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不行!這是我們男人的事情!你們女人就跟著摻和了!」金清石立即堅定的回答著道。


「那靈靈呢?她不是女人嗎?」沈雅瞪著眼睛道。

「她不是人!是神!她不穿防彈衣都能防彈,你行嗎?」金清石笑著道。

「石頭!我求求你了!你就讓我興奮一次吧!」沈雅哀求著道。

「雅姐!現在這麼多人,你怎麼能這麼說呢?等我們凱旋歸來的時候,你想興奮幾把都行!」金清石趴在沈雅的耳邊小聲的道。

「臭石頭!死石頭!如果你今天不讓我去,以後你就別……」沈雅突然發現所有人都看向了她,她連忙把我字收了回來。

「別碰我!」所有人突然大吼著道。

「哈!哈!哈!……………」

「哥哥!你就讓雅姐去吧!我在身邊保護她,保證不會有事的!」這個時候靈靈微笑著道。

「我也能保護夫人!」金蠶也大聲的說道。

「給你!」金清石突然大手一揮,將一整套武器裝備放在了沈雅的懷裡。

「這還差不多!」沈雅白了一眼金清石,馬上跑到一邊開始穿著迷彩服。

十分鐘后,金清石全副武裝的坐在了直升飛機上,老廣拿著反器材狙擊槍和拿著重機槍的強子坐在飛機左右兩側。

老謝抓著軍用快艇的方向盤,小志站在船頭雙手緊緊抓著六管的加特林火神炮,一條20毫米口徑的子彈帶掛在槍身上,在火神炮的下面是打開的六個巨大的彈藥箱。

靈靈和金蠶的雙腿外側分別插著兩把威力強大的沙漠之鷹手槍,兩個坐在沈雅的兩邊保護著沈雅。

「山貓!你們準備好沒有?」金清石一邊啟動直升機一邊呼叫著道。

「龍刀!我們已經萬事具備!就等著你發現目標!」老謝笑著道。

「好!我們出發!」

OH-1武裝直升機發出一陣轟鳴后,慢慢的從沙灘上升起,然事向著遠處飛了過去。

軍用快艇也翻起一陣陣浪花,向著直升機的方向追了過去!

一盞盞燈光在海面上移動著,一艘艘漁船正向著南沙群島的方向前進著。

一個小后,在直升機雷達的右上方,突然出現了一個亮點,金清石看了一眼那個亮點顯示出的數據,馬上眼睛一亮,他馬上向著耳麥道:「山貓!山貓!在東經110.11、北緯15.12,發現可疑目標!」

「山貓收到!山貓收到!我們馬上趕過去!」老謝一邊說著一邊快速打著方向盤,然後將直接推上全速檔,快艇立即怒吼著向著目標的方向沖了過去。

在貨輪頂層的一間豪華的房間里,一個五十多歲的白人抱著一個只穿著三點式泳裝的美女,一邊喝著路易十三,一邊向著坐在對面,同樣抱著一個三點式泳裝美女的高志遠微笑著道:「高先生!我非常喜歡你們香港的女孩!不但溫柔,而且還很聽話!」

「呵!呵!呵!既然阿爾費雷德先生這麼喜歡我們香港的女孩,那明天我再派人送幾個過來!」高志遠開心的笑著道。

「這位朱先生一直盯著安娜看,是不是喜歡上她了啊?」那個叫阿爾費雷德向著坐在高志遠身邊,不停的在偷看著站在他身後一位穿著緊身衣,大腿兩側插著兩把沙漠之鷹手槍的金髮美女的朱以波微笑著問道。

「對不起!阿爾費雷德先生!我真的不是有意的!主要是安娜小姐實在是太漂亮了!總是把我的目光吸引過去!」朱以波尷尬的道。

「哈!哈!哈!這有什麼不好意思的?只要安娜同意,她今晚就是你的了!」阿爾費雷德大笑著道。

「啊?這..這…這…..」朱以波吃驚的道。

「朱先生!我知道你非常有錢!如果你肯付一百萬美金,我今晚就是你的!如果你肯付二百萬美金,那我們兩姐妹可以一起陪你哦!」那個叫安娜的金髮美女馬上迷人的微笑著道。

「阿爾費雷德先生!這..這…這不會是真的吧?」朱以波激動的道。

「我剛才不是說過了嗎?只要她們願意,我是不會反對的!而且今晚有這個東方維納斯陪著我,我可沒有時間管你們的事情!」阿爾費雷德笑著道。

「好!我馬上給你寫二百萬美金的支票!」朱以波激動的說完,馬上從口袋裡掏出支票簿,在上面快速寫下二百萬后,雙手拿著支票走到了安娜的身前。

「謝謝周先生!從現在開始我們姐妹就是你的人了!」安娜接過支票,馬上在朱以波的嘴上輕輕的親了一口后,甜甜的笑著道。

「既然晚上也沒什麼事了!我們就開始自由活動吧!」阿爾費雷德笑著道。

「好的!祝阿爾費雷德先生玩的開心!」高志遠連忙站起來微笑著道。

阿爾費雷德摟著性感的美女出了房門,向著樓下的客房走去。

「以波!你可悠著點!你的身體可是剛剛恢復沒有多久!」高志遠走到朱以波身前小聲的道。

「你就放心吧!我太爺爺說,我已經基本沒有問題了!等他老人家配好葯,你也可以重振雄風了!」朱以波自信的道。

「如果你太爺爺肯出手,那我就不用花這二億美金了!」高志遠苦笑著道。

「他老人家剛剛從內地回來,而且馬上還要回內地!那有時間管我們這些小事啊?要不是我苦苦的哀求他,他還不想給你看病呢!所以你就知足吧!」朱以波皺著眉頭道。

「我只是隨便說一說!你可千萬別告訴老太爺啊!」高志遠急著道。

「你是我好兄弟!我怎麼可能出賣你呢?等辦這件事情辦完了,我們還要去內地打天下呢!」朱以波微笑著道。 「只要把這件事情辦成了,今後內地就是我們的天下!到時候我看李麗莎還敢囂張不!等老子身體一好,第一時間就把她幹了!」高志遠咬牙切齒的道。

「你還是別動她了!陳大公子已經放出風聲,誰敢打李麗莎的主意,就是跟他敵人!」朱以波冷笑著道。

「哦?他明明知道那個賤女人跟姓金的有一腿,怎麼還不放手啊?」高志遠皺著眉頭道。

「你以為他是真的喜歡李麗莎嗎?那是為了李家的錢!李老頭已經將大部份的股份轉到了她的名下!這可是二千多億啊!誰不眼紅啊?」朱以波撇著嘴道。

「這個撲街!等幹掉金清石,我們再拿兩個億幹掉他!」高志遠氣呼呼的道。

「我勸你還是趁早打消這個念頭!跟陳老大作對的,沒有一個人是活著的!你自已好好想一下吧!我可要去雙飛了!」朱以波說完摟著比他還要高一頭的安娜向著樓下走去。

在二樓一間客房門口,跟安娜長得一模一樣的金髮美女,正向著守在門口兩邊的兩個黒人大漢小聲的交代著,她看到朱以波抱著安娜走了過來,她馬上皺著眉頭道:「姐姐!這是怎麼回事?」

「安婭!這位朱先生願意出二百萬美金,讓我們兩姐妹陪他一晚!你說我能不同意嗎?我想你也會同意的吧?」安娜微笑著道。

「兩百萬?雖然不多,不過倒是可以考慮一下!」安婭馬上微笑著道。

「那你還等什麼?老闆不是已經開始幹活了嗎?你還想守在這裡等著收屍啊?」安娜小聲的道。

「我都已經安排好了!那我們就去我的房間吧!」安婭說完馬上推開了對面的房間的木門。

「啊!…不要啊!..不要啊!…啊!…」這個時候,從對面房間里傳來女人的一聲聲慘叫和求饒聲!

「安娜!阿爾費雷德這是在玩什麼遊戲啊?好像很刺激哦!」朱以波聽到慘叫聲,身體立即有了反應,他向著安娜小聲的問道。

「最火熱!最激情的遊戲!怎麼朱先生也有這個興趣嗎?」安娜一邊脫著衣服一邊微笑著道。

「你的意思是?」朱以波激動的道。

「我姐姐的意思是,只要朱先生再加一百萬美金,你想怎麼玩就怎麼玩!」安婭微笑著道。

「好!我馬上給你們錢!」朱以波興奮的大叫著道。

一張一百萬的支票放在了安娜和安婭的手中,安婭馬上脫光了所有的衣服,然後扭動著身子走到的房間的衣櫃前,當一扇衣櫃門打開后,朱以波的兩隻眼睛頓時冒出了興奮的光芒,他馬上衝到衣櫃前,從裡面拿出一條皮鞭和兩幅手銬和腳鐐。

「這裡面的東西朱先生可以隨便選!用什麼都可以!」安婭嬌聲的道。

「好!那我們先玩玩這兩個!這兩件可是我的最愛!」朱以波開心的笑著道。

「好的!那我們就開始吧!」安婭向著朱以波拋了一個媚眼,然後向著大床上走去。

朱以波馬上拿著手銬和腳鐐銬在了她們的雙手和雙腳上,安娜和安雅跪在床上微笑的看著快速脫著衣服的朱以波。

「啊?這..這…這是什麼東西!」當朱以波脫下最後一件內褲后,安娜吃驚的大叫著道。

「獨一無二的法寶!至今還沒有人能承受的住他的進攻!不過我相信你們身體應該會讓我盡興一回吧?」朱以波得意的道。

「呵!呵!呵!我倒是對你這稀奇古怪的東西很感興趣!就是不知道好好不好用!」安婭笑著道。

「一會你就知道了!」朱以波說完馬上揮起皮鞭,向著安婭和安娜的高高撅起的身子很很的抽了過去。

「啪!啪!…….」

「啊!…啊!….」

房間里立即響起了皮鞭的抽打聲和安娜、安婭的尖叫聲!

守在對面門兩邊的兩個黑人,聽到安婭房間里傳出來的尖叫聲,其中一個黑人冷笑著道:「這個侏儒竟然拿二百萬美金玩兩個變性人!真他媽的是一個大白痴!」

「阿爾瓦!你小聲音!萬一被她們兩個聽到了,一定會殺了你!」另外一個黑人連忙小聲的道。

「哼!」阿爾瓦冷哼一聲,沒有再說什麼。

五分鐘后,從安婭的房間里突然傳出一聲刺耳慘叫聲!

「啊!…..FUCKYOU!」安婭一邊痛苦的大叫著,一邊撲倒在床上,然後迅速翻身,雙腳向著朱以波用力蹬了過去!

「臭婊子!力氣還挺大啊!不過你以為三百萬美金這麼容易掙嗎?老子今天弄死你們兩個!」朱以波一把抓住安婭的兩隻腳腕,然後一邊將安婭向床邊拉著,一邊中文冷笑著道。

朱以波將安婭拉到床邊,按住安婭的兩條長腿,向著安婭沖了過去。

冷醫皇妃:皇叔請賜教 「嘟嘟…..」就在這個時間,房間里牆上的一盞紅燈突然閃動起來,同時發出了急促的嘟嘟聲。

「快停下!外面有情況!」安娜聽到嘟嘟聲,頓時臉色一變,立即向著朱以波大叫著道。

「船上有那麼多男人!你們去不去都一樣!」朱以波一邊瘋狂的衝擊著一邊冷笑著道。

「滾!」安娜突然臉色一黑,揮起戴著手銬的雙拳向著朱以波砸了過去。

朱以波連忙揮起左臂向著雙拳擋了過去。

「砰」的一聲悶響!安娜雙拳狠狠的砸在了朱以波的左臂上!

潛伏王妃 「咔嚓」一聲!朱以波的左小臂立即彎了下來!

「啊!…..」朱以波捂著左小臂,馬上痛苦的大叫起來!

「安婭!你想死嗎?還不起來保護老闆!」安娜一邊跳到衣櫃前拿出手銬和腳鐐的鑰匙,一邊向著躺在床上的安婭大叫著道。

「這種感覺真是太刺激、太舒服了!」安婭一邊從床上慢慢的站起來一邊晃著腦袋道。

「趕緊穿衣服!如果沒什麼事,我們回來再繼續!」安娜急著道。

兩個女人剛剛把衣服穿上,門外就響起了急促的敲門聲!

「安娜!安雅!你們在幹什麼?老闆叫你們趕緊過去!」門外響起一個男人急促的大吼聲。

「來了!來了!」安娜連忙拿著兩隻沙漠之鷹衝到了房門前。

「寶貝!乖乖的在這裡等著我!等我們忙完再繼續啊!」安雅親了一口臉色慘白、捂著左臂的朱以波,然後拿著兩隻手槍沖了出去。 安娜和安婭剛剛衝進對面的房間里,阿爾費雷德一邊快速的穿著衣服一邊向著她們焦急道:「有一架直升機和一艘快艇向著我們的方向沖了過來!我們馬上去駕駛艙看一看!」

「難道是中國的海警?」安娜皺著眉頭道。

「很有可能!所以我們馬上要趕往公海!萬一被他們攔下來,我們很有可能在中國坐一輩子了的牢!」阿爾費雷德黑著臉道。

「那個高志遠不是說已經安排好了嗎?海警怎麼可能半夜三更的來海上巡邏呢?」安婭皺著眉頭道。

「他們官場的關係複雜!說不定高志遠的後台已經完蛋了!然後把我們給出賣了!」阿爾費雷德冷冷的道。

「老闆!你放心!我們會保護你安全的離開這裡!」安娜連忙說道。

「怎麼離開?我們又沒有飛機!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硬衝過去!」阿爾費雷德冷笑著道。

「我們船上配備了大量的武器!我就不相信對付不了一架直升機和一艘快艇!」安婭冷冷的道。

「如果是武裝直升機,那我們甲板上四架旋轉機炮就危險了!」阿爾費雷德擔心的道。

「老闆!最後實在不行,那我們就潛到水下去,在離這裡20海里地方就有一個無人島!」安婭小聲的道。

「嗯!那這件事情就交給你去辦!安娜跟我上駕駛艙!」阿爾費雷德馬上點了點頭道。

這個時候,在貨船前後甲板上慢慢的升起了四支由雷神公司製造的6支炮管、9條右旋膛線的M16A1旋轉機炮!

M16A1旋轉機炮使用20毫米口徑彈藥,有效射程約在1800米,射速每分鐘4500發,最快速度達到了每分鐘6600發。

貨船后甲板的兩挺旋轉機炮迅速對準了海面上,而前甲板兩挺旋轉機炮則對準了空中。

改裝過的貨船,在四台大馬力的發動機的推動下,向著公海的方向高速前進著。

「石頭!這貨船上的人警惕性非常高啊!我們剛一出現,就被他們發現了,看樣子這是想往公海逃啊!」老廣皺著眉頭道。

「既然發現了那我們就開始正面攻擊!」金清石冷笑著道。

「好!不過你可別亂炸!這可是我們的資產啊!」老廣擔心的道。

「我還想一炮不發就可以得這艘船呢!不過這可能嗎?」金清石鬱悶的道。

直升機離貨船越來越近,當離貨船只有一千多米的時候,從船頭突然噴出密密麻麻的火光!

「壞了!船上竟然有旋轉機炮!」金清石看到火光,連忙將操縱桿向左一拉,直升機立即豎著向左側飛了出去。

「噹噹當……..」密集的子彈丁丁當當射在了機身下面!

「山貓!火車貨船上有旋轉機炮!你們千萬不要靠得太近了!」金清石一邊駕駛著直升飛機呈S形快速的飛行著,一邊呼叫著道。

「山貓收到!」老謝立即回答道。

直升機在衝出旋轉機炮射程之外后,金清石馬上調轉機頭,然後開始鎖定這艘貨船。

當貨船在武器操控系統上出現紅色框框的時候,金清石立即接下了導彈發射器的紅色按鈕,機身右側頓時噴出一團火焰,一枚「陶」式重型反坦克導彈,呼嘯著向著高速行駛的貨船沖了過去!

「轟」的一聲巨響!船頭甲板頓時變成了一片火海!

旋轉機炮和斷臂殘肢被炸飛到空中后,落到了大海里。

厚厚的甲板上被炸出了一個大窟窿。

正站在駕駛艙里,沾沾自喜的美國洛杉磯毒刺雇傭兵團的老闆阿爾費雷德,看到這個情況,他馬上向著安娜小聲的道:「我們馬上與安婭匯合!」

「是!」安娜和兩個黒人保護阿爾費雷德,離開駕駛艙向著船下衝去。

「山貓!與貨船保持距離!等安全了你們在衝過去!」金清石向著耳麥呼叫著道。

「啥時候動手啊?雅姐和靈靈已經急不可耐了!」老謝鬱悶的道。

「我的手指都等得發麻了!什麼時候讓我活動一下啊?」小志苦笑著道。

「我是怕船尾也有旋轉機炮啊!這要是給你來個一千發,你們不變成馬蜂窩才怪呢!」金清石笑著道。

「石頭!趕緊迎著貨船來一個俯衝!讓我和強子先把駕駛艙里的人解決掉!」老廣急著道。

「現在甲板上一個人都沒有出現,這有點不正常啊!萬一躲在暗外給我們來一火箭炮怎麼辦?」強子擔心的道。

「那有什麼辦法?現在已經沒有導彈了!難道讓小日本給我們送過來嗎?我們的直升機已經不能叫武裝直升機了!現在只能叫運輸機!」老廣鬱悶的道。

「老廣!強子!你們做好準備!我現在就繞到貨船前面去,老廣負責駕駛艙,強子負責掩護!」金清石把心一橫道。

「好!反正有危險我們也有地方躲!」老廣馬上點了點頭道。

「靠!我們也有火箭筒啊!總是想著導彈,把這個原始武器都忘了!」強子用力一拍腦袋道。

「對啊!我們怎麼都在一棵樹上弔死了呢?石頭!趕緊火箭筒拿出來!先給他來個覆蓋式轟炸!」老廣高興的道。

「如果這樣那這艘船可就變成一堆鐵了!」金清石苦笑著道。

「少廢話!就這幹了!大不了我們買艘新的!」老廣瞪著眼睛道。

「給你! 賠心攻略,黎先生別來無恙 金清石從空間里取出兩支老式RPG-7式40mm火箭筒和一箱炮彈扔給了老廣和強子。

兩個人馬上將炮彈安裝好,然後扛著火箭筒向著金清石大吼著道:「出發!」

直升機立即加速,從左側衝到貨船的前方,然後在空中劃了一半圓后,機頭對準了高速駛過來的貨船!

這個時候,在貨船的甲板上出現了一個個洞口,一個個全副武裝,拿著各種武器的鬼佬,正密切注視著天空。

兩支裝著破甲火箭彈的美製SMAW-D83mm火箭筒,已經從洞口中伸了出來,三支MK12狙擊步槍也對準了天空。

直升機的轟鳴聲越來越近,兩個黒人拿著SMAW-D83mm火箭筒迅速從洞口裡爬了上來,然後單膝跪在了地上,將火箭筒扛在肩膀上! 直升飛機的轟鳴聲越來越近,兩支火箭筒和三支狙擊槍死死的盯著聲音傳來的方向。

突然亮光一閃!一架直升機船頭下方突然沖了下來,緊接著兩道火焰從直升飛機的兩側噴了出來!

獨寵專屬保鏢妻 而與此同時,甲板上的兩支SMAW-D83mm火箭筒和三支MK12狙擊步槍同時響了起來!

「FUCKYOU!」兩個黑人到直升機噴出的兩道火焰,一邊大罵著一邊扔下火箭筒,飛身向著洞口撲了過去!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