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不是不行。而是不好。」樂三生看出女兒的心情,又繼續勸道:「小語,你想想,如果你要做什麼事,有一個人總是在身邊說這不行哪不行,你覺得你會有信心做好嗎?」


「小語呀,你也不希望將來因為他而變得一事無成是不是?」

葉靈明白父親的意思。

樂三生又再說了些勸導的話。

葉靈點頭。

「總之,同學那麼多,不是非要選那類人做朋友,你還有很多其它的選擇,比如學習好的同學……」

葉靈沒有反駁什麼,一直在附和的點頭。

父親有他的道理,沒有哪個父母不擔心自己的孩子學壞的。

但是陸夏初……

「爸,我知道了。」

本來心思構思過要怎麼回復他,但是被父親說了說,覺得自己還是跟他保持距離吧。

怎麼看,他們也真的不是良配。

如果一開始就已經預料到了糟糕的未來,為什麼還要去開始呢?

不是還有更多的人可以選擇嗎?原主才十六歲,以後的路還長呢。

壓下心底的那絲異樣,葉靈努力的平復自己的心情,不要再受情緒影響,免得做出一些不理智的決定。

跟父親吃完飯,最後還進了趟商場,父親終於還是知道了今天的節日。

可是……

「爸,你真忘了今天什麼日子?」

樂三生撓頭:「沒怎麼去注意……」

「要不要給媽買個禮物?」

「買什麼禮物?」樂三生一愣。

「情人節禮物啊。」這個爸怕是沒怎麼送老婆禮物的人。

「……」樂三生看著女兒砸吧了下嘴:「要買什麼?」

葉靈扶額:「都可以呀,心意而已。」

「那……」樂三生看看女兒,眨眼問道:「小語今天有沒有收到禮物?」

「……算有吧。有人給了一份。」

「是什麼?」樂三生感覺自己有點緊張。

「還沒拆,不知道。」

葉靈隨意的口氣讓樂三生愣了一下,這麼不在意的話……女兒應該還是受歡迎的,看來送禮物的那位應該也不怎麼重要,否則不會連拆禮物的心思都沒有……

想到這,樂三生笑了:「小語想要什麼禮物?爸爸給你買!」

「不用了。你買給媽就好。」葉靈隨意看著貨架上的零食。

「這些零食少吃。你去挑,喜歡就行,不是說女兒是上輩子的情人嘛,哈哈……」

看著搭了她肩的父親,葉靈捂臉:這輩子的情人不好好送,還想著上輩子的?是不是本末倒置了啊?老爸?!

「爸,你現在應該想的是送什麼禮物給我媽,而不是關心我。」

「你媽她……」樂三生欲言又止。

葉靈嘆了口氣說「爸,你要是現在這種時候你都不送禮物,那你跟她的關係怎麼能夠緩和呀?但你們現在每天吵呀,吵呀吵呀,就算你們開始的時候,是互相喜歡,但是到現在,什麼都吵沒了吧,你要是還不做點什麼,你覺得啊,媽真的不會……」

後面的話葉靈沒有再說下去。

相信父親他自己也能夠懂得。

果然父親聽完,默默的看著別處,沒有說話。

爸,不是我想說你,而是你現在跟媽的關係,真的搞的很,不好吧。如果再繼續這樣下去,不用我說,你也想得到結果是什麼。就算沒有走到結婚那一步,那結果也是你們想要的嗎?」

葉靈深深的嘆了氣。父母的事情,他其實真的不想管,但是不管的話,他們繼續下去也不會變,這並非是原主想要看見的結果。

她能做的就做點什麼吧,包括現在。

明天下 「爸,今天剛好過節,你可以趁著過節的時候,她買點禮物,媽媽看見禮物應該會開心一點吧,心情好了,講話應該也好講一些。」

「你要是有什麼平時不好說的,看她心情好了再說的話,或者事情就比較容易成功了呢。」

「女人啊,應該大多都是喜歡被哄的。禮物可以不貴重,但是她會覺得你是在哄她,她就開心啦。」

葉靈垂眸,這大概也是今天她想收到禮物的原因吧,特別是某個人的禮物。

不過轉念又想一想,人家憑什麼哄你啊?

葉靈抿抿嘴,算了吧,這些事情就不要再去想它了。

不是已經決定不搭理了嗎?為什麼還要去想,自尋煩惱呢?

而一邊的樂三生,聽到女兒的話,陷入了沉思。

葉靈趁機又再勸道:「爸,你相信我一次,你買個禮物回去,看媽會不會高興?如果證實有用的話,我也不揭穿你,以後你自己就知道應該怎麼做了。」

「還有,爸,以後跟媽說話的時候,不要板著個臉,去跟人家談生意,談事情的時候,你會黑著個臉嗎? 邪鳳逆天:瘋狂召喚師 人家都說,伸手不打笑臉,幹嘛?你幹嘛?講話的時候,就一副要吵架的樣子嗎?這些不是都可以改變的東西嗎?」

「你們好了,我才好呀,爸,你真的不想我們變和睦一點嗎?整天吵來吵去的,有什麼意思呢?可以好好過,為什麼不好好過?」

葉靈啰啰嗦嗦,叨嘮了半天,看見父親站在巧克力架旁,剛好是巧克力包成的兩朵玫瑰花。

葉靈輕笑:「爸,就這個吧。」

樂三生還有些猶豫,葉靈已經幫他拿了兩朵。

「等一下……」

葉靈以為他要退卻,剛想再勸,卻見父親又把旁邊幾支都拿了過來。

葉靈數了數:「七支?」

「這是你媽喜歡的數字。」樂三生有點羞赫的樣子。

葉靈揚揚眉笑道:「那我今晚是不是不回家比較好啊?」

「小丫頭說什麼呢?不回家你去哪啊?」

「隨便呀,找個同學湊合過一夜或者直接出錢住房就可以了。當然啦,錢是一定是你出的。」

「才多大?去什麼去??也是爸爸媽媽去……」

「嗯,好主意,那你們去吧,不要回來了哈。」

樂三生似乎在考慮可行性。

「爸,別猶豫了,我跟你說,晚了可能去不成了哦。」

「為什麼?」

「因為人多啊。房間都被定完那種……」

樂三生給了她一個爆栗!「小孩子家家,還懂不少啊。」

「證明學校教育的好唄……」 從商場出來,父親容光煥發。

「哎呀,這下,我可是孤零零的一個人啦。」葉靈搖頭晃腦的感嘆道。

「鬼機靈。」樂三生笑著揉了她的頭。

「去吧去吧,早點約好啊,我就不打攪你們了。」

葉靈最後建議父親乾脆再花點錢買了束真的鮮花,巧克力就放在了裡面。

父親滿懷喜悅的告別了她。

葉靈笑笑,挺好的,希望過完這個節,能看見父母間的關係有所好轉。

回到家的時候,看著某人孤零零的一條信息一個字,最終還是沒回。

這個時候,還是別聊了吧。

都說人在寂寞的時候容易出事。

她現在就有種寂寞的感覺。

葉靈看時間也不算晚,便上了遊戲,無意間瞥了一眼,看見陸夏初也在線,嚇得她手疾眼快就把遊戲關了……手太快,非正常退出,可能還會顯示在線一點時間,不知他會不會發現?

可是,退都退了……

葉靈下了新的遊戲玩,有點玩不下去。

看見聊天框里亂七八糟的話,更是沒了興趣。

一個人,適合做什麼?

聽歌?看電影?

行吧。

在看完一場電影后,終於指針過了十二點,葉靈下意識的鬆了口氣,像躲過了什麼劫一樣。

真好,明天,哦不,今天是愉快的周末了,一切都恢復正常。

一一一

一切都在正常的運轉,像是朝著某個方向進行著。

葉靈看像是好的。

父母果然改變了些,父親似乎找到了與母親的相處之道,懂得母親說話的時候不插嘴,等她說完……有時候莫名的交換一些纏綿的眼神,讓她像個大瓦的燈泡一樣。

如果這種情形延續下去,和睦家庭應該不遠了。

還有聽說某人的成績也在穩步上升,只是數次遇到,只一眼,便不再多看。

葉靈斂斂眸,別人不理她,她也不必要主動上前去做些什麼。

國民老公獨寵嬌妻 原主的意思,只要他過得好就好。

現在不混也不賴成績還上去了,應該算可以吧?

妖孽世子百變妃 但原主並沒有要回來的意思。

葉靈只好繼續的做著樂星語。

其實做樂星語也蠻好的,不愁吃不愁穿,也沒有人要求她出人頭地光宗耀祖努力拚搏。

不過葉靈還是把成績一點點的提升上去,一次進步一點點,將來考上某個學校也不至於太驚人。

「嘿,你們聽說了嗎?四班的班花又跟人好上了!」

「哈哈,你這個又字用得呀……」

「她那點事,誰不知道呀,這是第幾個了?」

「說說,這次又是誰呀?」

「二年級,10班的……」

儘管她們壓低了聲音,但是葉靈還是聽到了陸夏初的名字。

四班班花?

葉靈特意留意了一下,人是長得甜美,但是眼角上翹,有人說是狐媚子相,因為已經換了幾個男朋友了。

她倒不是反對他交朋友,只是,要交就交個正經的吧?雖然在校生沒什麼財可騙,但是長相還過得去的他,要是被人騙了……

雖然她氣還沒消,結沒人來解,但是要是某人因為交友不慎又一蹶不振,那豈不是前功盡棄了?

很不情願的,葉靈又把人關註上了。

果然不是空穴來風,那女生真的去找他了。

遠遠的看了幾次,某人似乎也是投入的。

「樂星語,你在幹嘛?」

劉秀雅往她看的方向瞄了兩眼,有些意外。

葉靈聳聳肩:「沒幹嘛。」

劉秀雅猜到了些什麼,「不介意?」

「介意?」葉靈明白她問的是什麼,呶呶嘴,「介意說不上。只是在多管閑事而已。」

「什麼?多管閑事?」劉秀雅不明白她的腦迴路。

「對呀。多管閑事。」葉靈又看了遠處一眼,然後收回目光,她現在挺不想踏出那一步,因為一去找了人,就真的是在多管閑事了。

與自己沒有一毛錢關係的事,還要去管,不是多管閑事是什麼?

沒想到有一天她會成為這樣的人。

唉。

葉靈嘆嘆氣。

劉秀雅卻誤會了:「你要是不甘心……」

「不甘心?不甘心什麼?」葉靈眨眨眼,「沒有不甘心,只是她不適合他,如果到時受了傷……」

她的擔子平白加重了,不如在開始前先把障礙給撤了。

就是這樣想的!

葉靈找到了出師之名,霍然輕鬆了許多。

「你這樣子,嘖嘖……」劉秀雅戲謔的看著她。

「我怎麼了?學**做好事不行嗎?」

「可以。去吧。精神上支持你。」劉秀雅暗自偷笑,嘴上說著不在乎的人,目光卻追隨著人家,誰相信你說的不在乎呢。

葉靈看看他們的聊天信息還停留在一個月前,冷哼了一聲。

從年前到現在,都多久了?說不理就不理,很好!非常好!

現在還做些爛事要她收尾,真是好得不得了!

葉靈閉閉眼,沒有見面自己的火氣這麼重的話,還能好好勸人家嗎?

她做了不少心裡建設,讓自己放低個人恩怨,以事論事。

當然,她希望他能聽最好。

可是真正見到他的時候,葉靈突然說不出話來。

近看他的時候,發現他似乎消瘦了些,眼皮都是耷拉的,好像沒睡夠的樣子,站著也不直腰,像被什麼壓著一樣,給人一種……頹廢的感覺。

遠看是憂鬱,近看是頹廢。

她無聲的嘆了口氣,那樣的日子,不像是在折磨自己嗎?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