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什麼人!」其中一具機甲內傳來大喝之聲。


「麻煩回去通知一下,就說迦葉前來拜訪。」迦葉淡淡說道。

「迦葉?你是迦葉?」機甲內傳來質疑的聲音。

迦葉在南明大陸可是揚名的存在,他的名號整個大陸的人都知道,更何況是CYD小組的成員,因為迦葉本就出自這裡,他們對迦葉更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

「我會在南邊的山崖上等著。」迦葉說完,直接帶著黑妖離開,降落在一片空曠的山頭之上。

不多時,兩尊機甲飛了過來,落在了迦葉的面前,這兩尊機甲內不是別人,正是迦葉當初的舊戰友,王龍和王虎。

三人相視無語,迦葉也不得不感慨,時間是可以改變一切的,即使是當初出生入死的戰友,在來到這片新天地之後,各自開始了各自不同的生活,也逐漸變得淡漠起來。

「迦葉,沒想到你能回來看我們。」王龍還是有些感激的說道,他們CYD小組現在受到了嚴重的打壓,被逼到這鳥不拉屎的地方,苟延殘喘著。

萬界女主掠奪系統 「嗯,來這裡,是有要事找你們。」迦葉道。

王龍和王虎沉默了一下,他們知道迦葉和他們現在完全是兩個層次的人,迦葉雖然出自CYD小組,但現在的成就已經到了他們仰望的地步,人家可以以一己之力挑戰整個天下,他們可以嗎?不要說現在天下大亂,海外修士壓迫,就算是當初在南明大陸也受到其他大派的挑釁。

迦葉沒說別的,直接把穿越機取了出來,放在王龍王虎的面前。

「穿越機!」王龍王虎也都是吃了一驚。

王龍走過去在穿越機前審視了良久,才道:「好奇特的材料,經歷了太空的穿梭竟然沒有絲毫磨損的跡象。」

「你們知道極短時間有什麼人從地球穿越過來嗎?」迦葉問道。

「完全沒有聽說過。」王龍和王虎具是搖搖頭,道:「沒聽說過啊,而且南明大陸和地球之間的通道早已經不知為何願意關閉,現在我們和另一邊已經完全失去了聯繫,已經有數十年了。」

「數十年沒有聯繫了?」迦葉為之一愣。

「嗯,這一點你有所不知,自從我們踏入穿越機來到這裡之後,便與地球失去聯繫了,畢竟太過遙遠了。」王龍說道。

「好吧。」既然失落的點點頭,將穿越機收了起來,看樣子從這裡是一點線索也查不出來了,只能以後再說了。 這個來歷不明的穿越機,一定預示著什麼重大的隱秘。

迦葉心中有這份直覺。

他把穿越機收了起來,準備帶著黑妖離開。臨走前,迦葉忍不住再次回頭看了一眼王龍和王虎,道:「放心吧,至少我在這裡CYD小組不會任人宰割。」說完,迦葉直接衝天而起,帶著黑妖果斷的離開。

王龍和王虎相視無語,最後兩人誰都無話可說,嘆息一聲。

他們和迦葉的命運截然不同,即使現在關係淡漠了,但畢竟都是曾經出生入死過的戰友。這些年來發生了太多的事情,足以改變每一個人。有時候王龍王虎都在想,如果當初沒有加入CYD小組,沒有進入這片天地,是否命運就可以改變了。

逆流十八載 …….

迦葉和黑妖遠離了北川,北川距離葬神冰原雖然有一定的距離,但並不是太過遙遠,至少以迦葉的速度完全沒把這點距離放在眼中。

所謂葬神之地,據傳說是埋葬著神靈的地方,可以和洪荒廟宇相提並論,為北域的禁地。這不禁讓迦葉想到了當初在荒古遺迹中,荒神預言中的那幾個地方。一個是五指山,一個是洪荒廟宇,還有一個得到證實,是禁忌之海,那麼最後一個…….

很有可能就是北域的葬神冰原。

當迦葉和黑妖出現在葬神冰原外的時候,這裡確實如黑妖所說的那般,匯聚了來自八方的強者,有人族修士,有海外修士,甚至在其中迦葉還看到了幾名神之子。

「白無常!」很快的,迦葉就在人群中注意到了一個熟人,白無常。

只因為白無常身背後那把標準型的十字大劍實在是太好認了。

而白無常也看到了迦葉和黑妖,確切的說,他是先認出黑妖來的。朝著這邊走過來,知道來到面前時,白無常才注意到迦葉,眼中不禁閃過一抹驚訝和激動:「迦……迦葉,你回來了。」

「嗯,聽說你也踏上了去了海外。」迦葉道。

白無常苦笑著搖搖頭,道:「此行一點收回都沒有,踏上西行之路的人何止我一個,但我們註定都不是上天選中的人,即使是身為天命人的神之子,都大多數無功而返。」

「哼,什麼天命人,都是子虛烏有而已。」迦葉冷笑道。

「你的眼睛……」白無常注意到了迦葉蒙著白布的雙眼,不禁皺眉。

「沒什麼,因為一點意外誤傷了神眼,不礙事。」迦葉擺擺手說道:「獨孤小天回來了嗎?」

「還沒有,在進入海外之後我們就分開了,至今為止沒有再見過。」白無常說道。

葬神冰原前,說是人山人海都不足為過,來自各方勢力的修士齊聚在這裡。遠處,是一片茫茫冰域,寒風呼嘯,那裡的空氣寒冷到了極點,即使大神通者進去,再沒有強大的神通護身,也會被凍成一個大冰坨。

迦葉,白無常和黑妖駐足在這裡,眺望著遠處的茫茫冰域。

迦葉道:「老白,現在情況怎麼樣?有多少人進去了?」

白無常道:「葬神冰原可與洪荒廟宇相提並論,敢進去的人,自然需要莫大的膽識。到如今為止,人族中有三名大神通三階的修士進去了,可都是一去不復返,之前看到了星宿之主,她也進去了,到現在還沒有消息。」

「是她?」迦葉愕然了一下。

星宿之主是位大神通四階的存在,放在大陸上,那也是首屈一指的高手。之前迦葉曾仰仗過星宿之主,她確實有過人的手段。如果連這種人物都困死在裡面,那葬神冰原當真是可以和洪荒廟宇齊名了。

「看!有海外大神通者出現了。」黑妖說道。

半空中,一道黃金神光降臨,一名生有獅子頭顱的海外強者降臨,黃金鬃毛肆意的飛揚,強大的壓迫力讓在場的每一個人都感覺到了驚慌。

「黃金獅王!!」迦葉陡然握緊了拳頭,這傢伙的行動速度還真快,上一次見到他還在海外,沒想到這麼快就來到大陸了。

「黃金獅王曾經帶人攻打過大陸,是個了不得的存在,修為至少在大神通四階。」白無常說道。

「不,他已經是大神通四階大圓滿的高手了,是海域中的一位王者!」迦葉說道,當初黃金獅王和自己同樣進入到了荒古遺迹中,曾在那裡得到了大機緣。

「吼!」

王的寵妃 黃金獅王一聲大吼,他沒有任何猶豫的衝進到了遠處的冰原之中,進入到了葬神冰原的裡面。

迦葉握緊拳頭,心中盤算著各種各樣的想法。

黃金獅王這種角色必須除掉,先不說他們有恩怨,單單是自己和黑妖把他的兒子小獅王給殺了,這件事如果被黃金獅王知曉之後,一定會發了瘋似的報復。在他未爆發之前,應該儘早除掉。

「除了他之外,之前還有兩個海外的高手進去,是大鵬王和白月!」白無常又說出了一個消息。

「大鵬王…..白月…..」對於大鵬王,迦葉倒是不怎麼反感,跟他也沒有什麼仇怨。

至於白月……這老梆子怎麼看自己都不順眼,之前在海外,如果不是無滅大師出現護住了自己,估計自己已經被白月那老傢伙給加害了。

「我們也得想個辦法進去才行。」迦葉喃喃道。

而就在這個時候,迦葉發現了幾個人的蹤影,紫雲小聖,玄月聖女和明光洞少主以及白蓮花。

這是幾個來自海外的高手,同輩之中的佼佼者,迦葉沒料到海外修士的速度如此之快,不但黃金獅王,大鵬王和白月來了,連這四個傢伙也到了。而且看他們的行跡鬼鬼祟祟,躲躲閃閃,似是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

在迦葉等人的偷偷關注下,紫雲小聖,玄月聖女和明光洞少主朝著遠處的一片山巒之中飛去,行蹤可疑。

「跟上去,這四個不是什麼好東西,肯定有什麼秘密。」迦葉說道,當下和白無常以及黑妖隱藏去氣息,悄悄的跟著紫雲小聖他們進入到了那片山巒之中。

這片山巒同樣被積雪覆蓋,也許是因為靠近葬神冰原的原因,這裡的溫度驟然下降,冷的讓人感覺到血液都快冰凍起來了。即使像白無常和黑妖這種修為,也不得稍微運轉一下神通來抗寒。

迦葉倒還好,體魄強大,倒是不懼這一點點小小的寒冬。

很快的,迦葉發現了紫雲小聖他們的行蹤,迦葉運轉無上妙法,將自己和白無常以及黑妖隱去氣息跟在後面。

最後他們發現紫雲小聖等人在一片覆蓋滿了積雪的山丘之下停了下來。

「你確定是這裡嗎?」玄月聖女問道。

「嗯,錯不了,這裡有我父親留給我的線索,他們肯定是從這裡進去的。」紫雲小聖說道,指了指不遠處的一塊石頭上,那石頭的背面有一道紫色的閃電符號。

「從正面進入葬神冰原自然要經歷許多困難,不過我父親和幾位前輩聯手從北域修士口中打探出了這個地方,這裡可以直通葬神冰原中部,省去了很多的麻煩。」紫雲小聖碩大。

「如此一來,倒也真是方便快捷了。」明光洞少主握著重劍,舔了舔猩紅色的嘴唇說道。

「還是要當心一點,畢竟這是葬神冰原,直接進入中部地帶,我們同樣可能要遭遇大麻煩。」白蓮花說道。

「嗯,都各自照看好自己吧。」紫雲小聖點點頭,微微眯起眼睛,一道道紫色的閃電符文出現在他的身體周圍。

「轟!」

紫雲小聖陡然打出一道神光,紫色的電光將這片積雪層掀開,一口滄桑的古井出現在幾人的面前。

當下,幾人對視一眼,一個個跳進了古井中,臨走前,紫雲小聖再次打出一道神通,將一大片山丘強行拘禁過來,蓋在了古井之上。

「這個傻*B。」

迦葉,白無常和黑妖走出來,看著紫雲小聖臨走前的一記手筆,不禁嗤之以鼻。

那孫子竟然還把一座山丘給拘禁過來蓋在上面,生怕別人不知道此地有什麼重要線索嗎?

「我們要跟上去?」黑妖問。

「當然跟上去,沒想到此地還有這種捷徑。」迦葉嘿嘿笑道。

「知道這條路的人應該很少,也不知道海外修士是從什麼人口中得知這裡的,隱藏的這麼秘密,想必是不想讓其餘的人知道。」白無常眯著眼睛道。

「走吧,看看這葬神冰原中到底有什麼。」迦葉說道,將紫雲小聖拘禁過來的山丘崩塌,跳進了古井中。 古井中的地窟悠長深遠,內部的空間很大,即使是CYD小組的機械龍進來也能完全容得下。

迦葉他們小心的吊在紫雲小聖等人的後面,越是往地窟深處走,就越是能感覺到溫度變得極度陰寒,甚至連迦葉的強大體魄都感覺到淡淡的涼意。

漸漸地,迦葉感覺走出去大約有幾百里的距離里,終於,他們來到了地窟的盡頭,前面是一片冰天雪地,寒風怒吼,放眼望去天地間白茫茫一片。寒冷的空氣讓白無常和黑妖都喝出了熱氣,這股熱氣一離開身體立刻化作了冰渣。

「好冰冷。」黑妖臉色白了一些,運轉神通抵抗,不過幸虧他體內身懷龍血,體魄至少比白無常要強大。

白無常則是祭出了一件秘寶護住自己,淡淡的光暈將他保護在內。

前方,紫雲小聖他們顯然也抵抗不住這種寒冷,紛紛祭出了秘寶,朝著這片冰原雪域中走去。

迦葉他們跟在後面,面對這呼嘯的寒風和至寒的溫度,如果是尋常修士踏足這裡,哪怕他是大神通者,恐怕也會在瞬間凍成一個大冰坨,連元神都有可能被凍裂。

「這裡的恐怖程度絲毫不遜色於洪荒廟宇!」迦葉暗自點頭,甚至感覺有過之而無不及。

當初他進入洪荒廟宇之時,也只是在大神通初級階段,連洪荒廟宇一半的路程都沒有走完。現在這葬神冰原之中,絕對是大神通者踏足的禁地,因此兩個地方絕對有的一拼。

「我們什麼時候動手。」黑妖問道。

「再等等,我想看一下這幫人在打什麼主意。」迦葉說道,這麼多海域修士共同踏足荒神禁地,絕非是什麼小事情。

「等他們和其他的海外修士匯合了,到時候再動手就麻煩了。」白無常說道。

迦葉沒有說話,繼續跟在後面,他有自己的主意,不然也不會這麼泰然自若。

很快的,走在前面的紫雲小聖等人與另一幫海外修士匯合,這幫人顯然和紫雲小聖一樣是七十二洞勢力的人,甚至其中,迦葉還看到了一位有著大神通四階境界的老者,顯然是七十二洞的老輩人物。

「前輩,裡面是什麼情況?」紫雲小聖對那名老者問道。

「與我們想象的情況一致,葬神冰原之中確實葬有神靈屍體。」那老者說出了一個驚人的消息,被躲在後面的迦葉等人清晰的聽到,連他們都不得不感覺到驚訝。

原來葬神冰原並不只是說說而已的,裡面確實埋葬著神靈。

「如此一來,我們的計劃豈不是要成功了?」紫雲小聖興奮道,玄月聖女和白蓮花以及明光洞少主也露出灼熱之色。

「不好說,現在下判定還早一些。」老者搖搖頭。

「為何?」

「因為已經有人先我們一步進入到了葬神冰原內部的神墓中。」老者說道。

「有人先我們進去了,是誰?」

「不清楚,好像是個人族修士!」 遮天記 老者說道,眉頭緊緊的皺在一起,而就在這時,這名老者似乎感覺到了什麼,猛地朝著迦葉他們所藏身的地方大喝一聲:「什麼人滾出來!!」

這一聲吼,老者運足功力,如炸雷一般響起。要知道,這可是一位大神通四階的存在,實力雖然不比黃金獅王那種海域霸主,但也僅僅是差一步而已。

「什麼,有人跟來!」紫雲小聖等人都是吃了一驚。

「不好,原來我們被人盯梢了!」明光洞少主握住了手中的重劍。

一股澎湃的氣流從這名老者體內打了出來,徑直的朝著迦葉這邊轟了過來。

「哼!」迦葉向前一步邁出,無形的氣勢波動將這股氣流震散。

既然行蹤敗露,迦葉也沒有任何可隱瞞的,而且以他現在大神通三階大圓滿的修士,再加上強大的神通之體和上古神法,就算是海域王者來了也有一拼的實力。

當下,迦葉大踏步走了出來,黑妖和白無常跟在身後,朝著紫雲小聖等人走了過去。

「原來是你!」紫雲小聖和玄月聖女眼中都露出了殺意。

「是他!!」

明光洞少主緊緊握住重劍,算起來他和迦葉沒有什麼太大的仇怨,但當初在荒古遺迹中,迦葉曾佔過他的便宜,對於明光洞少主這種人來說,自然是不可原諒的。

那位大神通四階的老者也皺起了眉頭,他在海域中也算得上是一號人物,之前迦葉在海域中也算是把事情鬧得沸沸揚揚,尤其是斬殺妖神王一事,更是鬧得四海震動,就算是在海域修士眼中,也算得上是一號人物了。

「轟轟轟轟!!」

迦葉大踏步前進,震動了大地,氣勢洶洶,連那位大神通四階的老者都不得不神情凝重。

「既然你們發現了,我也沒有什麼好隱瞞的了,說出你們進入葬神冰原的目的!」迦葉淡淡說道,雖然眼上蒙著白布,但還是能感覺到那如惡魔一般的雙眼。

「我海域之事,輪不到你這個外人來管。」老者呵氣如龍威,表情嚴肅。

「你們要搞清楚,這裡是人族的地盤,已經不是在海域了。」迦葉道:「你們跑到人族地盤兒來,還說不關我們的事兒?」

「你待怎樣?」

「自己招出你們知道的所有事情,不然,我會親自搜刮你的元神!」迦葉冷笑道。

「是嗎?你覺得你是在跟誰說話?難道就不怕自己為這句話付出代價?」老者也報以冷笑。

「哼!」

迦葉沒有再啰嗦,直接一個錯身沖了上去,二話不說,直接朝著那位大神通四階的老者拍出去一掌。

「轟隆!」

澎湃的掌力打出,那名老者也是臉色一變,很難想象,這是一位大神通三階的修士打出神通。

「破!」老者沉喝一聲,抬手在虛空中刻刻畫畫,一道玄奧的咒印化作一道神光打出來,與迦葉打出的掌力抗衡。在一聲巨響聲中,迦葉溫絲未動,但那名老者確實悶哼一聲,向後退出了十幾步。

「前輩!」紫雲小聖等人都是臉色一驚,一臉詫異的盯著迦葉。

堂堂大神通四階的高手,竟然會在一個大神通三階的修士手底下吃癟,這還是古今少見,畢竟一個大境界的差距有著天壤之別。

「老人家,你看起來臉色不太好啊。」迦葉笑道,信手拈出一朵金色的蓮花,朝著那名老者飛了過去。

老者雙手快速的結印,一道道神通光暈交織出來,匯聚成一個小型的殺戮大陣飛出去。

「轟轟轟轟……」

暴虐的能量波動肆虐,形成一片亂流空間。

迦葉施展神行術,身形一動直接出現在老者的面前,直接飛起一腳踢了上去。

「砰!」

這結實的一腳直接踢在了那名老者的胸膛上,就算是大神通四階的高手,被迦葉這一腳踢中,也不禁體內氣血翻騰,向後飛出去。

「前輩!」紫雲小聖等人再難干站著,迅速的沖了上去,將迦葉團團圍住。

這四人都是海域高手,每一個站出來都是名聲顯赫一方的強者,如今四人聯手,所造成的壓迫力自然不是尋常人可以抗衡。

「殺!」

明光洞少主最難抑制住憤怒,直接動手,重劍揮舞,帶著可以壓塌一片山脈的力道,朝著迦葉斬了過來。

「鐺!」迦葉直接以肉掌相迎,火星四射,這沉重的一劍被迦葉輕而易舉的攔了下來。

下一秒鐘,迦葉揮掌打出九萬九千九百九十道佛手印,金色的佛手印蔓延了天地,朝著明光洞少主打了過去,漫天的掌影帶著沉重無比的壓迫力。

明光洞少主將重劍橫在胸前,一道道佛手印被擋下來,「鐺鐺鐺鐺」作響。但佛手印上所帶來的力道卻是讓明光洞少主體內氣血翻騰,最終,九萬九千九百九十九道被明光洞少主全部抵擋下來。

但他的嘴角也溢出了鮮血,顯然在承受了這麼多記攻擊之後,也受了內傷。

「哼哼哼~~~」迦葉冷笑,直接演化出一隻金色的手掌將明光洞少主拍飛出去。

此刻明光洞少主心中鬱悶到了極點,他承認迦葉確實很有實力,但他從來沒有和迦葉交過手,不知道迦葉的實力竟然遠遠超出了自己預料。在迦葉手底下,他竟然連一招都沒有擋住,就這麼敗下陣來了。

「殺!」與此同時,紫雲小聖和玄月聖女等人也殺了上來,剛才的一幕快若電光火石,直到現在他們幾人才反應過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