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


南頌神色一惱,「哥,你胡說什麼呢?」

這一聲哥,將樓上的倆哥也召喚了下來,權夜騫走下樓梯,隔著老遠不滿地喊,「幹嘛呢,等你們老半天了!老子以為你們上廁所掉茅坑裡了!」

白鹿予則是直接跳下樓梯,朝蘇睿飛撲了過去。

「睿哥!快,讓我親一口!!!」

。 在夏姬進入儒家后。

儒家沒多久就衝出一批修士緊張的到處抓捕儒家附近的人,並立即開啟了護族大陣。

這異常情況立即就被羅網以及大秦帝國的情報部門關注到。

畢竟皇上早早的在縱橫家釋放出要壓制警示諸子百家的信號。

此時的諸子百家,正是大秦帝國朝堂重點關注的目標。

目前,羅網還沒有正式交接到斬情與滅情兩姐妹的手中,所以最先接到消息的自然是趙高。

不過。

得到消息的趙高匆匆趕到皇上所在地宮殿中也不敢進入打擾正在悟道的李天之。

李天之所在地宮殿外。

趙高正在著急的來回踱步。

「怎麼辦,怎麼辦?」

「亡國聯盟的人這個時候出現在儒家,想必一定是有什麼陰謀,但現在又是陛下最不能打擾的時候,怎麼辦才好…….」

趙高在宮殿外暗暗著急的想著。

轟!

忽然。

宮殿中傳出來一陣浩瀚的氣息,這氣息霸道威嚴。

感受到裡面的氣息,趙高從骨子裡感到害怕,全身都莫名的在顫抖。

其實這是李天之身上散發出來的帝王之氣。

因為境界在不斷暴漲的緣故,李天之根本就沒法控制得住自身的氣息。

此時,正在打坐的李天之皺起來眉頭,似乎在做著什麼艱難的抉擇。

「陛下的實力又增強了嗎?」

「這是……這是已經到了入道境了?」

趙高看著李天之所在地宮殿顫聲道。

入道境,趙高沒有想到皇上竟然這麼快就進入了入道境。

宮殿中的李天之確實已經進入入道境了。

不過李天之還沒有醒過來。

宮殿中依舊蕩漾著李天之正在悟道的氣息。

「哎喲,陛下這是怎麼了,修為氣息也不見漲了呀,為什麼還出來?」

趙高又等了許久,發現皇上沒有出來的意思,頓時急得在原地團團轉了起來。

刷刷!

趙高身邊來了幾個影衛。

這幾個影衛是接到了大秦帝國情報部門的傳信,得知了儒家那邊發生的情況,所以他們與趙高一樣是想來稟報李天之的。

畢竟亡國聯盟的人出現在儒家。

這對大秦帝國來說可能並不是什麼好事。

萬一諸子百家與亡國聯盟有什麼聯繫,密謀造反對大秦帝國來說將是一個非常不穩定的因素。

特別是當下六國領土剛剛併入大秦帝國。

如果有人帶頭挑事,估計六國會有一大群心懷不軌之人跳出來搞事情。

就算不能成功復國也能夠噁心一下大秦帝國。

這種報復最難處理。

就像是躲在暗處給你打游擊一樣,遇到你強大時候他退,你弱的時候他就跳出來搞事情。

沒別的,就噁心。

「等一下,別打擾到陛下!」

趙高雖然很急,但也知道此時並不能打擾到李天之。

看到幾個影衛想要進入宮殿,當即攔住了影衛們。

被攔下的影衛隱隱對趙高有一絲不滿,不過很快他們就感應到了什麼。

「悟道!」

其中一個影衛驚聲道。

當即幾個影衛沉默了下來,分好方位,警惕著四周,很自覺的為李天之護法。

他們都是剛從外面回來的,不知道李天之在閉關悟道也正常。

轟!

李天之身上的氣息再次一陣暴漲。

不過這次並不是李天之的境界在暴漲,而是李天之的肉身之力在暴漲。

看來剛剛李天之皺眉的正是糾結該提升修為境界還是肉身實力了。

此時李天之的肉身通體金黃髮亮,看來李天之已經做出了選擇。

提升肉身之力!

此時。

李天之突破到入道境的氣息因為往外蔓延的緣故,已經被咸陽城內的各大家族老祖發現了。

各大家族的老祖對這種情況紛紛議論了起來。

「咦?我聽下面的小傢伙說陛下丹田破碎了,現在陛下這是又重新修回入道境了?嗯?還不止修為境界的,陛下肉身的氣息也在不停的暴漲,陛下這是修鍊的什麼功法,肉身之力都快直逼入道境了!」

「還真的是陛下的氣息,不過為什麼我總感覺陛下此時的氣息有點不對勁?細細感應之下,好像能讓我加深感悟?不過又總是抓不住。奇怪,奇怪!」

「奇怪,你也有這種感覺?我也是,為什麼會這麼奇怪?」

「這種感覺……不會是陛下進入了悟道狀態吧?」

「什麼?悟道!陛下在悟道!是了,我就說怎麼感應到陛下的氣息能夠讓我隱隱有所悟,但又總是抓不住那一絲感覺,原來那種氣息是陛下悟道丹氣息。」

「可惡如果我現在在陛下身邊護法的話,那一定是大機緣!」

……

當有人猜測到皇宮中皇上在悟道的時候,幾乎咸陽城中所有家族的老祖都急了。

如果這個時候他們能夠出現在皇上身邊,觀看皇上悟道。

對他們這種已經快走到修鍊盡頭的老傢伙來說絕對是大有好處的。

要是像蒙家老祖與白家老祖那樣,如果運氣好的話,說不定還能直接找到突破洞虛境的契機。

嗖!

皇宮上空忽然一道身影飛掠而過。

「站住!皇宮重地,閑雜人等不得進入!」

忽然皇宮外響起了一聲高喝。

正是守護皇宮的大秦禁衛在怒喝。

這一道高喝立即驚動了咸陽城的所有人。

這個時候有人擅闖皇宮,不用猜就知道這是想要幹什麼。

嗖嗖嗖……

咸陽城中一下子滿天的入道境強者都來到了皇宮城門上空。

誰都希望此時能夠與宮中的皇上靠近一些,一次獲得觀看悟道的機會。

「不好!」

「全軍戒備,通知城外駐軍,要快!」

咻!

信號彈當即飛射上了皇宮的上空,在七彩龍脈附近炸開。

大秦禁衛看到一群入道境的老不死衝過來,這架勢差點就當場給嚇傻了。

這麼多入道境強者突然圍了過來。

這比前段時間四國的入道境強者包圍皇宮都還要恐怖。

嗖嗖嗖……

皇宮中的影衛也都一臉警惕的出現在附近,一臉緊張。

空氣中泛著陣陣漣漪,這是影衛們隱藏身影的效果。

不過,這點隱身術,對一群入道境老頭來說似乎並不算什麼。

一眼就能看透。

刷!

章邯神色緊張又冰冷的出現在皇宮城牆的上方。

。 安若晴動了動唇,鬼使神差地問道:「針灸之後,我身體的情況真的會有好轉嗎?」

這話,代表她最終選擇相信秦舒。

「會。」

秦舒篤定地一個字出口,辛寶娥知道這件事情基本上就定了,但這不是她想要的結果。

她眉頭微皺,走到安若晴身旁,擔憂地說道「既然要疏通全身經絡,那是不是也有很大的風險?秦小姐,你有幾成把握?」

果然,安若晴神色再次遲疑起來。

秦舒毫不在意地給了她一顆定心丸,微笑道:「如果辛夫人願意配合的話,我有十成。」

安若晴面色一緩,「那好,我願意一試。」

「母親?!」辛寶娥沒能控制住情緒,急促出聲。

不同以往的淡然,終於讓幾人目光都朝她看了過來。

她自知失態,立即低咳了一聲,調整好語氣,說道:「母親,這件事關係重大,要不還是先跟父親和哥哥們說一聲,聽聽他們的想法再做決定?」

一秒記住https://m.net

安若晴不贊同,搖頭說道:「病在我身上,要不要治應該我來決定。跟他們說了,也只是白白讓他們擔心而已。」

「可是……」

辛寶娥還想再說什麼,卻發現安若晴已經下了決心。

心知勸不動她,只好將目光轉向秦舒。

「秦小姐,母親是我們一家人的主心骨,她這麼多年被病痛折磨,我們都想看著她早日恢復健康。並非我不信任你,只是你說的這個治療方法,我聽著太過兇險。」

秦舒瞭然地點頭。

她也不是上趕著要給安若晴治療,何況,辛寶娥說的沒錯,這位辛夫人身份尊貴,若是治療過程中出現什麼差池,都不是自己能付得起責任的。

思及此,她轉而對安若晴說道:「辛夫人,我很謝謝您願意讓我為您治療,不過辛小姐說的也沒錯,我雖然對治療很有把握,卻難免發生一些不可控的意外。所以,您最好還是先跟辛將軍他們商量一下,咱們再開始治療,如何?」

安若晴聽得出秦舒話里的意思,她也不好讓對方為難,於是點點頭,「那好,我會跟他們說這件事的,確定下來之後,我再讓人去請你來。」

秦舒唇角微抿,「謝謝。」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