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不知道。」


老人站起身,領著冥落向上遊走去…

……

嘩啦嘩啦~

水流急速流動的聲音傳入冥落的耳朵…

老人再次將手放入水中,冥落跟著照做…

「現在的水跟剛才的水有何不同?」

老人緩緩問道。

「好像比剛才流的快了…」

冥落答道。

「時間不同,水所蘊含的意義也不同。現在的水比剛才的水更真。」

老人起身,繼續領著冥落向上遊走去…

……

轟、轟、轟~

水流轟擊大地的聲音傳入冥落的耳朵…

雖然看不到,但是冥落知道他們來到了一處瀑布前。

水花不住地迸濺在冥落的身上。

「現在如何?」

老人繼續問道。

冥落伸出手,感受著急速下落的水流的衝擊…

半響

「現在的水很有力。 鬼醫墨凰:魔尊大人,別撩我! 更涼。應該也…更真吧。」

冥落答道。

這回老人沒有再說什麼,只是拉起冥落的手向一旁走去…

……

在冥落的感覺中,自己好像在爬坡,地面坑坑窪窪的,極不好走,然後又繞了幾個大圈…過了很長時間,等聽到風『呼呼』刮時前面的老人才停了下來。

依然有著水聲傳入冥落的耳朵。

「這裡是瀑布的上方,也是你今後的修鍊之地。」

老人的聲音響起。

「我該怎麼做?」

冥落疑惑地問道。

從始至終,他都不了解老人的意圖。

此刻,老人和冥落正站在一處山崖邊。旁邊有一條平緩的河流垂直流入山崖下邊,形成了剛才的瀑布。

呼呼

山崖上邊的風並不小,吹得冥落全身涼颼颼的。

老人就地坐下:

「盤腿坐下。雙手交叉、拇指相對放于丹田前。從現在開始,盡量保持一動不動。用你的耳朵聆聽萬物的聲音,用你的心來觀看萬物的運行。這就是『凈心』的修鍊方式。」

冥落按照老人說的坐下,然後靜止…

「平復呼吸,拋卻心中的雜念,以萬物唯一。」

冥落深呼吸一口氣,然後身體完全靜止了下來…

……

呼、呼、呼~

嘩啦、嘩啦、嘩啦~

風吹過冥落的耳邊,水流過冥落的身邊…

在冥落的意識中,身旁的老人消失了,回蕩在自己心裡的只有風聲、水流聲以及自己的心跳聲…

……

漸漸地

水流聲消失了…

……

又過了不知多長時間

風聲消失了…

……

撩妻成癮:餓狼前夫請剋制 撲通、撲通、撲通~

心跳聲擊打著冥落的耳膜…

冥落的身體也跟著一顫一顫的…

……

漫長的時間流逝

幾年、幾十年、幾百年…

心跳聲消失了…

……

時間停留在了這裡。

……

冥落睜開眼…

黑暗、黑暗、黑暗……

冥落伸出手想要抓住什麼,卻看不到自己的手,亦或是失去了自己的手…

茫然、茫然、茫然…

冥落閉上了眼睛,彷彿在襁褓之中沉睡…

「黑暗啊…我的…臣子們…『

……

外界

老人緩緩睜開眼睛,深深地看了靜止不動的冥落一眼,便再度緩緩閉上了眼睛…

…… 「只是……」

「只是什麼?」

元成帝問道。

劉老太醫遲疑了下,才說道:「只是此毒本就針對頭部,就算解毒之後,七皇子也會出現精力不濟,精神模糊的癥狀,而且哪怕是好生調養,恐怕將來也會留下頭疼之症。」

「陛下,此毒老臣以前也只是在書上見過,因為太過陰損,而且想要調配此毒所需的藥材極為罕見,配方也十分複雜,所以所會之人極少。」

「這對七皇子下手之人恐怕是個用毒高手,若此人還在宮中,陛下須得防備才是。」

元成帝聽著劉老太醫的話臉色變了變,對李廣延更生出殺意來。

以前李廣延表現的與世無爭,甚至於沒有半點殺傷之力。

那時候他還覺得他這個兒子太過軟弱,也太容易受人欺辱,可是如今看來,他這個在他眼中一無是處的三兒子才是所有人當中最危險的那一個。

如果他將這毒藥用在自己身上,那他會變成如何模樣?

元成帝心中發寒,帶著冷厲說道:「竭盡全力替七皇子解毒!」

「老臣遵命。」

等到劉老太醫退出去之後,元成帝才扭頭看向周錄,那眼中的狠厲讓得原本有些走神的周錄連忙回過神來。

神秘世子的沖喜醫妃 「老七當真是在去詔獄的途中遇到你的?」

元成帝眼中陰沉。

周錄心中一跳,連忙說道:「奴才不敢欺瞞陛下,七皇子與三皇子關係要好,之前陛下將三皇子打入詔獄之後,七皇子便來跟奴才打探過他的事情,還曾經想要讓奴才替三皇子求情。」

「只是奴才知道三皇子所犯之事絕非輕易能夠饒恕,更何況陛下心中自有成算,奴才絕不敢多嘴,所以一直都回絕了七皇子,只是七皇子一直不肯死心,甚至還闖了兩次西暖閣想要求見陛下。」

「奴才原以為他們二人定然是兄弟情深,可誰曾想到今日湊巧遇見,三皇子為了脫身竟然會對七皇子下如此狠手。」

周錄說完之後心有餘悸道:

「那外傷也就罷了,可是那毒……」

「三皇子這般狠毒,難道就不怕當真讓得七皇子痴傻了?」

元成帝聞言冷哼一聲:「他要的就不就是老七痴傻嗎?」

周錄愣了一下。

元成帝冷聲道:「之前刑部送來的那些案卷你看過多少?」

周錄連忙道:「奴才替陛下整理的時候,看過幾眼,上面所書三皇子所犯之罪罪可滔天……」

「那是因為你沒有看全!」

元成帝本就多疑,此時聽了周錄那些話后,自認為自己找准了真相,直接冷聲道:「那捲宗後面有許多事情,都和老七有關,甚至於裡面有很多案子都是老七所做。」

「朕原本還以為,老七和老三狼狽為奸彼此勾結,可如今看來,老七待老三的確是真心實意,蠢的自己湊上去以為兄弟情深,可老三恐怕早就將老七當成了替死鬼。」

「他利用老七身後的權勢替他行事,到頭來卻想直接讓他痴傻,把所有的罪過都推在老七一人身上,想要讓他替他去死。」 炎城,位處北域正東邊,因當地分外炎熱而得名,而且城周圍遍布著火楓。即使從很遠的地方看,也能看到那綠色中的一片火紅。

「哇,夜姐姐,炎城好漂亮,連城牆都泛著紅色。」

「炎城的城牆是用火楓底下埋藏的火木岩砌成的。這種石頭不僅堅硬異常,而且本身還具有些許火屬性能量。」

「這樣子啊…」

一男一女對話的聲音在炎城的城門前響起。

仔細看去,正是夜和長安。

自從和冥落分別後已經過了七天。原本到炎城需要至少十天的時間,但是有了以速度著稱的天月,二人整整將日期縮短了三天!

二人進了城。

因為送東西的緣故,再加上之前在山上已經耗掉許多時間,所以二人詢問了一下『天外天』的位置后,便直奔其而來……

天外天,位處炎城的中心地帶,是炎城數一數二的客棧。雖然客棧配置並不奢華,但是平常來這裡的大多是城裡的達官貴人。當年『天外天』剛在炎城建起的時候,只是一個外表土裡土氣的小客店,每天打尖住店的人少得可憐。但是僅僅過了不到十天,這個土裡土氣的小客店便在炎城裡出了名,並且搬到了繁華的中心地段。原因無他,只是因為這兒釀造的酒是特別的香,特別是一種名叫『天仙』的酒,據說揭開壇蓋,飄出來的香味整個城的人都能聞到,而天外天也是因為如此,才惹得達官貴人爭相登門品酒。據說有一次,炎城的城主炎峰來到天外天一品天仙后,一拍桌子大叫一聲好,然後便抱起一罈子酒大笑著離去。從此,天外天便成了炎城內一大不能招惹的勢力。

站在門前,看著眼前的這個連牌匾都有些破爛的客棧,長安實在無法相信這就是那個名聲盛城的『天外天』!

夜依舊一臉淡然,徑直走進了客棧…

「二位打尖還是住店?」

一個普通樣子的店小二跑過來微笑著問道。

雖然『天外天』很有名氣,但是這裡的店小二卻仍然是一副普通裝扮,而且看到夜和長安二人的平民裝扮也沒有那種狗眼看人低的神態,可見這裡的服務人員素質之高。

「我們想找一下你們這兒的老闆。」

夜說道。

店小二一愣:

「不知二位找我們老闆有何貴幹?」

「有人托我們給你們老闆送一件東西。」

「實在抱歉,我們的老闆現在實在…有些不便…」

店小二歉意地一笑,悄悄地指了指裡面……

夜朝著店小二所指的方向看去,只見在一個沒人的角落裡,一個人正軟癱在桌子上,時不時有著呼嚕聲響起。在其頭頂處,是一個個歪七倒八的空酒罈子…

周圍坐滿了客人,可是沒有一個人對此有任何異議,反倒一臉見慣了的表情。

「二位是第一次來這兒吧?」

店小二看著夜和長安臉上露出疑惑,低聲問道。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