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


見他不做聲,李香蘭就知道他是這麼想的。

不禁在心底冷哼一聲:唐勇銘還想著真美呀!

小芯白給了他一千塊。

其實如果要是以前,她肯定不會說什麼。

但是現在唐勇銘跟馮小紅結婚,還時不時就出現在小芯面前,專門就想著噁心小芯,又還非要跟小芯鬧得不愉快。

這一陣子又開了滷味店,還專門是去借了高利貸。

這一切的一切,唐勇銘哪一點值得小芯對他好了?

「小芯,你跟他說明白了,房產證不會給他。」李香蘭轉對唐小芯說。

目的也是要唐小芯給她一個保證。

「舅媽你放心,我不會把房產證給他的。」

她舅媽待她如親生女兒一樣,自然她舅媽說什麼,她也會同意什麼,更何況她爸之前的行為,確確實實是讓她很失望。

「你也聽到了吧!」李香蘭看著唐勇銘,眼角的餘光也有落在馮小紅身上。

她就覺得馮小紅特別不簡單,至於馮小紅是怎麼的不簡單,她就沒興趣去了解。

反正要是佔小芯的便宜,那就是不行。

「……」唐勇銘又羞又怒地低著頭。

他又不是聾了,他當然有聽見,用不著李香蘭在這邊給他重複一遍。

當然,他也知道李香蘭這麼做,無非就是再次羞辱他。

「我們家小芯的錢,可不是颳風下雨飄到她院子里來的,她也是辛辛苦苦,從早忙到晚賺來的,我們當長輩的,就不應該給小輩添加什麼麻煩,要知道一千塊,可不是什麼小數目。」

「我也可以當是管小芯借的,我會還給她的。」唐勇銘最後忍不住說。

內心裡就是不想讓李香蘭把自己貶得一文不值,更何況又還是在馮小紅面前,他覺得自己之前的好形象都讓李香蘭給損沒了,現在要是挽回一星半點的,以後兩人過日子肯定會鬧得很不愉快。

「借?」李香蘭不屑輕蔑一笑,「你之前還不是信誓旦旦說自己會做生意的嗎?你現在還倒欠一屁股債務,你先把欠的這些錢還了再說吧!」

現在借錢給唐勇銘,就是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復返。

唐小芯一直看著李香蘭,心裡暗自偷笑,還是要她舅媽出面。

現在她只感慨她舅媽來的真是時候啊!

「其實……」馮小紅突然出聲。

唐小芯和李香蘭第一時間將目光投向她,而唐勇銘望著她的眼神,充滿了鼓勵。

「其實我覺得這是小芯跟勇銘之間的事,他們父女總不能一直這麼僵持下去吧!小芯你想看著你爸出事嗎?何滿富還揚言要不按時還錢,你爸真會把他一氣之下,砍手砍腳的。」

說完,馮小紅還露出一副非常可怕的表情,面色泛白,肩膀害怕地縮了縮。

讓她看起來就像一隻淋了雨非常可憐的小兔子似的。

唐勇銘看著她,眼神可以說是熱淚盈眶,沉默了感動與激動。

他覺得全世界,最關心他的人,莫不過就是馮小紅了。

只有她才會如此在乎自己的生死。

唐小芯清冷的目光,淡淡地瞅了馮小紅一眼,心裡嘲諷不屑一笑,瞧一瞧!把話說得如此動聽,結果就是讓她掏錢包,大出血。

——————-

很抱歉,最近也感冒了,今天開始更新了,90小媳婦明天再更新了! 這也是馮小紅的厲害之處,也只有她爸才會信馮小紅這一套。

很可惜,她連馮小紅說的每一個字,她都不相信。

「當初小芯已經讓你們別做生意,你們非是不聽,現在好了,出了事,就知道來哭可憐,以為這樣就可以把事情解決了。」李香蘭不屑的目光斜睨了馮小紅一眼,「你當還是在吃奶的孩子嗎?一哭,要什麼就有什麼了嗎?」

只有她在,她就絕對不會讓小芯把房產證給唐勇銘。

「你也不想想你自己,現在已經是三四十歲的人了,兒女都這麼大了,一點當長輩父母的樣兒都沒有。」輕蔑的語氣和眼神,讓馮小紅頓時有了無地自容的感覺。

唐小芯不出聲,可也為她舅媽這一番話,在心裡拍手叫好。

像馮小紅這種人,就該有人如此狠狠地打臉,也好讓馮小紅以後不敢隨意哭哭啼啼,假裝柔軟。

「按你這麼說,小芯就該眼睜睜地看著我被砍死了?」唐勇銘頗有咄咄逼人的架勢反問李香蘭。

他就是實在看不下去了,李香蘭如此這般羞辱馮小紅。

小紅有什麼錯?不過就是心疼自己,為自己出頭罷了。

「那你現在還不是站在這裡,好好的嗎?」李香蘭也不怕自己說出來的話,讓人覺得她很毒辣。

她覺得唐勇銘現在這個樣子,完全就是咎由自取的。

「我現在能站在這裡,就是一種幸運,哪天我真的被人砍死了,李香蘭你是不是打算敲鑼打鼓,滿天歡喜?」唐勇銘最後還憤憤不平地嘀咕:「覺得沒有我這個親爸在,你這個帶大小芯的舅媽有很大功勞,以後就讓小芯專心孝敬你,給你養老送終,其他人都可以不用顧及。」

他雖然是嘀咕,可說的話,也讓所有人都聽得清清楚楚。

李香蘭氣憤極了,「就算我開口讓小芯以後就把我當成媽一樣孝順,這也不過為,小芯生孩子,我也有幫忙看著兩個孩子,小芯從小到大都是在我身邊,吃的就是方家的米飯,你唐勇銘在幹嘛,你心裡沒數嗎?」

哼,敢挑撥離間她跟小芯的感情,她非得要讓唐勇銘吃盡苦頭不可。

「舅媽你別生氣了!」唐小芯溫柔安慰她,「你對我的好,我心如明鏡,別人說什麼,我都不會聽信別人的話,再說了,我已經長大了,我有我自己的意識和判斷能力。」

她說這話,不僅僅是在對李香蘭說,也是在對唐勇銘和馮小紅說。

哼,馮小紅不要以為嫁給她爸,就可以任意妄為,可以任意索求。

自己又不是傻子。

「小芯,你真的就要眼睜睜地看著我被打死?」唐勇銘滿眸受傷的神色,望著她。

「就像舅媽所說的那樣,當初我讓你把店子轉了,你又是怎麼說的?」

「我……」

「爸,你也不是小孩子了,你說過什麼話,你也該為你自己說過的話,而負責,你有你家庭,我也有我家庭,你也要顧及我要對我的家庭負責。」

「你就算是對你家庭負責,那你也不能對我這樣啊!我是你爸,你親爸,也是你在這個世上,唯一的親人。」

唐小芯目光複雜,定定地看著他,快一分鐘,她說:「爸,其實你不是我唯一的親人,跟我有血緣關係的不僅僅是你,還有我兩個孩子,還有外公他們。」

將一切看在眼裡的馮小紅,暗暗焦急,正要想辦法幫唐勇銘時,席錦琛回來了。

唐小芯也對他們下驅逐令,聲稱一家人要吃飯了。

如此明顯沒有挽留的態度,唐勇銘和馮小紅也知道。

唐勇銘心口也是憋著一口氣,生氣之下就走了。

因為晚飯前這麼一鬧,唐小芯就簡單吃了兩口,對付一下。

席錦琛看得出她沒心情,平時都是陳妹芝和席秋怡幫忙收拾碗筷,今天他主動收拾,特地將剩下的飯菜盛到了一個大碗里,放到鍋中蓋好。

晚上九點鐘,兩個小孩子都睡著了。

席錦琛剛一坐下,唐小芯剛想問他,席錦琛就先說:「追債的人已經換了何滿富。」

聞言,唐小芯微怔,她又接著問他:「古廣利是擔心會招惹來什麼麻煩事嗎?」

「嗯,據我說知,古廣利是低價,虧本把債務轉到了何滿富手上的。」

唐小芯撇了撇嘴,「古廣利還真想得多。」 哈利波特之宿命的軌跡 指的就是古廣利有心計。

席錦琛只是笑了笑,反而沒說話。

現在古廣利好不容易爬到了眼下的位置,又跟張君寧維持那樣的關係,自然步步走得都很小心。

「那何滿富是什麼樣的人?我爸欠他錢,會不會真把我爸給砍了?」

他就知道她做不到不管唐勇銘這件事。「何滿富原本就不是很乾凈的人,正好最近有人報案說何滿富對他家的女兒動了手腳,我們過兩天就去把何滿富抓了。」

「就算何滿富抓了,這錢還是要還,哪怕是何滿富到最後坐牢了,出來之後,他還是會問我爸還錢,唉,說來說去,還是要把欠何滿富的錢還了。」

唐小芯突然想起馮小紅楚楚可憐,假惺惺的模樣,她立即就叮囑席錦琛,「這件事不管到最後是什麼樣,你也別插手管了,省得別人說你公報私仇,到時你對前途有影響就不好了。」

「我知道了。」他心裡很清楚她就想著親自處理這件事。

……

唐家

唐勇銘回到家,憋著一肚子氣,吃不下飯,整晚也睡不著,往後的三天,他每天都過得心驚膽戰,一聽到家門口傳來半點動靜,他都害怕往床底下躲。

馮小紅越看他這個樣子,心裡越是煩躁。

當初她選擇跟唐勇銘在一起,無非就是想著唐勇銘手裡頭還有點小錢,又有一個有錢的女兒,結果現在,唐勇銘不但是欠了一屁股債,還連現在住的房子都是唐小芯的。

如果真要是哪天唐小芯不高興了,說把她趕走就趕走,誰也不用忌諱,對她來說,並沒有半點的安全感和保障。

現在她有些後悔嫁給唐勇銘了。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了,而黃然這幾天過的真是幸福極了。天天和朋友聚會遊玩,每當朋友問起他準備去哪裡的時候黃然總是笑著不說話。而葉凝這幾天總是擔心,分數馬上就要下來了,所有的人的心都揪了起來。 總裁撩上癮:老婆,你真甜! 而黃然卻一點都不感到緊張,那份自信讓所有人都汗顏。

終於到了分數公布的時候了,所有的網吧全部爆滿,大家都用緊張的心情等待著12點的到來。而旁邊網吧的老闆則是笑呵呵的看著自己的賬單。

葉凝這個時候也在家裡守候著,她的心裡也很擔心,雖然對於自己的成績葉凝充滿了信心。但是畢竟是高考,在分數沒有下來那一刻任何人不能確定。而黃然這個時候則是在家裡埋頭大睡,對於成績現在黃然並不太關心。

同一個晚上有太多的人沒有入睡,而吳珍珍和小傑也在網吧裡面守候著。終於到了12點了,查分系統已經能登陸了。她緊張的輸入自己的准考證號和身份證號,連續輸了兩次都輸錯了。然後對自己笑了笑,慢慢的輸入第三次。

敲了確定以後,吳珍珍趕緊用兩隻手捂住自己的雙眼,然後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手指慢慢的打開一個縫,透過縫隙看著自己的分數。當看到第一個數字的時候吳珍珍的心猛的一下放下了,然後迅速的瞪大眼睛看著自己的分。

「啊」吳珍珍突然大叫了一聲。小傑也被嚇了一跳,轉身看著吳珍珍。只見吳珍珍正一隻手捂住嘴巴,不時的看著左右方向。過了一會兒才放下捂住嘴巴的手,而小傑則好奇的看著吳珍珍,突然轉臉看了看吳珍珍的屏幕。

「啊……」這一聲比剛才吳珍珍的聲音更大,而小傑趕緊捂住嘴巴。然後立刻向吳珍珍撲去,吳珍珍則被小傑壓在身下,笑呵呵的看著小傑。

「你這死妮子,怎麼考這麼多,比我多這麼多分,你要請客!」說著突然在吳珍珍的臉上親了一口。

吳珍珍擦了擦自己的臉,對這樣的事請吳珍珍早已習以為常。吳珍珍笑著說:「好,我請客,你下來啊!你這個死豬,沉死了,該減肥了!」小傑這才慢慢的下來,下來的時候還不忘記繼續調戲一下吳珍珍。

吳珍珍整理了一下衣服,然後再看了一下自己的分說,705分的高分還真是少見。這樣的分數估計已經是狀元級別了!這個時候吳珍珍腦子裡突然浮現出黃然的笑臉,還有葉凝那張幸福的面孔。

這個時候吳珍珍突然很想想知道葉凝的分數,看看到底是誰優秀。論長相自己並不比葉凝差,而學習也比她好。這個時候吳珍珍突然想到大話西遊裡面的一句話:「曾經有一份愛放在我的面前,我沒有去珍惜,如果老天再給我一次機會。我一定會對你說我愛你,如果要加一個期限。我希望是一萬年……」

小傑看著自己的成績,雖然這個成績自己已經很滿意了,630分已經很好了,但是和吳珍珍相比就差得遠了。小傑無奈的搖了搖頭,然後嘆了一口氣說:「人比人氣死人啊!」那種腔調好像自己已經很蒼老似地……

吳珍珍笑著說:「好了,你就別貧了,你的分數雖然不能上清華北大,但是對於你理想中的學校足夠了!」小傑這個時候也笑了笑,然後點點頭。小傑最想去的是復旦大學,自己的分數足夠了!兩個人都走互相祝賀著。

在葉家,葉凝正緊張的看著自己的分數。而葉凝的爸爸和媽媽都在一旁看著。對於自己這個女兒,他們也報了很大的期望。雖然兩個人平時都很忙,但是今天還是抽出時間陪葉凝一起看分數。

葉凝慢慢的輸入准考證號,三個人都用一種緊張的氣氛看著電腦屏幕。分數慢慢的顯了出來。葉凝看著屏幕,一種豁出去的感覺都有了。葉凝仔細的看著屏幕,看著自己的分數葉凝揉了揉眼睛,突然跳到了自己的床上。而葉凝的爸爸媽媽也滿臉的笑容,葉凝高高的蹦起來然後落在床上。然後跪在床上對著窗戶大喊了一聲。

過了一會兒葉凝看著自己的父母,葉凝的母親慢慢的把葉凝摟在懷裡,輕輕地說:「乖女兒,好樣的。!」語氣中充滿了驕傲和自豪。

葉凝的爸爸這個時候也笑了笑,接著說:「那是啊!你也不看是誰的女兒,我葉元浩的女兒能差嗎?701分,估計都能當狀元了!」語氣裡面充滿了驕傲。

葉凝的母親這個時候說到:「得了吧你!女兒是誰生的,現在都成你的功勞了!」說完還白了葉元浩一眼。葉元浩笑呵呵的看著自己的妻子,心裡也感到很幸福。

而葉凝這個時候則幸福的依偎在母親的懷抱。不知道有多久沒有躺在母親的懷抱了!母親的懷抱真的很溫暖,也很舒服。葉母也輕輕的摟著自己的女兒,房間裡面暫時性的安靜了下來。但是卻充滿了安詳的氣息……

已經凌晨了,葉元浩和妻子也回房間去睡了。葉凝這個時候拿出自己的手機,嘴角笑了笑然後給黃然撥了過去。

過了一會兒黃然那個迷迷糊糊的聲音響了起來:「誰啊!這大半夜的!」

葉凝聽到黃然迷糊的聲音大聲說道:「大懶豬,起床了!」嘴角也露出了笑容。

黃然被這一聲也嚇醒了!腦子一下子清晰了過來。而看到來電顯示笑了笑說:「呵呵,你怎麼還沒有睡了!都這麼晚了!」

葉凝聽到這話立刻驚訝的說道:「你難道忘了今天是什麼日子嗎?」語氣裡面充滿了驚奇。

黃然撓了撓腦袋說:「什麼日子啊!」看樣子黃然腦子還是沒有清醒過來。

葉凝突然躺在床上,語氣裡面充滿了無奈。然後慢慢的說:「我的黃然大少爺,今天是高考出成績的日子,你竟然不知道!真是服你了!」這個時候黃然才反應過來,笑了笑。對於分數黃然有自信至於多少明天「呵呵,忘了!你考多少分啊!」黃然好奇的問道。對於葉凝自己還是很關心的。

葉凝聽到黃然的關心,調皮的說:「你猜!」語氣裡面充滿了可愛。

黃然搖了搖頭,然後笑著說道:「我哪有這個本事啊!哪能猜到到啊!不過肯定很好,要不然你不會這麼高興。」

葉凝嘴角輕輕笑了笑:「你真聰明,本姑娘就不逗你了!701分,羨慕吧!」黃然聽到這句話也很驚訝,701分很高了,然後笑著說:「恩,不錯,估計你的清華夢就能滿了!」

葉凝聽到這話立刻說道:「那是……」不過隨即葉凝就低著聲音說:「我去了北京,你去哪裡啊!我不想與你分開了!」

黃然這個時候笑著說:「呵呵,別擔心,即使不在一起我也會抽時間去看你的!」葉凝則低著頭,不知道想些什麼……

第二天早上黃然起來洗刷了一下,然後就騎著自行車走了出去。在出成績的第二天,學校都會張貼出來,而且要填志願。所以大家也都早早的來到了學校。

在學校的黑板報前,用紅紙黑字寫著每一個人的成績。而這個時候外面已經圍了很多人。大多人都知道了自己的成績,在這裡也是看看自己的朋友的分數。

而這個時候下面突然有人喊道:「快看,第一名竟然是黃然,他分數怎麼這麼高,不會搞錯了吧!」大家聽到這個聲音也慢慢的看去。

黃然的名字就寫在第一個,750分的成績是這麼顯眼。而看到這個分數的人都吸了一口涼氣。心裡同時都有一個想法:「這不會是打錯了吧!怎麼可能呢」

750分這樣的成績,翻閱整個高考歷史也沒有出現過。要知道幾張試卷都是滿分,那比中彩票都難。特別是語文試卷,如果要扣分真是太容易了!

下面人亂成一片,聚集的人越來越多,不一會兒功夫整個校園都知道黃然的事件。本來黃然就是學校的名人,這一次卻徹底的火了。而和黃然一起玩的哥們卻這地傻眼了,過了一會兒才搖頭說道:「妖孽啊!妖孽……」

黃然慢慢的走進校園,頭髮長的很快,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就很長了。看上去更加帥氣了,而一進校園所有的人都盯著黃然看,弄得黃然都有點不好意思了。

這個時候突然鑽出一群人,一把把黃然抬起來。黃然一看立刻笑了笑,原來是胖子那群人。幾個人抬著黃然,而胖子則惡狠狠的說:「好啊!黃然,你也太不夠意思了!快說,國家教育局局長是不是你親戚……」

黃然則愣了愣不知道他們在說什麼。而劉宇則笑著說:「然哥,你也太強悍了!滿分的成績你也敢考!」

黃然聽到這話立刻站了起來,然後疑惑的問道:「你們說什麼,滿分!什麼滿分啊!」

胖子這個時候哭喪著臉說:「然哥啊!你好狠啊!我的分說乘以二也沒有你的多啊!」說著就要哭出來似地。

黃然聽到這話立刻撥開了人群,一群人就這麼向黑板跑了過去。而周圍的人看見黃然來了自動讓開一條路。 名門寵媳 而有的人還小聲的說著:「看啊,是黃然啊!還是這麼帥,他不是學習挺差的嗎?為什麼考這麼好啊!」「是啊!以前不會是故意隱藏的吧!這也厲害了吧!」周圍的人已經議論成一片。

黃然慢慢的走到分數榜上,看到第一個就是自己的名字。而750分時那麼的扎眼,黃然心裡都感到驚訝,黃然知道自己會考很好,但是卻沒有想到弄了一個滿分。

而黃然下面則是吳珍珍703分,葉凝701分排在第三名。黃然看著分數,心裡則想到:「完了,這次玩大發了,千萬不要被中科院那群老瘋子拉過去當小白鼠啊!」這個時候吳珍珍也慢慢的擠了進去,看到黃然吳珍珍心裡猛地一緊張。心裡莫名的感到一陣心酸,而抬起頭看著自己的分數。當看到黃然的名字和分數后吳珍珍則不敢相信的捂著嘴巴!這不是做夢吧!

黃然這個時候也發現了吳珍珍,對著吳珍珍笑了笑。然後走了過去,而吳珍珍則滿臉的緊張,大腦裡面一片空白。黃然走到吳珍珍的身邊,伸出了手。笑著說:「恭喜你啊!」吳珍珍這個時候則仔細的看著黃然那張迷人帥氣的臉蛋,一時間愣在了那裡。

過了一會兒吳珍珍才反應過來,趕緊和黃然握了握手。緊張的說:「謝謝,也恭喜你!」但是語氣中卻充滿了緊張。一時間也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黃然鬆開了吳珍珍的手,笑著說:「謝謝!」然後點點頭,走出了人群。而吳珍珍則愣在了那裡,傻傻的看著黃然消失的方向…… 何滿富被抓已經是半個月後的事,當古廣利知道這件事後,緩了口氣,覺得自己之前做的決定是非常正確的。

而唐勇銘和馮小紅知道了這件事後,差一點就殺雞還神,感謝神仙保佑他們渡過這一劫。然而,即便是何滿富的錢不用還了,也有其他人追著他們要債。

三天兩頭都躲著那些人。

偶爾跑得不及時,被追債的人逮著,馮小紅就會嚷嚷他們去找唐小芯要錢。

這件事就這麼一拖再拖。

轉眼間,小半年也過去了。

蔣玉梅提前把孩子生了下來,宋大媽一個人照顧她,有點吃力,沒辦法的情況下,席秋怡主動幫忙。

唐小芯也體諒她眼前的狀況,就讓她先回去幫忙,等蔣玉梅把月子坐完了,她再來上班。

席秋怡一走,總店就有一個空位,這個時候席麗瓊回總店代替她。

席麗瓊就把孩子轉交給李香蘭幫她照顧。

唐小芯的兩個娃在小半年裡頭,學說話已經很利索了,獃頭獃腦的,經常都會說一些莫名其妙的話,讓唐小芯和李蓉萍她們都捧腹大笑。

她們的小日子是過得很溫馨,但湯家就不大好。

湯蓉蓉一想到自己九死一生,拼盡全力把孩子生下來,她對孩子的厭惡到了極至,她就要把孩子掐死時,她媽媽柯麗敏就拚命攔下了她,就說自己這輩子都沒生過兒子,就想著把孩子留下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