習俗,要直接為他出喪,還得一路燃放鞭炮。打擾的地方,還請您見諒一下,實在不好意思。」

「出喪?」沈安芸撇了撇嘴,冷眼看著那邊的棺材,道:「我怎麼知道是真的假的。」

「哎,你這大姐怎麼說話的!」那人立馬不滿意了,道:「我父親去世這麼大的事,還有什麼真假的說法?你這說的還是人話嗎?」

心悅神宜 你怎麼說話的!」沈安芸也怒了,大聲道:「我還沒聽說過哪裡的習俗,大晚上就要出喪,還放這麼多鞭炮,你就不知道這是擾民嗎?還有,你們在這裡放了快半個小時的鞭炮了,根本沒有打算離開,這又是什麼意思?」

那人不甘示弱地回道:「我們晚上出喪怎麼了?我在這裡放鞭炮又怎麼了?這裡是你的地方嗎?這條路是你們家的嗎?你憑什麼管這麼寬?我父親死了,這麼大的事,我放幾串鞭炮又怎麼了?哪冒出來的婆娘,嘴咋這麼欠呢!」

「你找死!」沈安芸大怒,憤然便準備出手了,卻被旁邊的九哥直接攔住了。

九哥一直在觀察著這個出喪隊伍和這個人,卻沒有看出什麼破綻。他走到這人面前,靜靜觀察著這人,卻沒有說話。

「看什麼看?怎麼的,想欺負人是不是?」這人憤然回道,一幅隨時準備跟沈家人拚命的模樣。

九哥還是沒有說話,只是突然往前一步,抬手便朝這人的臉部打了過去。

這人嚇了一跳,慌張抬手遮擋,同時下意識地便要後退。可是,他的動作實在太慢了,手剛開始抬的時候,九哥的手已經快打到他的臉上了。不過,九哥的手並沒有打到他,而是很快地便又收回了。九哥這動作之快,讓這男子根本來不及反應。可是,他已經抬起手想要抵擋了,這一下根本來不及收回,直接後退了一步,手也抬了起來擋在臉前,卻什麼都沒有擋到。

這整個過程看起來,就好像九哥晃了晃胳膊,而他便立刻後退和抬手抵擋,彷彿很害怕似的,這一下把臉也丟在了這裡。

不過,九哥這一下也驗證了,這男子根本不會武功。他的反應,完全就是一個普通人在應對這些事該有的反應,完全不是練過的樣子。

九哥之前還猜測這些人是不是殺門派來的,但是,見他們根本不會武功,便打消了這個念頭。不過,他怎麼也想不到,這些人其實就是殺門派來的。只不過,這些人也真的不會武功,他們只是幫茶樓搜集信息的人罷了,平時都和普通人一樣生活,根本沒學過武功。

「你幹什麼?」男子憤然喝道,他還不知道自己已經被人試探出了一切。

「沒事,剛才有個蚊子!」九哥隨便回了一句,轉身對沈家眾人道:「回去休息閣!」

「為什麼?」沈安芸瞪大了眼睛,道:「這些人根本就是故意在這裡找事的,要是不把他們趕走,今晚他們指定要在這裡放一晚上的鞭炮,咱們也別想休息好了!」

「走!」九哥根本不給她任何解釋,直接帶著沈家眾人離開了。

沈安芸雖然憤怒,但還是不得不跟著九哥等人回去。因為,九哥才是沈家這些人的頭領。

回到閣樓,沈安芸立馬追上九哥,急道:「九哥,這件事就這麼算了?他們擺明就是不想讓咱們睡覺啊,這要是折騰一晚,咱們根本不可能休息好,明天怎麼跟殺門的人拼啊?」

九哥皺起眉頭,沉聲道:「那些都只是普通人罷了,不會武功,咱們沈家的人,難不成要朝不會武功的人出手嗎?」

「那……那也不能讓他們一直這樣折騰下去啊,明天咱們還要跟殺門的人解決事情,要是休息不好,那可怎麼辦?」沈安芸道:「咱們當然不能朝不會武功的人出手,但是,這些人十有**是林家派來的。要不,咱們直接找林家的人,讓他們把這件事處理一下閣!」

「不行!」九哥斷然搖頭,沉聲道:「千越,如果一會鞭炮還在響的話,你就打電話報警,讓警察來處理這件事。你們都回房休息閣,任何人都不許找林家的人,明白嗎?」

「是!」眾人齊聲應道,沈安芸卻是極為不滿意,急道:「九哥,為什麼不能找林家的人解決這件事?這明明是他們家的地方,這件事不找他們解決,那還能找誰啊?」

「安芸,你別忘了,林家人一直跟咱們關係都不好。這件事如果是林家人安排的,那咱們找他們也沒有用。如果不是他們安排的,那咱們找他們的話,不就顯得咱們沈家的人太過無能了嗎?」九哥看了沈安芸一眼,沉聲道:「讓警察來解決這件事,今晚在這裡住一晚,不要跟林家的人發生矛盾。這件事,咱們要給足林家人面子。可是,明天晚上若是再發生類似的事情,那就是林家人不給咱們面子,到時候咱們就不需要再給林家人面子了!」

九哥說著,拍了拍沈安芸的肩膀,道:「安芸,你性格耿直,脾氣有些大了,做事還是多一些禮數比較好。如果沈家人在外面做事,絕對不能給人留下話柄,明白嗎?」

沈安芸終於明白九哥的意思,緩緩點了點頭,道:「九哥,你說得對,這次是我太過衝動了。那好,就先給林家人這個面子,我倒要看看,他們還能折騰出多大的事!」

沈千越打電話報警之後,又折騰了一個多小時的時間,這些鞭炮聲方才逐漸停止。而此時,天色差不多都開始蒙蒙亮了,沈家的人這一晚上基本都沒怎麼休息,但新的一天已經來臨,他們也來不及休息了!

茶樓這邊,殺門眾人卻都休息得很好,以逸待勞,就準備應付跟沈家的這場大戰了。毫無疑問,在雙方的精神狀態上,殺門的人便要勝沈家的人一籌,這本身便是一點優勢。這一次的戰果如何,將很難說了,但是,該來的終究還是要來。殺門與沈家的這場大戰,已經等待了十年,也終該來個了結了!

… 第二天上午八點半,沈家的人準時起來,在林震南的陪同下吃了早飯。不過,沈家的人這一晚都沒怎麼睡好,每個人的精神狀態可想而知了。

見沈家眾人這個模樣,林震南心中雖然有種解氣的感覺,但還是很禮貌地道:「昨晚有人在外面出喪,打擾了各位的休息,實在不好意思。我看各位的精神狀態都不太好,要不,今天就先不要去茶樓了,先延期一天,等明天各位養足了精神,再去茶樓如何?」

「哼,我們沈家人決定的事情,從來是不會改變的。既然決定今天要去找他們,那就是今天,絕對不會延期!」沈安芸冷冷看了林震南一眼,道:「給你說這些也沒用,你根本不懂什麼叫做學武人的骨氣。你們這些做生意的人,做事就是朝九晚五,哪懂得了這麼多!」

林震南面色微變,這沈安芸向來都不給他面子,現在甚至在這麼多人面前指責他,這也讓他實在太下不來台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