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七葵,這只是遊戲,還有二十分鐘…我們堅持到遊戲結束就可以離開了…」向禕辰安慰著,情不自禁的上前擁抱著她,輕輕安撫了片刻。


田七葵回過神來,離開了向禕辰的懷抱。

「接下來我們去哪裡?」田七葵問道。

「去病房…真相應該就在那裡。」向禕辰說著便自覺的拉起了田七葵的手,朝著病房的方向走去。

田七葵看著向禕辰拉著自己的手,心裡莫名的覺得安心。

手捧星光來愛你 整個遊戲的時間規定為3個小時,現在還剩20多分鐘…

為了可以盡量的完成遊戲,兩個人的步伐也加快了不少。

病房內,一個男人安靜的坐在病床上,手裡抱著一個洋娃娃,嘴上還一直念念有詞。 向禕辰一眼就認出了這個男人,就是視頻上和醫生廝打的病患家屬。

他是那個女人的丈夫嗎?

向禕辰心中疑問,但是沒有問出口。

「我們先看看病房裡,有什麼線索。」向禕辰寵溺的摸了摸田七葵的頭髮,輕聲的說著。

田七葵點點頭,似乎對他的觸碰已經變成了習慣。

她在仔細的尋找著病房的每一個角落,看看是否有和女人相關的信息。

向禕辰始終觀察這抱著洋娃娃的男人的神色。

從他們二人進入病房開始,男人的神情沒有任何的變化和起伏,似乎對他們的到來並不意外。

「魚神,你看…」田七葵站在一個儲物櫃的前面,柜子上了鎖,沒有辦法打開。

「不知道這個柜子里,是否有線索。」田七葵看著上了鎖的柜子,面露難色。

「可不可以採用暴力手段?」田七葵的眼眸突然亮了一下,似乎想到了什麼辦法…

向禕辰用手指抵了抵她的額頭,指責中帶著絲絲的寵溺:「我也許有鑰匙…」

向禕辰看了看鎖頭的形狀,似乎和他在演講台下找到的鑰匙相匹配。

他將鑰匙拿出,插進了鎖眼裡,輕輕一擰,鎖果然打開了。

田七葵一臉的不可置信…

什麼是大神?

就是我有鎖,而你卻正好有鑰匙…

向禕辰沒有理她的胡思亂想,而是打開了儲物櫃。

儲物櫃里整齊有序的放著嬰兒用品,滿滿的洋溢著對未出世孩子的愛。

向禕辰的目光掃過那些嬰兒用品,停在最底下的一個信封上面。

宋少,夫人今天有點怪 向禕辰把信封拿出來,這個信封和他們之前找到的是同一款的信封…

他打開信封,裡面依舊是淡粉色的信紙。

「孩子,媽媽是無心的…不要怨恨媽媽…你放心的去吧…媽媽會為你報仇的…」

這次的字體依舊是行楷,但是卻不像之前的行雲流水,筆走龍蛇,而是字體行間,感受到了更多的無力感。

田七葵看著信里的每一個字,那個母親求生的模樣又出現在了眼前…

她的手不由得有些顫動。

向禕辰握住她的手,輕輕的安撫著。

「是她回來報仇嗎?」田七葵冷靜下來,分析著信上的話。

「不清楚…」向禕辰和田七葵得到的信息相同,但是他總覺得忽視了什麼。

「可是,她的身體報告上顯示她並不適合生產,為什麼會把孩子的事情歸咎於醫院呢?」田七葵同樣不理解。

現有的線索,女人雖然可能不會感激醫院,但是並不應該造成這麼深的怨恨。

「遊戲時間,還有十分鐘。」兩個人還在思考的時候,便聽到系統里再一次傳來倒計時的聲音。

向禕辰沒有說話,而是閉上眼睛,分析者從進醫院開始遇到的一系列的事情…

院長,女人,醫生,家屬,病例,爭吵,手術…

現在所有的線索,只有一件事讓他沒有辦法肯定,就是家屬和醫生爭吵的原因。

那份視頻沒有聲音,他們理所當然的認為是因為手術的事故…

向禕辰努力的回想當時的視頻片段,那個男人說的話…

他在說什麼呢?

向禕辰閉上雙眸,那段畫面重新出現在腦海。 男人怒氣洶洶的衝進了房間,對著當班醫生大吼:「你…為什麼…要…告訴…她…孩子…的事情?….」

向禕辰的腦海中似乎在將男人的唇形慢鏡頭在不停的回放著…

他一遍又一遍的確認這段對話,臉色也越發的陰沉….

他向後退了幾步,直到靠到了牆壁才站穩腳步。

「是你害死了你的妻子…」向禕辰上前一步,將田七葵拉在身後,對著正在病床上哄著洋娃娃的男人呵斥道。

男人抬眸,看向眼前的男女,本來沒有焦距的眼光似乎有了焦點。

「呵…」他輕哼一聲,沒有說話,而是繼續哄著孩子。

向禕辰看著男人什麼都不在乎的樣子,真的有些發怒。

他一遍一遍的提醒自己,這只是一場遊戲,但是現在遊戲中的真相卻讓他控制不住的憤怒。

眼前的這個男人,抬眼挑眉間的那種無視,不由得想讓人去相信發生的這一切,都是他策劃的…

「你的妻子張女士,因為身體的原因,不能夠平安生產,醫生建議她拿掉孩子。」向禕辰冷靜下來,他知道遊戲的最終就是解開女人死亡的最後原因,減少她的對這間醫院的怨恨。

「而一心想要孩子的你,得知這個消息之後,隱瞞了下來。」向禕辰說道這裡,田七葵整個人顫抖了幾分。

她無法相信這件事情的真相竟然是如此。

「但是後來,你的妻子因為身體無法承受孕期,而被迫中止妊娠。對此你很憤怒,所以才會出現視頻上,你毆打醫生的畫面。」

向禕辰一邊分析著,一邊看著男人怒不可遏的樣子,眼底中迸發出的火光像是要殺人一般。

「這只是你的推測,你沒有證據。」

男人說完這句話,冷靜下來,繼續說道:「沒有證據,你就不可能贏…」

「證據,就在視頻里…」向禕辰絲毫沒有被他的話語驚嚇道,而是繼續說道,:「你在視頻中說的每一句話,都被清清楚楚的拍了下來…你不能否認…」

向禕辰繼續說道,「你因為這件事而記恨醫院的醫生,並且告知你的妻子,是因為醫療事故而導致她失去了孩子,你的妻子對孩子,對你都心懷愧疚,所以她選擇用自己的身體,來報復醫生,報復這家醫院…」

向禕辰說完這段話之後,整個房間便暗了下來。

田七葵帶著的耳機中,突然傳出來了一個男人的聲音。

這個耳機是當時在小黑屋裡醫生NPC給她配置的裝備,方便她與其他的NPC聯絡。

「現在是我為你爭取的機會…」田七葵的耳機里傳來剛剛的那個NPC的聲音。

「只要你將『病毒』放到對面的男人身上,他就會因為病毒感染而死亡…你就可以取得遊戲的最終勝利。」

男人的聲音充滿這鼓惑,田七葵摸了摸剛剛在小黑屋裡拿到的『巧克力豆』,心裡有些複雜。

「七葵,不要怕。」燈光突如其來的暗了下來,向禕辰第一時間便是拉住身邊的女孩到自己的懷裡。 「魚神…」田七葵的聲音有些哽咽,系統里的男人不停的蠱惑著她,讓她將那所謂的『病毒』放到向禕辰的身上。

『倒計時還有一分鐘』耳機的聲音繼續的催促著…

「如果兩人生還,那麼任務宣布失敗,你們無法得到獎金。」

戀上魔咒王子:拽丫頭,別想逃 田七葵聽著耳機里的聲音覺得好煩,她看望著向禕辰的眼眸,覺得很安心。

她緩緩的將手伸進了兜里,然後拿出了那個『病毒巧克力豆』,遲疑片刻後放進了嘴裡。

「你幹什麼…」向禕辰看到田七葵將巧克力放進嘴裡的動作整個人愣了兩秒,然後便準確無誤的吻上了那期盼已久的雙唇。

田七葵本來是抱著必死的決心,吃下那顆『病毒』,這樣魚神活了下來,任務完成,他們還是可以拿到獎金的。

但是現在這個男人突如其來的吻是什麼情況…

向禕辰吻的霸道,撬開她的牙關,直入她的甘甜。

田七葵默默的承受這他的索取,似乎忘了拒絕,忘了掙扎…

直到整個房間的燈再次亮起,田七葵才從驚慌中醒了過來…

而向禕辰已經離開了她的香醇…

他舔了舔自己嘴角,似笑非笑的說了一句:「很甜…」

「恭喜你們,贏得了這場遊戲的勝利,化解了醫院內的怨氣…」這次傳來聲音的是醫院的公用喇叭。

田七葵的臉色爆紅…

剛剛她和魚神接吻了…

那是她的初吻…

怎麼會…

「小姑娘,恭喜你們!」之前的那個院長的NPC出現在了病房裡。

「院長,你沒死啊…」田七葵看著院長似笑非笑的模樣,不覺得有些生氣,為什麼她感覺整個醫院好像都在耍她…

「呵呵呵…」院長有些尷尬的笑笑…

「對了院長,最後我到底『死沒死』呀?」田七葵冷靜下來,還是有些好奇。

按道理來說,她把病毒吃了,那麼應該是她『死』了,但是剛剛向禕辰的那個吻,似乎把那個病毒吻走了…她好像並沒有吃下去…所以…

不過這個細節,她要怎麼和人家說呢?

難道接吻傳播病毒嗎?

額…

無法開口…

田七葵想到這裡,不由得又回想起來剛剛的那個吻…臉色又紅了幾分。

「你們兩個人用對彼此之間的愛意,驅散了醫院內的怨氣,所以你們取得了最後的勝利。」

院長NPC的笑容一直掛在臉上,看著她和向禕辰的目光意味深長。

「魚神…」田七葵似乎想到了什麼,問道,「你去小黑屋的時候,NPC有沒有和你說遊戲規則。」

田七葵開口,看向向禕辰的目光,充滿著探究。

「說了…」向禕辰坦蕩的開口。

「說了?」但是向禕辰卻似乎並不想說後面的話。

「嗯…」

「所以,你也知道,最後的遊戲規則就是密室逃脫變成大逃殺?」田七葵心中的疑問漸濃,忍不住問出口。

「嗯…」向禕辰沒有過多的解釋,但是耳尖泛紅,出賣了他內心的悸動。

田七葵沒有繼續問下去,她突然不想知道答案了…

兩個人只能活一個的時候,向禕辰對她的保護,卻是由始至終… 「沒問題了嗎?」田七葵突然收聲,讓向禕辰有些意外…

看著小妮子不停轉動的眼眸,似乎是在忖度著什麼心思。

「我們去拿獎金吧!一萬塊錢~哇,可以吃好多頓魚!」田七葵主動挽起向禕辰的手,緊跟在院長的身後。

「一萬塊錢,我們五五分吧,雖然我在這次遊戲中的貢獻不是很多,但是我怎麼說也是堅持到最後了…」

「還有,如果這錢買了魚之後,不也是我做嗎?所以一人一半沒毛病!」

「哇,突然多了一萬塊,不知道要怎麼花才好…」

「你說,我們要不要叫著沈年年和文斯童一起吃個飯呀!」

田七葵笑靨如花的模樣,不停的思考著一萬塊的去處。

向禕辰就這樣靜靜的聽著她說話,見她不在糾結那個吻的問題,不由得有些失落,但是剛剛的那句『我們』…卻讓他的笑容越發的深了。

田七葵和向禕辰領了獎金之後,便走到了醫院門口,和等待自己的文斯童沈年年匯合。

文斯童整個人的臉色有些灰暗,滿臉的不高興呼之欲出。

「七葵,你和向先生好厲害,怎麼能夠猜到用接吻來化解醫院中的怨氣…」沈年年和文斯童一直坐在會議室里看著二人的直播。

當看到接吻的時候,兩個人都是懵逼的。

不過附近的工作人員卻在一旁解說,因為那個慘死的女人,被老公背叛,所以不相信愛情…

而這個生死抉擇的吻,卻正好巧妙的化解了女人心中的怨氣,拯救了整個醫院。

沈年年模仿這工作人員的語氣,意味深長的敘述著。

田七葵懵逼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