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不,我不是。」


「小張,我只是霍驍的情婦,不能叫少夫人。」

「可是霍總……」默認了啊!

慕初笛冷了冷,「顧曼寧才是你的少夫人!」

雖然不想提起,可不是她的東西,一輩子都不會是。

霍驍正妻,她從來就沒奢想過。

霍錚才不管這些,慕初笛一定要是他二嬸。

不然,他還怎樣利用二叔的秘密來反抗他拉。

他連忙推著慕初笛進車廂內,現在倒是不嫌棄慕初笛髒了。

「二嬸,你快點上車吧,外面危險呢!」

慕初笛毫無準備,就被推進車內。

「不,我說了我……」

「小張,還不快點送我二嬸回家洗澡,外面髒東西那麼多,碰著磕著我二嬸怎麼辦,二叔會生氣的!」

霍錚完全不給慕初笛說話的機會,他話一落下,小張就車著慕初笛離開。

看著揚長的尾氣,霍錚嘴角掛著大大的笑容。

眼底閃過不明深意的精光。

連忙掏出手機,給他家二叔彙報軍情去了。 是夜,江岸夢庭

嘟嘟嘟,電話忙音。

慕初笛掛掉電話,坐立不安。

回來后,她給喬安娜打了好幾次電話,都處於忙音狀態。

她不清楚現在的狀況,心裡又特別焦急。

張姨不太清楚今天發生的事情,只是見慕初笛焦急不安,上前打開電視機,「少夫人,要不先看看電視吧!」

電視被打開,屏幕上正播著新聞。

「少夫人想看哪個台?我給你轉過去。」

屏幕上記者正在做採訪。

那是孤兒院。

孤兒院的大門此時緊緊關著,然而外面還蹲著許多狗仔隊。

新聞記者擠了許久都擠不進去,「最近拍攝MR.R服裝系列的慕初笛被曝光利用孤兒院進行炒作,此時,孤兒院門外圍滿了娛記。透過窗戶,我們能夠看到孩子們依稀的臉,他們正好奇地看過來。那樣純真的眼睛,為什麼能夠有人為了名利而利用他們呢?」

「於此同時,霍氏集團那邊也受到了牽連,現在由另一個記者帶你們去看看,這次慕初笛引起的風雨!」

張姨本來還想著轉檯,現在聽到霍氏集團的名字,她也連忙挺直身子,眼珠子恨不得盯在屏幕上。

相比孤兒院,霍氏集團大門的情況好許多,只是有一些保護幼童的社會組織在遊行示威。

他們表示像霍氏集團那樣的大公司,不應該為虎作倀。

「這次霍氏集團為了給一個小明星炒作,引起民憤,就連霍氏的股價,也有微微波動!」

屏幕上顯示出霍氏今天的股價。

慕初笛臉色蒼白,蜷縮的五指微微握成拳。

她連累了院長,還有霍氏集團。

可她真的沒有收買狗仔進行炒作。

小臉埋在雙膝上,似乎只有這樣,才能夠尋找到安慰。

一旁的張姨臉色鐵青,低頭看了一下慕初笛,眼底泛著淡淡的擔憂。

糟糕,不知道這事老夫人知不知道。

少爺現在又不在,老夫人知道這件事又該怎麼辦呢?

不行,張姨決定打個電話到霍家老院刺探一下情況。

張姨曾經也是霍家老院的傭人,後來霍驍出來住,她被老夫人安排在霍驍身邊,照顧飲食。

老院那邊,她還有人脈。

……

慕家

「你的錢我已經匯過去,記得給我藏起來,這樣,慕初笛就百口莫辯!」

「行,我不管你去哪裡,若是事情黃了,尾數你也別想要了。」

掛掉電話,慕姍姍倚在落地玻璃窗上,舉起紅酒杯,輕輕地喝上一小口。

淡淡的葡萄味在口齒間流轉,慕姍姍心情非常好。

看她慕初笛以後還怎麼混娛樂圈。

呵呵,如果以為她就這麼算,那真是想多了。

楊雅蘭看完新聞,一臉擔憂地敲響了慕姍姍的房門。

慕姍姍見楊雅蘭進來,想起那個作假的視頻,眼底跳躍著熊熊的烈火,語氣不妥地說道,「你進來幹什麼?我現在不想看到你。」

「姍姍,你怎麼這樣跟媽說話?」

「呵呵,我語氣有問題?那你的問題不是更大?」

楊雅蘭目光閃爍,「姍姍,你這是什麼意思?」

啪的一聲,紅酒杯甩在地面上,鮮紅的紅酒彈在楊雅蘭腳邊,帶著一股森然。

「還想騙我?那個假視頻是什麼意思?為什麼慕初笛會沒有被強?為什麼?」

楊雅蘭臉色白了白,「姍姍,你別生氣,媽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那個男人,一直聯繫不上。」

為什麼慕初笛會這麼幸運? 豪門孽戀:獨寵冷情女 憑什麼她能得到那麼多?

爸爸的目光,池南的愛!

她有哪一點比慕初笛差,為什麼他們眼裡看到的都不是自己。

「沒有關係,反正慕初笛已經被我毀了。」

楊雅蘭想起剛才的新聞,她死死地握著慕姍姍的雙肩,「是你做的?發布會上的男人你請的?」

慕姍姍仰著臉,高傲地說道,「是。你解決不了,那就由我來解決。」

啪的一聲,楊雅蘭甩了慕姍姍一個耳光,她急得手都在微微發抖,「你想死是不是?對付慕初笛有一百種方法,為什麼要牽連霍氏集團?那麼多條路不選,偏偏選死路?」

長那麼大,這還是楊雅蘭第一次打她,慕姍姍憤憤不平,「霍氏又怎樣,霍氏最後肯定會捨棄慕初笛的,這點小事,根本撼動不到霍氏集團。」

楊雅蘭心機很深,她想的,並不是慕姍姍想的那麼簡單。

「霍氏集團這次這麼幫慕初笛,我怕慕初笛的男人,跟霍氏有關!」

別的她倒是不怕,就是不知道慕初笛當了誰的情婦,竟然能夠讓霍氏如此幫忙。

「慕初笛才沒這個命!」

「慕初笛背後的男人肯定是個禿頭滿口爛牙的暴發戶,為了利益,肯定第一時間踢走她。」

…….

清晨,容城的機場上出現一挺拔清雋的身影。

他戴著太陽眼鏡,背著陽光,深邃立體的五官在陰暗之下,英俊如同神祗,危險卻充滿誘惑。

「她在哪裡?」

儘管渾身散發冷漠的生人勿近的氣息,他依然是機場最亮麗奪目的風景線。

「江岸夢庭!」

助理剛才撥打江岸夢庭那邊的電話,張姨接的。

「張姨擔心慕小姐的事,會被老夫人知道!」

「不用管,我會處理!」

「那顧小姐那邊?」

他們急忙忙趕回來,顧曼寧還在E國。

「應付一個人,還需要我來教?」

霍驍挑著眉,直接進入車廂內。

對顧曼寧,他從來只有應付和敷衍。

看著轎車在馬路上飛馳,助理按了按發疼的太陽穴,努力整理語言,看怎樣才能很好地糊弄過去。

這幾天,慕初笛都睡得很不好,特別是得知那些狗仔還每天呆在孤兒院想挖新聞,她就越發的生氣。

怪自己害了孤兒院。

滴滴滴,手機有簡訊進來。

慕初笛點開一看,是慕姍姍的。

爸爸病情有變,準備要送進手術室,他想先見見你。

父親情況之前不是好很多嗎,為什麼突然惡劣了?

難道是因為看了她的新聞?

慕初笛連忙給慕睿打電話。

電話隔了許久才接通。

「爸爸,你還好嗎?」

電話那頭,沒有說話的聲音,只有深深的可怕的喘息聲。

這喘氣聲就像被什麼掐著喉嚨,呼吸不了。就像垂死的掙扎,聽著都讓毛骨悚然。

慕初笛心都慌了,「爸爸,你怎麼樣?」

電話那頭除了喘息聲,再也沒有別的聲響。

「爸爸……」

咯噔一聲,電話掉落在地上,再也沒有任何聲響了。

她再也不能耽誤時間了。

慕初笛簡單做了喬裝,戴上鴨舌帽和太陽眼鏡,靜悄悄地離開江岸夢庭。 張姨聽了喬助理的話,不給她出門,所以,慕初笛出門並沒有叫上小張。

江岸夢庭打車去融合醫院,耗了點時間。

她去到醫院,人漸漸已經多了起來。

慕初笛低著頭,壓低鴨舌帽,遮蓋住半張臉。

突然,不知是誰,狠狠地撞了她一下。

太陽眼鏡被撞飛。

「慕初笛!」

對方一手撥掉她的鴨舌帽,粉黛未施的小臉暴露在人前,澄清明亮的大眼睛閃過一絲訝異,像遇到獵人的小白兔。

慕初笛覺得很奇怪,她明明喬裝得很好,為什麼這人好像一眼就看穿她一樣。

她並不認識這個男人。

很快,男人的一聲呼喚,在醫院裡的其他人也都紛紛看過來。

好幾個男男女女往慕初笛那邊走去。

危險!

慕初笛第六感讓她快速離開。

可是,她的後路也被堵住。

不知什麼時候,圍起了很多人。

慕初笛被逼的往醫院正門那邊後退。

「你就是那個女炒手是吧!孤兒都利用,真特么無恥。」

「想出名都想瘋了是吧,害得我浪費大筆錢,燒掉買回來的衣服。」

「滾,滾走!」

人群里不知道是誰,推了慕初笛一把,慕初笛差點滾下樓梯。

「那是個誤會,我可以解釋的!」

「解釋有什麼用,這又不是你第一次解釋,大家千萬不要被騙。」

慕初笛說要解釋的時候,好幾個人都停頓下來,可不知哪裡傳來的有一把聲音,帶起了節奏。

「對,我們不能再聽解釋,這樣人,說什麼都是假的。」

「來,扔她雞蛋。」

不知人群里誰提出的主意,很快,各人手裡都收到幾枚雞蛋,準備得非常充分。

鳳宮夢碎 啪的一聲,一枚臭雞蛋直接砸在慕初笛的頭上。

烏黑的青絲,掛著半個雞蛋殼。看上起極其狼狽。

人民群眾是很容易被影響的,有了第一個,接下來陸陸續續就有不少人往慕初笛扔臭雞蛋。

慕初笛雙手護著肚子,頭微微垂著,一開始,她還在躲,可後來,她躲也躲不完,率性就不躲了。

「你們都不懂法是嗎?」

犀利如刀的目光掃視一番,落在正舉著雞蛋要扔過去的那人身上。

「醫院是有監控錄像的,我要追究,你們一個都逃不掉。」

「既然那麼心疼孤兒,為什麼不見你們資助?既然覺得我心腸歹毒,那你們現在,又善良到哪裡去?」

慕初笛向前走了一步,目光堅定銳利。

「站在道德最高點來批判別人,很有優越感?那你們,有誰真有這麼高尚?」

這幾天,她一直強行忍著的怒氣,終於爆發了。

孤兒院的孩子現在連踏出孤兒院一步都不行,這些人如果真那麼有善良,為什麼不會想想,這樣對孩子們不好?

慕初笛不會忘記,孤兒院的孩子連肉都沒吃過幾片,如果不是她的資助,他們後面的生活,根本不知道怎樣熬過去。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