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主管,我剛吃過早飯,奶茶還是你自己喝吧。」楚夏推遲道。


高雪不樂意了,用冷冷的語氣說道:「怎麼?不合口味?那我再去給你買一杯。」

「不,不用了,謝謝主管的好意,我喝,那個,主管還有什麼吩咐?沒有的話,我要開始上班了。」楚夏敷衍的說道。

楚夏說完就拿起一份文件準備處理,這時,一個同事剛進辦公室,被高雪叫住:「小劉,過來一下。」

名為小劉的同事走了過來,高雪搶過楚夏手裡的文件說道:「小劉,這份文件你先拿去處理一下,做好了放我辦公桌上。」

小劉看了一眼楚夏,也不敢多說什麼,心裡mmp的接過文件說道:「好的,主管。」

額……

「主管,你這是?」楚夏一臉的無奈,他突然覺得,高雪主管不僅平時待人嚴厲,想不到對員工也是如此霸道。

「哎,小夏,我們聊聊股票吧,看你最近戰績不錯,不如,你教教我,跟我分享分享心得。」高雪笑嘻嘻的說道:「你放心,我也不讓你白教,以後我罩著你。」

唉,楚夏突然有點後悔了,他覺得自己之前就不該和高雪過多討論股票,如果以後高雪一直纏著自己該怎麼辦呢?

「高姐,其實我也不太懂炒股,我也就剛玩,什麼技術研究,我是真的完全不懂,我目前全倉天音股份,你如果想買也行,我賣的時候通知你,我能做的只有這麼多了。」楚夏直接說道。

「那一會看看行情再說吧。」

高雪和楚夏在辦公室里一起等著開盤,而楚夏今天手頭上的工作已經被高雪丟給了倒霉的小劉。

楚夏很清楚今天的行情,天音會繼續漲停,三連板,而天智教育今天會跌停,明天更是直接一字板封跌停。

九點半一開盤,天音股份一路上漲,而天智教育一路下跌,楚夏看到高雪的胸脯起伏明顯,很顯然,高雪對於這個結果感到很揪心。

楚夏沒有多說什麼,他不會勸說高雪做任何操作,該說的話已經說過了,如今就看高雪如何決定。

「小夏,你說天智今天會反彈嗎?」

「不知道。」

「小夏,你說天音今天會繼續漲停嗎?」

「不知道。」

「你要不要趁著天音沖高的時候賣了,昨天天智就是沖高回落,今天居然有一路下跌。」

「不賣。」

天智一路下跌,跌了快五個點,而天音一路上漲,漲了超過五個點,每次天智的k線往下,或者天音的k線向上時,高雪的胸脯總是激烈起伏。

時間很快到了十一點半,這時,天音即將漲停,而天智即將跌停,終於,高雪安耐不住了,大喊道:「啊啊啊啊……老娘不幹了,賣了賣了,買天音,從此我們就是一條船上的人了。」 米小娟雖然打了人,但心情卻一點不見好。

只要一想到大家背地裡都像安小妹一般猜測郁北,米小娟就氣得想打人。

「殺千刀的張仲清,不喜歡我閨女幹嘛要和她結婚。結了婚又不好好過日子,要離婚,活生生的坑得我閨女成了二婚。奶奶的腿兒哦,你最好這輩子都別讓老娘見到。要再見了,老娘絕對見一次打一次。」

米小娟咒咒罵罵的往家走,時不時的還抹一把眼淚。

眼見著就要到家了,米小娟反而停下了。

她站在自家院牆外,慢慢的恢復情緒,直到眼淚擦乾,再次露出笑容,她才進了院子。

「小北,你爸回來沒?」

郁樹林是玉泉大隊的會計,今天被書記安排去縣城化肥廠買明年春種的肥料去了。

郁北拿著正冒著熱氣的大水瓢從廚房出來米小娟正站在井台邊打水準備洗臉洗水。

「媽,我爸還沒回來呢。按理也該回來了,是不是有什麼事兒耽擱了?」

玉泉大隊地處西南,屬於威北市張江縣嚴紅公社的一個鄉村。

因地理位置優越,道路四通八達,不管是去縣城還是公社,都很方便。

「應該是吧。少倒點熱水,我就簡單洗一下。飯熱好了吧?咱們先吃吧,吃完了,我得去趟你大伯家。春桃下個月要結婚,我得去幫你大伯母做被子。」

米小娟就著郁北的手,倒了小半瓢熱水到一旁剛打好水的木盆里,簡單的試了一下水溫,她埋下頭就把臉進了水盆。

「行,我馬上去盛稀飯。爸的飯我就給溫在鍋里,他回來了,我再添兩把柴熱一下就行。」

說話間郁北轉身進了廚房,她完全沒有發現米小娟的異樣。

母女倆的午飯按照郁北的計劃就是紅薯稀飯配素菜包子外加一幾乎看不到油花的炒萵筍。

郁北連吃兩碗稀飯外加兩個包子都覺得不是太飽,正準備拿第三個包子時,米小娟已經放下了碗筷。

「你慢慢吃,我就先走了。」

「媽,你不吃了?你是不舒服還是不高興?怎麼吃那麼一點兒?」

郁北看了看桌上筲箕里剩下的4個包子和旁邊粥盆里還有一大半的稀飯,總算後知後覺的發現了米小娟的異常。

她追著米小娟出了堂屋。

「沒事,什麼事兒都沒有。早上吃太多,上午又沒幹什麼活兒,不餓而已。行了,你回去吃你的飯,我走了。中午就這一點兒休息時間,去晚了什麼活兒都做不了。」

米小娟輕輕推開拉著她的郁北,轉身出了院子。

郁北追了兩步,追到門口又停下了腳步。

「騙鬼呢吧,不餓。肯定有事兒,到底什麼事兒呢?」

郁北自言自語的看著米小娟走遠的背影好半天沒動。

現在這年月,家家的飲食都沒有油水,吃得再多都不抗餓。

就連她,一個現代吃飯像吃貓食的「白骨精」,現在為了填飽肚子,頓頓都像武松一樣「三碗不過崗」。

就算如此,郁北的肚子還每天不到飯點就開始唱空城計呢。

搞得郁北有時都懷疑原主這具身體是不是有什麼病症。

她媽說不餓,很明顯是敷衍她的。

只是一時半會兒的,郁北還真找不出她反常的原因。

想不通郁北決定暫時放下,轉頭回了堂屋。

再次坐到桌前,郁北不僅又吃了一碗稀飯還多加了一個包子。

她摸著感覺只有八分飽的肚子,長長的嘆了口氣。

「肚子啊,肚子,真是委屈你了。明明家有餘糧千萬斤,卻天天只能吃清湯寡水。你放心,姐會儘快想辦法進趟城,只要進了城,我就有借口把空間里的糧油肉蛋拿些出來,好好的讓你飽餐一頓。」

「小北,你嘀嘀咕咕什麼呢?你媽呢?這麼早就上工了?」

郁樹林背著背簍進屋,抬起手看了看手錶。

郁北先是一驚蹭的站起來,正準備解釋她糊說八道時,郁樹森又開了口。

「快去廚房拿個干靜的碗過來,我帶了些豬頭肉回來,你再吃點兒?」

郁樹林看著桌上的碗筷,就知道這是吃過午飯了。

「哦,好的爸。」

郁北拉開身後的長凳,轉身就去了廚房,再次回來時,她不僅拿了兩個碗,還端了留給郁樹林的包子

郁樹林此時已經放下了背簍,正一件一件把背簍里的東西拿出來放到一旁的柜子上。

「爸,先吃飯吧,別收拾了。今天怎麼回來晚了?事情辦得不順利嗎?」

郁北放下碗筷和包子,轉身來到郁樹林身邊接過他手裡的餅乾。

「事情辦得很順利,我回來晚了是因為去了一趟你三姐夫單位。那,那些餅乾和麥乳精就是他給你的。另外裡面還有兩件衣服,是你三姐給你和你媽做的。你拿回屋試試,看合身不?要不合身就讓你媽給你改改。」

郁樹林坐到桌子前,拿過一個包子一口就咬了大半,不到兩分鐘,一個包子就下了肚。

「對了,小北,你的書看得怎麼樣了?」

肚子里有點食墊著了,郁樹林吃飯的速度也降了下來。

他給自己舀了一碗稀飯。小口小口的撮了起來。

「啊?看得差不多了。我一直就沒丟下書本,之前有空也時不時的拿出來看看。爸,是有什麼安排嗎?」

這個問題郁北早就想問了,只是一直沒有機會。

郁北說書看好了也不是說大話,一方面她有原主的記憶,另一方面,上輩子的她,好歹也是研究生畢業,頭腦還算聰明。再加上現在的知識也沒有後世的高深,幾方面一結合,她學習起來就簡單多了。

唯一讓她沒把握的一門功課就是蘇語,畢竟後世的國際語言已經變成了米語。

整個華國,從幼兒園開始,大家學的第一外語都換成了米語。

好在現在兩國之間關係緊張,這門蘇語會不會已經不重要了。

不,應該說,就是會也要裝做不會。

這就給了郁北現成的理由不學蘇語,把時間都花在了其他科目上。

「是,你姐夫給你找了份工作,就是咱公社小學老師。不過暫時沒編製,只能是代課老師。將來能不能轉正,就看你的本事了。」

。 元茶瞬間渾身充滿力量,她起身邊轉身邊道:

「正好,我今天帶了茶葉,看你也辛苦了一天,就給你泡杯茶吧!」

黎言見她熟稔拿出綠色的茶葉丟進一個茶杯里,走到飲水機面前接熱水,不一會兒,茶香味兒飄滿了辦公室。

所有人都聞不到,只有黎言能聞到。

黎言感覺聞到這股茶香,靈魂都受到了洗滌,彷彿被抽空了,飛到另外一個世界。

他的眼珠子隨著元茶端著茶走過來,咽口水的幅度越來越大,到最後他直接伸手過去搶來一把喝掉。

奇怪的是,一點都不燙。

喝入喉,那股茶蔓延了他的全身每個細胞,整個人如獲新生一般充滿正能量。

「茶姐,這茶太好喝了。」

「我還想喝,你再給我泡杯好不好。」

黎言甚至有種幻覺,要是再喝一杯茶,他感覺手都能長出來。

元茶十分滿意他傀儡模樣的表情。

「拿出一包普通的茶葉丟給他,自己拿回去泡。」

「謝謝茶姐,謝謝茶姐!」

黎言激動出去了。

【恭喜小姐姐,第四杯茶下肚,渣男生命值減低至80%,還差最後一杯茶茶,我們就可以去下一個任務玩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