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他中了我的寒冰掌,又中了俊山的開山拳,哪怕是煉虛境的高手估計現在也已經一命嗚呼了,莫非你覺得你的這具傀儡比煉虛境的強者還要厲害?」


孫成武上前一步沖著陳天喊道。

「大壯跟煉虛境的強者到底誰更厲害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你們三個還沒有贏!」陳天看著孫成武淡淡說道。

「你這是臨死之前的抵抗!我勸你趁著七長老還沒有過來之前,最好抓緊時間離開這裡,否則一會你可能連逃命的機會都沒有!」

剛才張俊山等人在跟大壯的戰鬥中消耗掉了非常大的體力,所以此時他們也不想繼續跟陳天打下去。

「我說了,你們還沒有贏!」

陳天坐在椅子上面臉上的表情依舊非常隨意。

「不知死活!」

孫成武看見陳天似乎根本就沒有離開的意思以後大喊了一聲,然後邁著步子就要奔著陳天的位置衝過來。

「吼!」

但是就在這個時候,別墅裡面突然傳來了一聲怒吼。

眾人在聽到這一聲怒吼以後全部都愣在了原地,然後連忙扭頭看向了大壯的位置。

「嘭!」

一聲巨響,原本環繞在大壯身體周圍的冰塊瞬間炸裂。

黑色豪門,寧負流年不負君 大壯猛然起身,直奔孫成武張俊山等人的位置沖了過來。

「這……這怎麼可能?他竟然還沒有死?這到底是什麼怪物啊?」

李浩峰呆愣楞的看著大壯的位置,臉上的表情異常震驚。 共乘一騎?

現在是白日,不適合做夢的。

是夜九翎第一時間反對,並讓人牽了馬過來,容傾對著風玫似笑非笑的眸子,果斷上了馬,這才避免了一頓揍……

有了容傾的加入,剩下的一天路程,走的……一言難盡!

容傾總是往風玫身邊湊,而夜九翎總是往兩人中間插,有意無意的阻止兩人的接觸,那畫面,都引的那些隨行的人暗地裡開始竊竊私語了。

【宿主,今天還要唱小星星嗎?】

「能不能換一首?」

【我只學會了這一首啊。】

「那算了。」不可否認,兩人這麼一鬧,風玫連去想別的事情的安靜時間都沒有,倒是驅散了不少她心底連日的陰霾。

【宿主,你嫌棄我!枉我這幾天任勞任怨地給你唱了那麼久的小星星!】

「淡定,畢竟我嫌棄你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了。」

扎心了。

【果然是過河拆橋,用完就扔的渣女!不管你了,你不開心小星星也不管你了!下線學新歌去。】

果然是說下線就下線,自從她保證不隨便屏蔽它了,系統漸漸開始恢複本性了——

天天說著各種嫌棄她的話,卻總能第一時間知道她心緒的波動,會在她不開心的想方設法逗她開心。

明明是二傻子來著,卻傻到了人心坎裡面去了,讓人怎麼也嫌棄不起來。小說娃小說網

真是一個傲嬌又彆扭的二傻子。

推衍娘子:狀元相公不信邪 風玫眸中醞出點點笑意,正巧被扭頭看她的容傾看到了,一時間有些愣住——

她似乎挺喜歡笑的,笑得十分好看,連眸子里都能看到她的笑容。但是若是細心一些,你會發現,她眸中的笑容只是表面那薄薄的一層,淺薄的,仿若一觸即碎,而那更深處,是無盡的黑,極盡的淡漠與深邃。

豪門債:老公,我要離婚! 而這是他第一次看到她這般的笑。臉上並沒有笑容,卻有點點笑意從眸底深處浮上來,一點點,一圈圈,漣漪般散開,仿若直接散進了他的心裡,引起平靜的心湖也隨著泛起漣漪陣陣。

「駕!」

幾乎是倉皇地收回視線,他驅馬快速上前,風迎面而來,卻撫不停那顆躁動的心,吹不散腦海中紛雜思緒……

「他抽什麼瘋?」容傾突然衝出去,把其他人都嚇了一跳,夜九翎更是納悶不已,相處了還不到一整天,他就已經看這個人各種不順眼了——

總覺得是來搶他的攻略對象的。

「發病了吧。」

風玫隨口一句懟,卻沒想到成了真。

他們雖然是趕路的狀態,但因為帶的有不少物資,速度並不快。等他們追上容傾的時候,那人正閉著眼睛靠在路邊的一棵樹上,臉色很難看,蒼白的沒有一絲血色,馬兒正在周圍吃著草。

風玫跳下馬到他身邊,拿過他的馬上掛著的水袋遞給他:「怎麼樣?」

容傾睜開眼睛,接過水袋,唇角扯起一抹雲淡風輕的笑:「死不了。」

夜九翎看著他的目光有些複雜,關於鬼醫的傳言他自然清楚,但是短暫的相處,除了他那頭銀髮與傳言相符,其他的他並未覺得有一條是真的,可是現在——

竟然真的有病。 「嘭嘭嘭!」

別墅的地面伴隨著大壯的腳步聲開始微微晃動,大壯彷彿每走一步都會在地面上留下一個巨大的深坑。

張俊山孫成武齊洪瑞三人呆愣楞的站在原地,臉上的表情異常震驚。

因為他們三個人根本就沒有想到,大壯在遭受到了這麼重的攻擊之後,竟然還能站起來,而且還是將孫成武的寒川掌破掉之後站起來的。

要知道,孫成武的寒川掌也是他的成名招式了,就算是煉虛境的強者在被寒川掌擊中以後,都不可能這麼短的時間內恢復過來。

「這個傀儡王到底是什麼東西啊?他是怎麼站起來的啊?」

張俊山看著大壯的位置,眼神之中布滿了恐懼。

「我早就說過了,你們還沒有贏!」

陳天扭頭看向了張俊山的位置,面無表情的說道。

「……」

張俊山瞪著眼珠子看著陳天,沒有說話,他現在也不知道應該如何是好。

大壯的戰鬥力明顯超過了他們三個人的想象。

「俊山,咱們兩個人根本不可能是這個傀儡王的對手,要不然還是先走一步吧!」齊洪瑞猶豫了一下,低聲沖著張俊山喊道。

「……」

張俊山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猶豫,雖說保護李君誠父子二人是二長老給他們三個人的任務。

但是如果因為這兩個人而丟了自己的性命那明顯有些不值。

「李總,對不住了,我們三個人也不是這個傀儡王的對手,你還是留在這裡等著七長老過來吧!」

張俊山沖著李君誠大喊了一聲。

「張高人,你這個時候不能把我們兩個扔在這裡不管啊!」

李君誠在聽到張俊山的這句話臉色大變,表情異常激動的喊道。

「現在我們三個人自保都成問題,哪裡還有心思管你的死活!」

孫成武面無表情的喊了一聲,然後轉身就要離開。

但是就在孫成武轉身的那一瞬間,大壯已經衝到了他的身後,一伸手直接拽住了孫成武的衣服。

孫成武猛然回頭看向了大壯。

「噗嗤!」

大壯根本沒有任何猶豫,一拳直接打穿了孫成武的心臟。

鮮血瞬間便噴流而出。

孫成武的身體在抽搐了兩下之後,徹底失去了生機。

帝少追緝令,天才萌寶億萬妻 「成武!」

張俊山在看見這一幕以後忍不住大喊了一聲。

「俊山,成武已經死了,咱們兩個快點跑吧!」

齊洪瑞連忙伸手拽住了張俊山。

張俊山聽到這話扭頭便要奔著別墅外面跑去,但是為時已晚。

大壯的拳頭奔著張俊山腦袋呼嘯而來,張俊山本能的舉起了自己的右手,想要硬生生接下大壯的這一拳。

「嘎嘣!」

一聲巨響。

張俊山的手臂瞬間斷裂。

大壯反手便是一巴掌便拍在了張俊山的腦袋上面。

大壯的這一掌即便是一輛卡車都能夠直接拍扁,何況是張俊山的腦袋。

噗嗤!

張俊山一口鮮血噴了出來,然後直接倒在了地上。

原本已經跑到別墅門口的齊洪瑞在聽到張俊山吐血的聲音以後,忍不住愣了一下,隨即連忙回頭看了一眼。

「……」

就在齊洪瑞回頭的這一幕,大壯以一個無比驚人的速度衝到了他的面前,然後舉起自己的拳頭就奔著齊洪瑞的胸口處砸了過去。

「嘭!」

又是一聲巨響。

大壯的拳頭在齊洪瑞的身體上面留下了一個大洞。

齊洪瑞瞪著眼珠子看著自己面前的大壯,甚至連臨死前的最後一句話都沒有說出來,便咣當一聲倒在了地上。

整個別墅都陷入到了一片寂靜當中。

李浩峰李君誠兩人獃滯的看著別墅裡面的屍體,他們兩個人萬萬不曾想到最後竟然是這樣的一個結果。

雖然他們兩個已經猜到張俊山孫成武等人也許不是陳天的對手,但是他們沒有想到這三個人竟然連陳天身邊的一具傀儡都打不過。

此時鮮血已經染紅了別墅的地面,看上去就宛如地獄一般恐怖。

三位化神境巔峰的高手在不到半個小時的時間內,全部都死在了大壯一個人的手中。

要知道張俊山孫成武齊洪瑞三人在華夏武道也算是非常出名的武者了,隨便拿出來一個都是威震八方的存在,但是此時這三個人在大壯的面前竟然如此不堪一擊。

李君誠李浩峰兩人簡直就不敢相信自己現在所看見的一切都是真的。

「這……這到底是什麼怪物啊?他怎麼可以這麼厲害!」

李浩峰眼神無比恐懼的看著大壯的位置,他現在都不知道應該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

而大壯在處理完了張俊山等人以後,邁著步子緩緩走到了陳天的身邊。

陳天此時依舊面無表情的坐在椅子上面。

李君誠跟李浩峰兩人看陳天的眼神就宛如看魔鬼一般恐懼。

「你們兩個現在還有什麼底牌沒有亮出來嗎?」

陳天扭頭看向了李君誠李浩峰兩人,面無表情的問道。

「陳……陳天,你竟然把他們三個人全部都殺死了,我告訴你李氏宗門的人絕對不會放過你的,你早晚會死在他們的手上……」

李浩峰表情十分激動的沖著陳天喊道。

「對,陳天,如果你現在放我們兩個離開,說不定我還能幫你在李氏宗門那邊求求情,饒你一條命!」

李君誠猶豫了一下,也連忙沖著陳天喊道。

「同樣的話你們還想讓我說幾次,如果我真的忌憚李氏宗門,我可能從一開始就不會對你們兩個動手了,這麼多年過去了,你們兩個難道就不能長點腦子嗎?」陳天冷聲喊道。

「你……你到底想要幹什麼?陳天,我告訴你,薛冰凝現在還在我的手中,這個世界上只有我知道薛冰凝在什麼地方,如果我現在要是死了,你這輩子都找不到她,而且我的人一直都跟著薛冰凝,我死了,薛冰凝也得死!」

李浩峰此時只能用薛冰凝作為最後的談判條件。

「我最討厭被人用我的親人來威脅我!」

陳天在聽到李浩峰的話以後,右手輕輕一揮。

兩道氣息橫空飛出,直接擊穿了李浩峰的膝蓋。

「咣當!」

李浩峰直接跪在了陳天的面前。

他本能的想要掙扎站起來,但是他卻發現自己的身體上面就好像是有一塊巨石壓著一樣,無論他怎麼用力都沒有辦法站起來。

「你是準備自己跪下,還是讓我動手?」

陳天眯著眼睛輕聲沖著李君誠問道。

「……」

李君誠在聽到陳天的這句話以後忍不住愣了一下,隨即連忙喊道:「我……我自己跪下,我自己跪下!」

說完這話以後,李君誠咣當一聲直接跪在了陳天的面前。

陳天眯著眼睛看著李浩峰李君誠兩人,長長的出了口氣,然後目光平靜的看向了外面的星空,輕聲說道:「父親,您看見了嗎?咱們陳家的仇人現在都跪在了我的面前,你的仇我終於報了!」

此時陳天突然感覺自己就好像是寫下了心中一個巨大的包袱一樣。

前世今世,所有人的仇恨,可能在這一刻都得到了釋放。

「李君誠,當年你到底是什麼逼死我父親的?」

陳天緩緩收回目光,語氣平靜的沖著李君誠問道。

「我……」

「如果你現在說一句謊話,我就會打斷你一根手指,說兩句,我便打斷兩根,直到你跟我說實話位置,明白我的意思了嗎?」

陳天打斷了李君誠。

李君誠跪在原地猶豫了兩秒鐘,然後咬著牙低聲說道:「陳天,當年發生的那些事情根本就不怪我們李家,完全就都是你父親一個人自找的!」

邪夫的黑心小寵:掀塌欺上身 「我父親自找的?」

陳天愣了一下,然後眯著眼睛問道:「你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其實當年如果你父親要是能夠聽我一句勸,早點跟李氏宗門合作的話,他怎麼可能會淪落到如此境地?」

李君誠咬著牙喊了一聲,然後繼續說道:「當初的李太白拿到了第一屆全國武道聚會冠軍,基本上只要是武道中人都會認為李太白是武道第一人,李太白為了能夠擴大自己的影響力,建立了現在的李氏宗門,而且他還要聯合全國各省有名的老闆,來幫助他一塊建立一個商業帝國,咱們華夏其他省份的那些老闆都選擇依附在了李太白的勢力之下,唯獨你父親不同意,李太白主動找你父親談了很多次,但是你父親依舊拒絕。而我當時只不過是你父親身邊的一個副總而已,但是李太白知道我跟現在李氏宗門的二長老也就是李太白的師弟有親戚關係之後,準備讓我取而代之!」

「然後呢?」

陳天面無表情的問道。

「當時我本來是想要拒絕李太白的,但是我沒想到李太白竟然用我妻子還有浩峰的姓名來威脅我,而且被威脅的人不僅僅是我一個,馬家錢家王家全部都收到了李太白的威脅,我們這些人是真的沒有辦法了,畢竟那個時候的李太白是全國武道的第一人,我們根本不可能跟他做對,所以最後我們便答應了李太白的要求!」

李君誠聲音有些顫抖的沖著陳天說道。

「如果按照你說的這些,那麼其實當年你們幾大家族聯手一塊對付我們陳家,並不是你們的本意,而是被李太白所逼迫的?」

陳天看著李君誠輕聲說道。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