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什麼,何人所為?」曹操瞪大眼睛,關押的地方他看過,在兩道關口之間,又有浮橋為界,對方不可能這麼輕易得逞。


「這個…」斥候聲音發抖,不敢再往下報。

「丞相,外面風大,不如回帳內聽報吧!」一旁鍾繇似乎預感到什麼,斥候的表現很能說明問題,兩關之間固若金湯,除了內部人,誰能劫走人質呢。

「你們都去忙吧,你,隨我進來!」曹操輕咳一聲,元常是老搭檔了,兩人經常在眾臣面前唱雙簧,要不然也不會將四子曹彰交由他輔佐,見其眉目鬆動,便知其意,遂按計而行。

三人進入帥帳,曹操屏退左右,復問斥候。

「劫獄者,乃公子劉彰!」

「這…」曹操微微抬手,旁邊的鐘繇嚇得連忙匍匐於地,此子前罪未罰,又添新惡,都是他管教不到位,徒之過,師之罪,自然要跪地謝罪。

「元常,起來,這事與你無關,那個逆子,是被我們寵壞慣了!」曹操背手踱步,滿帳亂走,隨後無奈朝斥候揮揮手,趕其出去。

讓兩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曹彰為何會去劫獄救韓茜,難道他有什麼別的目的。

「哼哼,只怕這小子沒別的心思!」自己的兒子他清楚,此子無論做什麼,目的都很單一,不會太複雜。

「難道說,公子是,,,看上韓家女兒了?」鍾繇也聽軍中士卒碎語過,曹彰一有空閑便往地牢里跑,在潼關時便是如此,從潼關到函谷關,這一路上他都守在囚車身側,曹操到后,又當面求請,說要改善犯人環境,避免與韓遂結仇太深。

原來那都是託詞,他是真心實意對人家好。

「呵呵,果然是我的親生兒子,哎,這是要美人不要江山吶!」曹操不免自嘲起來,想他年青時,也犯過這樣的錯誤,而且還不只一次,說來後悔不已。

「丞相,可以通知後方部隊,說什麼也要將他們捉回來,韓茜對我們還有利用價值,不能就這樣給放了!」

「若真成一對,反倒是件好事,先不急,讓他們野一陣子再說吧,吩咐關中各處關隘,只需密切關注便可,將他們的動向隨時彙報過來,不必阻攔,除非有前往西北方向的企圖!」曹操想到這裡,沒有之前那麼著急,反而空握著拳頭,似乎又在打另一套算盤。

「好吧!」鍾繇見丞相主意已定,便不再過多干預,好在對方並無怪他的意思,再不識趣退下,只怕要惹禍上身,於是領命而去。

曹軍在潼關五裡外紮下營寨,後方源源不斷有糧草被服分批運來,此時散落在三崤一帶的西涼騎兵不敢再囂張,要麼隱秘於深山老林,要麼悄悄喬裝打扮,摸向宛城和武關方向,見機過關撤回。

賈詡悶在自己帳內,正在為方才的失言而自責,是人孰能無過,可是剛才那個過錯太危險了,當著那麼多人的面,回來之後,他真想抽自己兩耳刮子。

他想起當初在河北時,那最為驚心的一天,袁尚結連張綉準備在鄴城起義,連軍中最為機敏的荀攸都險些被控制,還好當時貂蟬是自己人,郭喜也是在文和這裡賭了一把。

當時他帶著洛非子等一甘殺手於西涼軍營之中尋著張綉。

他永遠都忘不了張綉望著自己時的目光,自從賈詡入宛城輔佐數年之中,他言聽計從,待之如上賓,萬萬沒想到,文和無心叛曹,對袁家勢力重新崛起沒有絲毫信心。

文和是個不計後果的人,他對自己的選擇深信不疑,曾經企圖通過各種暗示提醒過張綉,可惜對方像是被某種力量所牽絆,根本脫不開身,最後,不得不選擇最壞的打算。 ?拿到這張卡,買了個手機安裝上,看着手機裏不斷收到的代文文的短信笑了笑,返回趙家別墅盯着手機看了起來。

不過短信內容卻讓我感覺很奇怪。

全都是代文文發過來的,張嘯天一直沒有回覆代文文,短短一個小時,代文文就發了二十條短信。

內容幾乎都是:你不理我了嗎?我做錯什麼了嗎?別不理我好嗎?這裏好黑,我好怕,求求你了,你跟我說話好不好。

我看了會兒,馬上打電話問張笑笑:“你是不是把我問電話號碼的事情告訴給你哥了?”

張笑笑有些猶豫:“對不起,我哥問了我。”

“沒關係。” 東京紳士物語 我說了句,掛掉了電話。

如果知道我已經把他的卡複製了的話,他應該就會將代文文放棄了,也就是說,代文文現在成了一顆棄子。

總裁要抓狂:綿綿萌妻俏新娘 我嘆了口氣,花這麼大工夫辦了監聽卡,沒想到不起作用,不過也算值得了,至少讓張嘯天放棄了代文文這條線。

代文文還在不斷髮短信:你跟我說說話好嗎?我真的好怕。

我沒回復,將手機揣進了兜裏,在牀上躺了會兒,張笑笑突然打通了我的電話:“陳浩,你快去救救馬蘇蘇他們,我剛纔聽包振華說,我哥可能把馬蘇蘇他們帶走了。”

我馬上驚住,之後撥通馬家的電話,但是卻是無人接聽的狀態,心說已經出事兒了。

又重新撥通張笑笑的電話:“張嘯天他們可能去了哪兒?”

說話的不是張笑笑接聽的,而是一個男人的聲音:“奉川縣東邊有一個亂葬崗,他們去了那裏。”

說話的人是包振華,我有些不相信他:“你爲什麼要告訴我這些?”

包振華一笑:“因爲一個人。”

包振華說完掛掉了電話,因爲這次可能有危險,就沒有帶趙小鈺一起,孤身往奉川東邊的亂葬崗趕去。

複製張嘯天的那張卡還在不斷收到代文文的信息,我拿出來,將手機關成了靜音,火速趕往亂葬崗。

快要到達的時候,給陳文發了一條短信。

到了亂葬崗,在身上貼了一張符,用來隱去身上的氣息,我到的時候亂葬崗根本還沒有人,不過聽見腳步聲,我馬上就躲在了一座墓碑的後面。

緊接着就看見張嘯天和另外一個身穿道袍的人從亂葬崗邊上走了過來。

那個身穿道袍的人就是索孝明,當初打敗過我爺爺的人。

兩個人到了這裏之後,張嘯天問:“馬文生能力不低,這地方能行嗎?”

“解決馬文生而已,完全足夠了。”索孝明說,然後抓住一把陰陽紙揚掉,“各位兄弟姐妹,一會兒聽我號令,敕爲警,令爲動,助我之後,我給各位最好的去處。”

說完在地上燒香。

我並沒有看見馬文生他們,心說是不是張笑笑他們故意演戲將我騙到這裏來的。

過了半分鐘,索孝明喊道:“馬老先生,你還不出來嗎?”

我愣住,馬文生早就在這裏來了嗎?

正四處打量的時候,這亂葬崗颳起了陣陣陰風,將索孝明剛纔撒在地上的陰陽紙全都吹散了,緊接着這裏傳來嗚嗚的響聲,鬼哭狼嚎很難聽。

索孝明眉頭一皺,腳猛地一跺地,拿起銅鈴搖動了起來,騰身一躍,將銅鈴猛叩在了前方墳頭上:“哼,馬文生,你區區一個風水師,也敢跟我叫板?”

索孝明銅鈴扣上去,陰風停了下來,我剛纔心裏直發毛,陰風停下來後纔好了些。

隨後我往邊上一看,馬文生拿着羅盤走了出來,站在了亂葬崗的邊緣,質問:“張嘯天,你們把我孫女兒帶到哪兒去了?”

張嘯天沒有回話,索孝明哼哼笑了笑:“用你的命換他們的命吧,只要你一死,我們不會爲難他們,或者,你去把陳浩解決掉,我也可以放過他們。”

我皺了皺眉,這太陰險了,竟然用馬蘇蘇他們來要挾馬文生。

不過馬文生並沒有答應:“哼,我馬文生在奉川縣混跡了幾十年,什麼樣的人沒見過,既然我讓你們來這個地方,就說明我已經做好了準備,想取我的命,沒那麼容易。”

“馬文生,你真的已經做好了準備嗎?”另外一個聲音響起來,我看過去,竟然看見張洪波走了過來,站在了張嘯天的旁邊,張洪波拍了拍張嘯天的肩膀,“張家後人只剩下你和笑笑,就算昧着良心,爺爺也會護着你。”

張嘯天看着張洪波點點頭恩了聲:“謝謝爺爺。”

我更焦心了,索孝明、張嘯天、張洪波三個人,我對付一個都成問題。馬文生即便做好了準備,怕是也沒辦法將他們三個人打敗。

本來局勢已經夠明朗了,但是緊接着這裏又出現兩個人,我定睛一看,竟然是四娘帶着上次那個被車撞的行屍走了過來。

我本來以爲四娘會幫我們,但是她卻直接站在了張嘯天他們的旁邊。

張洪波看了張東離一看:“恩,你能來,我很高興。”

我看到這情況,苦笑了起來。

張東離是張家的人,剛纔我還指望她會幫馬文生,太天真了。

張東離、張洪波、索孝明、張嘯天、一個行屍,一共五個人面對馬文生,有點太小題大做了。

馬文生卻哈哈笑了起來:“我活了這麼大把歲數,死就死了,陳浩會幫我報仇的。”

我咬咬牙,正要出去,卻被人按住了肩膀,回頭一看,竟然是陳文,我欣喜不已,陳文對我做了個噓的手勢:“別說話,看着。”

我恩了聲。

索孝明開口:“信不信我現在就拘了你的魂?”

正要過去,這亂葬崗又來傳來一個沙啞的聲音:“誰敢拘他的魂?”

說完我就看見爺爺從一邊走了過來,站在了馬文生的旁邊,一身長袍馬褂,頗有韻味,負手而立,偉岸英姿光芒萬丈。

我都看呆了,爺爺太帥了。

“老陳。”馬文生看到我爺爺,滿臉震驚。

對面的索孝明、張嘯天、張洪波看到我爺爺出現,更震驚:“陳……懷英?你沒死?”

我爺爺嗓子應該出了些問題,說話聲音又沉又沙啞,回答說:“你們沒死,我怎麼捨得死。”

爺爺一說完,他的旁邊突兀出現兩個身影,我再次驚呆,因爲這兩個人的打扮,竟然是陰差的打扮。

兩個陰差站在我爺爺的左右。

陳文嘀咕了一聲:“這下熱鬧了,你爺爺連陰司的人都請來了。不過對面的人都不簡單,你爺爺他們應該不是對手。”

我爺爺以前是陽間巡邏人,跟陰司打交道比較多,但是能請來陰司的人,還是讓我有些震驚。

索孝明盯着我爺爺看了一會兒:“就算你沒死又怎麼樣?就算請來了陰差又怎麼樣?今天一樣把你們留在這裏,你以爲這樣就可以擋下我們嗎?”

眼見着那邊兒要動手了,我看向陳文。

陳文微微一笑,站起了身走了出去:“再加上我呢。”

我跟在陳文身後出去,陳文出去之後,卻沒多少人認識他,張嘯天是見過一次的,但是卻不知道陳文的身份,所以都有些疑惑。

“你是誰?”張洪波問了句。

陳文看着他們一笑,然後回頭對我說:“嘿,小子,你不是一直想知道我的身份嗎?我現在就告訴你。”

說完用不大的聲音衝着四野喊道:“諸天陰魂,諸地鬼吏,聽吾號令,速速現身。”

這句話之後,陳文加上一些我聽不懂的文字。

但是爺爺旁邊那兩個陰差聽後直接跪倒在了地上,這亂葬崗附近的遊魂野鬼發出了陣陣嚎哭聲音。

這纔是真正的鬼哭狼嚎,他到底唸了什麼?竟然將這些鬼怪嚇成這樣。

不一會兒,上百的遊魂野鬼往這邊兒遊蕩了過來,另外還有將近一百的陰差也往這邊兒趕了過來,將我們團團圍住。

陳文站在正中心圈,看着周圍的鬼魂陰差微微一笑,好似君王打量他的臣子。

這些鬼魂陰差到齊後竟然同時跪了下來,齊聲高呼:“參見楚江鬼帝。” 「你都聽到了?」不等馬雲鷺轉過身來,吳掌柜不知何時立於身後,竟然沒有半點徵兆。

他的手中多出一把精短匕首,看上去不像是切豬肉用的,全身殺氣外揚,顯然是被某種威脅逼到了懸崖邊上,不得不下此狠手,此刻就是皇帝老兒站在這裡,在他眼中只能算一頭待宰的牲口。

見外面有人說話,小門被人猛然拉開,五個大漢從裡面魚貫衝出,人手一把腰刀。

「哼,有人偷聽!」一時間,六把尖刀抵在馬雲鷺四周,她看了看樓下,酒樓後面同時擁出四五個夥計,真是上天無路入地無門。

「一幫蠢貨!」見他們有以眾欺少之意,馬雲鷺破口罵道。

「姑娘,好好體驗生活就體驗生活,何必要偷聽客人說話,現在好了,弄得大家都下不了台,沒辦法,只能送你先走一步!」掌柜的見對方無路可逃,不免臨時得意一番。

「說你們是蠢貨就是蠢貨,有幾個是從西涼來的,連我都不認識了么!」馬雲鷺朝掌柜的瞪著眼睛,劈頭蓋臉痛罵起來。

「幾個意思?」眾人相互探頭。

「我乃西涼盟主馬超之妹馬雲鷺,瞎了你們的狗眼!」剛才她巳經聽得差不多,屋裡幾個人正在密商,企圖說服張泉底下的軍官發動政變,帶著他們的士兵重歸西涼,這些人裡面,有的是張綉曾經舊部,後來不滿其降於曹操,便私自逃離,現在不知怎的,又扮成商人混入關來。

「你…真是?」掌柜的愣了愣,對方姓馬,沒錯,她來時就這麼說,不過馬超有個妹妹叫馬雲鷺的事,他真不知道。

「哼,我們憑什麼相信你?」屋裡出來的那幾人不傻,光憑口舌如何能判定真假。

「我房間里有一把玄鐵馬刀,那可是馬家軍的標配,你們自稱是西涼人,不會沒聽說過吧,取來一看便知!」

「像是有這麼回事,馬家軍的馬刀上面都雕著玄武獸龜蛇,劍柄處纏繞金絲,極為少見!」裡面總算有個見過世面的。

掌柜的還是不大信,於是讓人取代自己的位置,親自前往雅間取來。

「沒錯,這是馬家的刀!」

如此一來,眾人方才有些相信她的話,氣氛變得稍微和詣一點,有人甚至收刀入鞘,既然是一家人,便不用如此劍拔弩張。

「說實話,我們這次的行動,也是受馬家軍統領馬岱之託,前來策反張綉舊部,趁機攻佔武關,打開另一條通往關中的入口,吳櫃掌是我們的接頭人!」唯首大漢想趁機再試探對方一番。

「馬岱是我父親收的義子,我的義兄!」

「那就沒錯了,你果然是馬家妹妹!」

「滾,誰是你妹妹,就憑你們這幫蠢貨,也想搞策反?」馬雲鷺開始有點擔心馬岱的智商,

那個人摸著腦門子,完全被對方的蠻橫給震住。

「既然有馬家的人在,我們是不是可以考慮重新推選首領了,這事商量好幾天依然沒有結果!」看來唯首大漢並沒有得到屬下們的認可,要不然選個首領不至於要花這麼長時間。

說來這事也巧,彷彿是上天註定,眼前這位不僅人長得漂亮,聰明到能夠發現他們,是上佳人選。

「我沒意見,馬姑娘,你覺得呢?」掌柜的收起手中的尖刀,臉上總算露出點笑容。

「我可不想當什麼首領,你們干你們的,對此等事本姑娘不感興趣!」馬雲鷺本以為自己發現了什麼有趣的事情,沒想到就這事,馬岱平日的小動作不少,但成功的卻沒幾個,她沒心思陪這幫人玩。

「那…」掌柜的翻著白眼,一時不知道該怎麼辦。

「就當我什麼都不知道好了,今天便搬走,不打擾你們的計劃了!」馬雲鷺推開擋在前面的吳掌柜,回廂房收拾東西走人,這地方不能再呆了。

見主角離開,眾人面面相覷,變得更加迷茫了。

馬雲鷺離開鳳凰酒樓,背著包裹在街上四處遊盪,她此刻不想再往北走,想起張魯那幾個兒子便噁心,可是除了西涼,又能去哪兒呢。

「也不知道子龍哥哥離開宛城沒有!」她想了想,決定去宛城四門看看,若是門禁未解,那趙雲便還在城中,如果這樣,自己也便可以再呆一些時日。

「讓開讓開!」正尋路間,卻見身後一隻鐵槍橫掃而來,馬雲鷺身形敏捷地躲過,可是她身後一位提著竹籃子的老婦卻遭了殃,直接被掃倒在地。

「老不死的,快站起來讓開!」迎頭望去,見是一騎開道官兵,後面跟著十來騎,唯首那人手提銀槍身披堅甲,像名武士。

「誰家的兵,太無禮了吧,在老百姓面前橫什麼,有本事去西北打仗!」路邊眾人見狀,紛紛湧上來扶起老婦,馬雲鷺也在其中。

「都快些讓開,耽誤了丁少爺大事,你們負責不起!」開路的兵丁不以為意,繼續執行清路的任務。

百姓們站到兩旁,都在議論糾糾,像是前面即將發生什麼大事。

「聽說丁家少爺在城南校場設下擂台,揚言挑戰天下勇士,贏其手上銀槍者,賞三十萬錢吶!」有人似乎聽到些風聲,於是消息在人堆里越傳越遠。

「三十萬錢,可以買京城最好的宅院了!」

「丁家真有錢吶!」

「不過這丁少爺平日仗著家裡有錢在外面為非作歹,犯下不少禍事,只怕尋仇的一大把,其中不乏有來教訓他的仇人!」

「這麼說有好戲看羅!」

「走走,倒想看看他是如何被人打成狗吃屎的,我這輩子都沒見過三十萬錢堆在一處,那該用多少麻袋來裝,瞧瞧去!」

總裁的規則 馬雲鷺聽到這些議論,不免也有了興趣,反正現在不知道去哪,不如跟去湊熱鬧。

隨著各條小巷聚攏而來的人群向城南移動,這件事只怕轟動了全城,不少人背兒牽女不遠數里趕到南校楊,一時人山人海。

「哎,這小子,盡給我惹禍,他就不能安份點么!」離校場不遠處的丁府,鹽督丁斐正在大廳內摔茶蓋,自從生下這般逆子之後,府上就不曾消停過。

兒子丁雄自小調皮,經常在街頭與人鬥嘴打架,打不過人家,便棄文從武,喜歡玩弄十八般兵器,以好槍助長,當年北地槍王張綉聞名南陽,他便幾次三番想入門拜師,可惜人家並不授徒,始終未能如願。

丁斐見兒子總算是有門前程,在這兵慌馬亂之際或許將來能用上,而後在各地廣招武師,教他槍法,為此賠了不少銀子,宛城被他打死打傷,一年不下十餘人。

於是丁斐決定不再放任他,揚言若是再闖下禍,便斷了他的供錢。

這招果然管用,莫名的事是少惹了,可丁雄還是戒不掉爭強好勝的本能,今天在南校場架起擂台,口出狂言,動不動要挑戰全天下,做父親的心疼三十萬錢的同時,又擔心親兒子的安全,那是又氣又急。 各位點進來看看!

?很多朋友可能猜到了這是什麼,但是還是希望大家能耐心看完,就當我們聊聊天。[燃^文^書庫][www].[774][buy].[com]

這段話我寫一遍刪一遍,很不想發上來,但是不得以,必須要發。

我生怕說錯哪怕一個字,導致各位陪着我一起這麼久的朋友棄書離開,今後形同陌路。各位對於我來說都是素未謀面的戀人,一旦各位離開,我們的緣分或許也就盡了,再也沒有交流的機會。

從這本書開書到現在,我從來都不肯在任何地方說這個詞,那就是這本書要上架銷售了,也就是要收費了。

可能很多朋友看到這裏就直接關閉了頁面,從此各安天涯。我很害怕每一位朋友的離開,所以寫的時候,我會時不時翻看書評,看看以前留言的朋友還在不在,當發現一位經常留言的朋友突然沒留言了,我會點開他的id,看看他還在看沒有。

我及其不願意也不忍心上架,但是上架是我們必須走的一條路,網站不會讓我們無窮無盡免費寫下去,因爲他們花了精力和財力爲這本書做推廣。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