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他們這些人怎麼樣,你應該明白,可是來的人,你應該也清楚,他們根本阻擋不了。」驚龍會這個地方,究竟有什麼能力,他們多多少少知道,可是面對世界級的勢力,根本不可能的。


「我從來都不認為他們可以保護我,只是這個地方他們有點顧忌,所以暫時不會輕舉妄動而已。」洛夢櫻搖了搖頭說。

「這裡和羽然島是差不多的嗎?也不對呀!我們那裡都是自己人,就算是爭鬥那也算是內部的事情,可是這裡的事情,影響有多大,你不會不知道吧!」優莎娜不明白的問。

「不一樣,怎麼一樣呢?娜娜姐姐,你都在外面這麼久了,應該知道驚龍這個地方吧!他們靠的外力,並不是自身的能力。」洛夢櫻直接說。 霜冷劍氣,恍若一道道冰凌,以摧枯拉朽的速度,瞬息間紛涌而出!而且經過了那光幕詭異力量的改變后,劍氣的速度和威力,更是明顯增強了許多,端的是恐怖非常。,最新章節訪問:。


「這……怎麼可能?」看著這一幕,定光不禁驚呼出聲,他還從來沒有見識過這樣詭異的手段。這成千上萬道駁雜的霜寒劍氣,明明是屬於自己所有,怎麼著在進入了那詭異的光幕之後,竟然會完全脫離自己的控制,甚至會被林白操縱,向自己反撲!

這領域究竟是什麼東西,怎麼會有如此超凡入聖的功效,竟然可以反彈敵人的攻擊?!不僅是定光,即便是一邊大戰正酣的赤霄和玉具長老,在看到此情此景之後,眼中都滿是錯愕神情。饒是他們繼承了劍閣千百年的傳承,但也從沒見過這樣恐怖詭異的手段。

「兵!」但還未等諸人心中的疑竇落下,林白的左手卻是微微抬起,手上陡然捏動印訣,口中輕叱出九字真言印訣,目中精光猶如閃電般,投射到了向定光反彈而回的霜寒劍氣之上。

隨著他這一聲輕叱,那原本駁雜無比的霜寒劍氣,卻是如同冥冥中受到了某種感召一般,頃刻間驟然向著一處匯聚,而後在虛空中凝成了一柄寬闊的飛劍之型,向著定光刺去!

在高速飛行之時,那股凝聚成劍形的霜冷劍氣,更是在不斷的朝著內里收縮,不斷的將威能壓縮到最強大的地步!只是短短瞬息間,那劍氣便化作一條極細極細,猶如靈蛇一般的長虹,裹挾著淡淡的瑩白色光華,向著定光穿刺而去。

雖然那一道劍氣看似無比細微,彷彿根本沒有任何殺傷力,但只有定光自己才知道,其中裹挾的威能究竟是有何等恐怖,甚至他都不懷疑,若是這股見其中的氣息盡數爆發開來,絕對能叫籠罩此地的冰霜,再加劇數分,讓此處徹底化作冰雪世界!

定光想要避開這道劍氣,但此時此刻,他已是避無可避。沒有任何遲疑,他冷哼一聲后,迅速撤回正在壓制河圖洛書和青蓮的那道劍氣,飛劍指向一變,向著那如細線般的劍氣便攔阻而去,想要將其攔阻在自己的身前,使自己不受到影響。

「怎麼可能?」但當這兩股氣息乍一相逢,定光心中登時便有一種不妙感升起,只覺得自己想要以此招攔下這細線劍氣,恐怕不是一件那麼簡單的事情!

但還未等他思忖到應對的招式,那道如細線般的劍氣,竟然帶著呼嘯的破空之聲,倏然穿破了霜冷劍氣的攔阻,而後猶如靈蛇般,向著他以不可阻擋之勢襲來。

沒有任何遲疑,定光心中驟然一凜,腳下步伐連連錯動,同時不斷催動掌中飛劍,每一道飛劍的劍氣,都如同摧枯拉朽的炮彈般,向著那細線劍氣攔阻而去。

但一切似乎都是徒勞,那細線劍氣的攻襲之勢,根本無法攔阻!它的攻勢刁鑽而又集中,只是一接觸到霜冷劍氣,登時便將其穿透,而且連破數道攔阻,竟然都毫無頹色。

該死!這究竟是什麼手段!即便是在吞噬了諸多霜冷劍氣,整個人的心智幾乎都已經變得堅冰相差彷彿,但定光在這一刻,還是忍不住怒罵出聲。

但在這凌厲的攻勢下,一切都已是徒勞!只是瞬息間,那道如細線般的劍氣,已然穿透了定光所布置下的所有封鎖,躍然出現在他面前,而後如一枚利箭般,直接透肩而過!

蓬!劍氣劃過,虛空之中登時爆出一朵血花,那血花在剛開始出現的一瞬還冒著熱氣,但只是眨眼間,就悉數被周圍凜冽的溫度所凍結,化作血冰晶,重重墜落在地!

而且這道劍氣在穿過定光的身軀之時,更是將他整個人的身體,生生往後拖出了數米之遠!此種威勢,足見這一擊所蘊藏的威力之恐怖。

不僅如此,在劍氣穿透身軀的那一瞬間,定光更是感受到了一種蝕骨的寒冷。要知道,在吞噬了如此之多的霜冷劍氣后,對於定光而言,不管身軀還是心神,實際上對寒冷這兩個字,都已經沒了任何概念。可是如今他卻又感覺到了寒意,足見這一劍之恐怖!

甚至於,在全身上下充斥著寒意的一瞬間,定光心中都開始懷疑,是不是死神的鐮刀已經落在了他的頭上。但不知為何,在那一瞬間,他覺得自己似乎並沒有覺察到任何不舍和不甘,甚至於連憤怒都沒有,只有一種解脫束縛,重獲自由的感覺。

只是這感覺只是在他心中出現一瞬,便迅速被如冰霜般的寒意所取代,而後他緩緩直起身子,抬頭雙眼平視林白,寒聲冷笑道:「你很好……」

怎麼還沒死!看著定光的模樣,林白眉頭不禁皺起,心中更是暗暗懊惱,剛才事出倉促,竟是沒有操縱好那一縷劍氣,導致劍氣只是穿過了定光的肩膀,而沒有洞穿他的胸口。雖然多少減弱了這傢伙的一些攻擊力,但這種傷害終究不致命,事情卻也沒那麼好了結!

「該死的!」就在此時,目睹了這一切的赤霄神情驟然大變,手中飛劍凌厲飛出,沒有任何保留,傾盡全力,施展出霜冷劍氣,向著玉具長老便轟擊而去!


氣息恍若寒冰,驟然垂降,就像是一枚高速飛行的炮彈般,直接轟中了玉具長老以劍意幻化而成的劍蓮中心!傾力一擊之下,劍蓮猶如朽木一般不堪一擊,瞬息間化為齏粉,就連玉具長老手中的飛劍,都斷裂成了兩截,靈性散盡。

不僅如此,在飛劍斷裂的同時,玉具長老更是口吐鮮血,整個人向後倒飛出去,重重撞倒在已是千瘡百孔的劍淵石壁之後,又是一口鮮血噴出,面色登時慘白,氣息杳杳!

雖然玉具長老鑽研劍道多年,但在天地異變未曾發生之前,雖然這劍閣的位置特殊,靈氣還算充足,但卻還是遠遠沒到能完美支撐他修習以氣御劍之術的地步。而如今天地異變才剛剛出現一年,雖然玉具長老境界已經提升不少,但相較於赤霄,還是相差甚遠。

而且赤霄剛才傾盡全力一擊之下,更是直接斬斷了玉具長老的飛劍。但凡是劍修,性命都和飛劍休戚相關,飛劍受到重創,玉具長老自然也要受到反噬。

也幸虧他這些年修為雖然提升不高,但在心境以及劍道的推演上,卻極為不錯,才算是能勉強保住了性命。不過看他如今這態勢,沒有個七八,怕是難復原了。

「幸虧我生怕事情出現意外,早有未雨綢繆!」逼退玉具長老之後,赤霄冷眼望著林白,淡淡笑了幾聲后,冷聲對定光道:「我來收拾這小子,你快借著禁蛇撕裂這天地和仙界之間的連接,吸納仙靈氣息,修復身軀,再吸收這些人體內的霜冷劍氣!」

話音落下,只見赤霄大袖一擺,四道五彩斑斕的蛇形光芒,陡然自他長袖中出現,向著天際攀爬而去,而後猶如是在啃噬什麼東西一般,在虛空之間噬咬不斷。

禁蛇!望著那四道五彩斑斕的光芒,林白心中直跳,難以抑制心頭的激動。需知道他之所以前來神農架,就是為了此物,如今終於見到禁蛇身形,如何能不激動。

只見這四隻正在不斷噬咬虛空的禁蛇,每一條大概都在半尺左右,全身鱗片五彩斑斕,不過這些鱗片並不像蛇鱗那樣恐怖,而是如金玉一樣晶瑩。而且最為詭異的是,在這些禁蛇的頭顱上,更是有兩隻小小的肉角,宛若龍角般,閃爍著淡淡光芒。

而且最為讓林白驚訝的是,在林白打量這四條禁蛇的同時,其中有一條甚至如同有第六感一般,轉頭和他對視了一眼。那眼神看起來水靈靈的,一幅無辜模樣。彷彿此時它們所做的一切,根本不是心中所願,而是被人強行逼迫所為。

不過這禁蛇只是回頭回望了幾眼,卻也不敢再多看,又是急忙扭頭,對著虛空噬咬不止。

沙沙沙……,虛空之中,明明一切皆無,但叫人無法理解的是,在這幾條小蛇蠕動的時候,空氣中卻是有一陣陣如蠶食桑葉般的沙拉聲響不斷響起。

「小輩,就算你是相師,能夠推演天機,怕也算不到老夫還有禁蛇這個后招吧!」看到正在不斷噬咬虛空的禁蛇,赤霄冷然發笑,望著林白促狹無比笑道:「你辛辛苦苦封印的仙門,這四個小傢伙雖然無法完全破開通道,但卻也足夠撕開一道能讓仙靈氣息通過的甬道!只要得到了那仙靈氣息的滋潤,定光就能復原,再吞噬了霜冷劍氣,便能成就劍仙!」

彷彿是為了驗證赤霄的話一般,在那四條小蛇蠕動的位置,陡然間有一道細如絲線的縫隙乍然而現,而且在那縫隙出現的一瞬間,一股如風般的輕靈氣息,瞬息間便席捲全場。

這氣息吹拂在諸人身上,直叫人覺得在這一瞬間,身軀的桎梏如同完全被消解了般,整個人瞬間都變得精神了許多,彷彿可以一步登天,步入九霄之上。

而在這氣息出現的一瞬間,林白眼角更是狂跳不止,因為這氣息,他實在是太熟悉了! 等到李易醒來,已經是第二天的中午了,實在是喝的太多,有不想讓公孫瓚看不起,就硬着頭皮喝了下去。

“哦,好多了。”李易站起身來,摸着有些發麻的頭部,走出了房間。

“主公,您醒了!”剛走出房門,趙雲的聲音響起。

原來是昨天李易喝大了,就在公孫瓚的大營裏住下,而趙雲則是保護李易的安全。

李易睡在裏面,他就在外面守着,無論是誰都不可以進入,就算是公孫瓚也是不行,把他氣的臉色發青,但是打不過趙雲,只好自己走了。

“子龍,看來酒不能貪杯。”李易搖了搖頭說道。

“呵呵,主公,沒事就好,以後多喝幾次就好了。”趙雲玩笑的說道。

不過趙雲的話李易也是記下了,遊戲世界裏也是有着抗性,只有每喝多一次,對酒的抗性就會增加一點,要是像趙雲所說的,需要喝醉個幾千次,也就千杯不醉了。

“好了,公孫瓚人呢?他行動沒有。”頭腦清醒過來,李易直接問道。

“主公,公孫瓚已經行動了,他的大軍如今出去了許多,都是一些精銳中的精銳,甚至還帶回了不少的人。您看那邊。”趙雲指向了遠方。

李易一看,直接樂了,只見數十個書生模樣的人被困在一起,被一羣士卒看押着,看面容年齡都不是很大,也就三十歲左右,估計是公孫瓚手下抓來的文官。

見到他們,李易直接走了過去,一邊走,一邊大量他們,發現這羣人中年齡大的沒有一個,年齡小的也是沒有,很是奇怪。

“你,過來。”李易看準一個士卒,直接喊了過來。

聽到李易的話,那士卒屁顛的跑來了,經過大家的告誡,直接大營裏來了一個大人物,只在公孫瓚大人之下,還是一個異人,有強大的手下,連公孫瓚大人都是吃癟,在看到李易的樣貌,就猜到了是誰。


“長史大人,有何吩咐?”士卒討好的說道。

“沒什麼,這些人是誰抓回來的?一共抓了多少?爲何沒有年長和年幼的?”李易質問道。

“大人,一共抓回來一百五十三人,但是路上有人不聽話,殺了一百左右,還剩下三十九人,至於年長和年幼的,我們沒有看上。。。”經過士卒哩哩囉囉的話語,李易瞭解了事情的大概。

那就是這些人都是他們抓回來的,只是一部人,有很多想要逃跑的直接被殺,而那些逃跑大多數都是年長和年幼的,也就造成了如今的模樣,還有許多的小隊斷斷續續的回來,有的抓了幾十人,有的只抓了幾個人。

甚至還有一個沒有抓到,連自己也是搭了進去,不過他們也是乾脆,直接戰死,不讓人知道他們的身份,這一點,李易還是很佩服公孫瓚的。

至少公孫瓚在幽州的聲望,沒有人可以匹敵,這些都是擊殺異族換來的,只要是幽州土生土長的人,哪怕是劉虞也對公孫瓚的這一手讚歎。

“好了,公孫大人在哪?帶我去見他。”李易知道了情況,就要去找公孫瓚。

因爲昨天喝趴下了,還沒來得及向公孫瓚要好處,這次要讓公孫瓚大出血一下,不然怎麼對得起喝醉的自己。

在士卒的帶領下,李易見到了如今的公孫瓚。

“哼,別敬酒不吃吃罰酒,乖乖的給我效力,你們的官職會比以前更好,俸祿更多。。。”公孫瓚喋喋不休的對着下面跪着的書生喊道。

那暴起的青筋說明他的心情很是糟糕,在聯想跪着的書生,肯定是沒人願意幫他,他才這個樣子。

“咳咳。”李易適時的咳嗽了一下,分散了公孫瓚的注意力。

“把他們都帶下去,給我好好教訓一下。”公孫瓚一聲大喝,讓士卒們把書生都是帶了下去。

看那些士卒的臉色,估計也是被公孫瓚罵了許久,要拿書生泄憤,見到這裏,搖了搖頭,可惜了這些文官的種子。

“哈哈,一天,你來了,怎麼樣,昨天的酒勁緩解了沒。”公孫瓚見到李易來了,還是堆出了笑容說道。

“大人的臉色很是不好啊,是不是爲了剛纔的那幫人生氣?”李易坐下後,直接問道。

“是啊,他們啊。唉。”公孫瓚很是惱火。

李易的辦法很好,爲他弄來了不少的文官,甚至有不少都是有經驗的,有剛剛結束課程準備鍛鍊的,有還在學習的,甚至還有教導如何管理他人的老師,形形**的什麼都有。

“大人比不惱火。我有個辦法,能讓他們妥協。”李易準備給公孫瓚一點甜頭,好獅子大開口。

“哦,什麼法辦?快說來聽聽!”公孫瓚一聽,直接笑了。

他是被這幫人弄得沒有脾氣,殺又殺不得,放又放不得,真是沒有辦法了。

“大人只要帶着他們在您的領地走一圈,然後在軍中逛一逛,體現一下您的實力,並且給告訴他們我有很多的土地,但是缺少人管理。。。。”李易把他的辦法一說。

公孫瓚直接眼神都亮了,然後就不管李易,直接出去行動了。

。。。

於此同時,司隸的袁紹大營很是詭異,大營外圍的還好說,裏面的則是靜悄悄,路過的士卒都是躡手躡腳,彷彿生怕弄出響聲,在害怕着什麼。

“氣死了,啊,氣死我了。該死的強盜,竟然搶走了我的文官,讓我怎麼管理司隸啊,是誰。。。”憤怒的袁紹大吼着。

並且把眼中的東西都是摔碎,好像那些瓶子椅子,都是他的敵人,是他們搶走了文官,書生。

“主公,當務之急不是生氣,而是解決問題。”田豐見到袁紹如此,直接喊道。

這一喊直接吸引了袁紹的注意,用通紅的眼睛看着田豐,彷彿下一刻就要撕了他,不過田豐可是不怕,就直愣愣的看着袁紹,用他的忠心喚醒了袁紹。

“呼。。。”袁紹在一旁休息了很久,纔是平復了心情。


“多謝元皓,那如今有什麼辦法?可以解決目前的危機。”袁紹直接問道。

“很簡單,放棄攻略司隸,全力收縮兵力,把目前的地盤控制在手中,這樣以來,那些盜賊就沒有下手的餘地了,還可以抓住他們,把他們背後的人找出來。”田豐慢慢的說道。

說的很慢,但是聲音不小,讓他後面的人都是聽到了。

袁紹聽完,很是意動,這個辦法很好,而且效果很快就能顯現,他的文官系統就可以保全。

“哈哈,真是好笑,要是這樣以來,司隸的那些勢力就有了苟延殘喘的機會,萬一其他州郡的人來了,那怎麼辦?”沮授直接否決了田豐的意見。

袁紹一聽,立刻就沒有了注意,不由得看向許攸,因爲和許攸從小長大,還是比較信任他的。

“咳咳,我認爲咱們可以放緩步伐,但是不能全部放下,一邊管理,一邊攻打。。。”許攸的辦法就是綜合了兩人的建議,對兩人都是互不相幫。

“哼。”田豐聽完冷眼看着沮授。

而沮授也是不善的看着田豐,自從他們投靠袁紹以來,兩人就彷彿水火一般,十分不對路子,不過袁紹則是很開心,他怕手下的人拉幫結派,甚至暗中挑起兩人的事端,讓兩人對立。

“好了,放緩一統司隸的戰事,把中心轉移到控制土地上。都去吧。”袁紹一揮手,讓他們去辦了。

自己則是回到了營帳,要好好休息一下,不過許攸則是找來了,兩人商議了很久,他纔是離開。

。。。

這天傍晚,李易無聊的等待着,等着公孫瓚的歸來,好想他討要報酬,而趙雲則是守護李易,讓一切靠近的人滾蛋。

“咳咳。”這時一聲咳嗽聲響起。

“誰?”趙雲直接站了起來,要是那人不說話,直接打出去。

雖然感覺到那人有些熟悉,但是爲了李易的安全,什麼人都是不能放過。

“是我,本州牧要見見一天。”公孫瓚尷尬的站在外面。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