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春風醉卧:妃香帳暖》第066章:解決問題知道唐伯震沒有什麼事,燕輕風便回到尚書府,因為燕文樓回尚書府了,原本是在丞相府待著的,只是被燕權叫回去了。得知這個情況,燕輕風有些擔憂,心想著燕權把燕文樓叫回去幹嘛?不過然顯然,燕輕風似乎想多了。回到尚書府,燕輕風就立即尋燕文樓去了,結果被告知不在家,說是跟著燕權出門了。…


《春風醉卧:妃香帳暖》第067章:被算計了不得不說,燕輕風果然不是吹牛的,當路天成品嘗過燕輕風的清蒸鱸魚之後,路天成當下讚不絕口。「燕大小姐,你有沒有興趣與路某開一家酒樓?」路天成如此問道。「怎麼?看到商機了?」燕輕風柳眉輕挑,她也不是笨蛋,自然知道路天成為什麼會有這…

《春風醉卧:妃香帳暖》第068章:果然狠毒燕寒柔的房間里。燕輕風坐在一旁,手裡拿著一本書籍,一邊看著書籍,一邊說道:「妙言,你去看看廚房的丫鬟把葯煎好沒有。」妙言點了點頭,然後便走了出去,不久之後,她又走了回來,手裡還端著一碗葯:「表小姐,寒柔小姐的葯好了,奴婢順手拿過來的,不過…

《春風醉卧:妃香帳暖》第069章:趁機污衊被揭穿心思,燕如煙也沒有半點愧疚之心,反而笑著說道:「害我代嫁不成,陪嫁也不成,燕輕風,這些事你以為我真的忘記了嗎?」不等燕輕風開口,燕如煙又陰冷的道:「不,不可能,這輩子我都不可能把這些事情抹去,還有我娘。」「我…

《春風醉卧:妃香帳暖》第070章:疑似瘟疫「夫人,他們到底怎麼了?」 一代女相:巾幗王妃 段凌墨問道。「屍毒!」燕輕風淡淡的丟出兩個字,然後又問那些患者:「烏雲鎮近來有死過人或者是你們吃過已死的家禽動作之類的東西嗎?」眾人搖頭,其中一個患者說道:「我們…

《春風醉卧:妃香帳暖》第071章:有所關聯當日,楚於華立即昭告楚風國,只經發現可疑棺柩,並且證實是屍骨棺柩便會有重賞,這個召示一出,整個楚風國的百姓頓時出現複雜的情緒。他們有的不安,擔心自己的安危,但是自己會不會也被感染,但除處之外,也有不少人在高興的,而這些人便是賞金獵人。並且為了這一次的賞賜,那些賞金獵人可是把…

《春風醉卧:妃香帳暖》第072章:一品巡察砰~一張紙突然拍在燕輕風的面前,燕輕風抬頭看了眼來人,柳葉眉兒輕挑:「什麼意思?」燕如煙高傲的瞪著燕輕風,冷然的道:「我雖然看你不順眼,但不可否認,你的醫術的確非常了得。」「然後呢?」燕輕風似笑非笑,…

《春風醉卧:妃香帳暖》第073章:師姐妖雪燕寒柔撞暈后楚白月雖然離開了,可是後來發生了什麼事,楚白月可是打探得很清楚。尚書府的人都說燕寒柔失足落水,但其實呢?真正的理由就耐人尋味了。「煙兒知道您是怎麼想的,可是她再怎麼說也是煙兒的妹妹,而且輕風姐姐也說了,她的記憶恢復不了,但卻可以治好她的腦子,所以算…

《春風醉卧:妃香帳暖》第074章:刺殺行動燕輕風會如此懷疑也不是沒有道理了。少量的屍骨粉末投入飯菜里,只要不是味覺特別靈敏的人,恐怕也難以發現。 嫡女為凰:重生王妃有點凶 不過當燕輕風命人去廚房查看的時候卻沒有發現任何可懷疑的東西,也就是說,對方並沒有這麼做,否則廚房不會那麼乾淨。「看來是我緊張過度了。」燕輕風有些自…

《春風醉卧:妃香帳暖》第075章:何必執著楚於華不懂什麼是愛,與呂素兒也只是因為權宜之計所以才冊她為妃,雖然他知道楚白月喜歡燕輕風,可是楚於華總沉默,有時候如果需要犧牲的話,女人是可以犧牲的。身為高高在上的人更是如此,一個女人而已,沒有了還可以再找一個,但如果自己的地位不保,那還談什麼?所以楚於華認為,燕輕風也是可…

《春風醉卧:妃香帳暖》第076章:打入大牢「什麼?」燕如煙一驚而起,但隨卻她卻笑了,笑得有些肆意:「哈哈,好,好啊,真是太好了!雖然沒有把燕輕風那個賤人弄進去,不過倒是幫我解決一個問題。」楚白月總是拿柳姨娘的事威脅她,現在還有燕寒柔的問題,如今楚白月進了大牢,想必現在…

《春風醉卧:妃香帳暖》第077章:不要妄想李相逢的話,燕如煙直接跌坐在坐上,心如死灰。本以為楚白月被關入大牢,她就有機會擺脫楚白月的擺布,但不想就算楚白月入獄了,卻依然把她牢牢掌控在手心裡。燕如煙現在有什麼情緒,李相逢不想理會,問到自己想要的答案,李相逢便如來時那般悄然離開了。燕如煙不知道自己在地上坐了多久,等她…

《春風醉卧:妃香帳暖》第078章:娶妻生子燕輕風當然知道段凌墨的意思。只是一個楚白月就讓他們兩次大婚都不成,就連現在想準備第三次婚禮,但誰知道到時候楚白月又弄出什麼幺蛾子。所以這個時候,即便段凌墨想早日把燕輕風娶回府,但沒有真正解決楚白月這個問題男人之前,他們恐怕『不宜』輕舉妄動。因為答應…

《春風醉卧:妃香帳暖》第079章:昏迷不醒某座府邸里。袁剛聽著下屬的報告,嘴角勾勒著淡淡的陰沉:「很好,終於把這個麻煩的女人引出門了,這次的事你們辦得不錯,這些就賞你們了。」說罷,一個管家拿著一些白銀放在他們面前,那三人立即笑道:「謝謝袁爺!」袁剛揮了揮手,把他們打…

《春風醉卧:妃香帳暖》第80章:丫頭妞妞「有沒有什麼發現?」燕輕風一邊帶著妞妞坐下,一邊淡淡的問道。塵心也坐在燕輕風的另一邊:「這些人身上都有虎頭圖案,想必是那個人的精英手下,與之前在烏雲鎮安排的人有些不太一樣,但幕後之人肯定是同一個人。」燕輕風淡漠的挑了挑眉:&l…

《春風醉卧:妃香帳暖》第081章:被人騙財某座府邸里。一奴才匆匆的走進屋裡,然後對屋內的人說道:「袁爺,小姐回來了。」「哦,事情還順利吧?」「是的,小姐已經把如夢山莊的庫銀搬空,現在柯子衿已經把段王爺請了過去,那麼想必接下來段王爺不會出現在燕大小姐身邊,…

《春風醉卧:妃香帳暖》第082章:還好來了「什麼?失敗了?」素央宮內,呂素兒擰著葉眉,眼眸閃過一抹寒光:「父親派去那麼多人手,竟然還對付不了兩三個小毛賊?」無情面無表情,淡淡的糾正道:「賢妃娘娘,那可不是一般的小毛賊,那兩個守護在燕大小姐身邊的男人,一個是…

《春風醉卧:妃香帳暖》第083章:賢妃求救聞言,妖雪正要說些什麼,只是燕輕風卻抬手打斷了她。燕輕風看著呂素兒,眼眸閃過一抹深沉難辨的光芒:「這事也沒什麼好說的,反正他們就是為了我的安全著想,也不會對賢妃娘娘遭成任何困擾,而且令慈身體抱恙,我們還是先去看看令慈的情況吧!」燕輕風的話,呂素兒也沒…

《春風醉卧:妃香帳暖》第084章:呂魏指控這種事還能查清楚?不都是中毒身亡?只是中毒的過程有所不同而已。 二嫁:豪門棄夫 然而所有的證據都處理掉了,難不成燕輕風還能憑一具屍體查出些什麼?呂魏雖然覺得不可能,但心中也不得不留個心眼,以免出了岔子,所以呂魏說道:「本將軍並不是高興些什麼,可是你要見我夫人一面,現在也見著了…

《春風醉卧:妃香帳暖》第085章:落人話柄當天,將軍府死了一個奴才,之後呂魏便傳出這樣的話,說是這個奴才平常好吃懶做,曾被呂夫人喝斥過,所以對呂夫人有怨恨之心。而後發現燕輕風開的葯有毒,所以趁機把呂夫人毒害了,之後呂魏在查呂夫人的死因,那奴才害怕,所以畏罪自殺了,而他自殺所服的毒藥與呂夫人所中的一模一樣。聽聞塵心傳…

《春風醉卧:妃香帳暖》第086章:如願以償青青河邊草,悠悠西湖葉舟飄。美麗如仙境般的湖裡,燕輕風乘著葉舟向湖中央劃去。「真沒想到寒星樓會建築在湖水中心,以這個時代的技術,能建造出這樣一樓閣樓,那也是非常了不起了。」站在葉舟前頭,燕輕風望著不遠處的閣樓暗暗說道。此時,坐在葉舟裡頭的塵心說道:…

《春風醉卧:妃香帳暖》第087章:意外熟人一個女子,燕輕風她就是再好奇,她也不會光明正大的來,起碼也得把自己裝扮成男子,但偏偏,燕輕風不僅沒有偽裝自己,還以真容坐在此地,很顯然,她是怕別人認不出她。所以燕輕風的出現,呂魏自然也不是笨蛋,顯示已經知道燕輕風在監視自己,否則又怎麼可能會出現在這裡。「寒星樓就…

《春風醉卧:妃香帳暖》第088章:驚喜準備「當然!」唐伯震毫不猶豫的道。雖然不知道燕輕風打的是什麼主意,不過自己外孫女邀請,他這個做外公的哪有不點頭的道理?然而唐伯震卻不知道,他這頭一點,卻把唐氏一族送上絕路,以至差點滅門。因為這個宴會根本就不是燕輕風邀請的,而是一個陰謀,一個針對燕輕風與…

《春風醉卧:妃香帳暖》第089章:交還給朕楚於華與楚白月的話一出,文武百官莫不是看向段凌墨,似乎都在想,接下來,段凌墨會怎麼做。是把楚於華弄下來,還是讓楚於華繼續坐在上面。段凌墨張了張嘴,正想說些什麼,可是就在這時,燕輕風卻悄然走了過來,然後站在段凌墨身旁,不知與他說了什麼。聽完之後,段凌墨微微皺著眉頭,不著痕迹…

《春風醉卧:妃香帳暖》第090章:誆騙呂魏燕輕風的要求,呂魏本不想點頭,可是想到那位的要求,他不得不開口說道:「好,本將軍可以答應你,但你可不要耍什麼花樣,否則本將軍讓唐伯震等人死無葬身之地。」呂魏是守城的大將,整座皇城的安危都系在他的身上,這也是當初禁於華忌憚他的理由,故而才答應呂魏讓呂素兒…

《春風醉卧:妃香帳暖》第091章:到底是誰「沒事,外公好著呢,丫頭,你別擔心,也別被這些小人威脅了。」唐伯震微微一笑,說到最後,唐伯震渾身的氣勢冷然驀變,一雙銳利的瞳眸盯著呂魏,傲然威嚴。「外公,您怎麼會中了他人的陰謀。」燕輕風雖然有所懷疑,但是她還是想從唐伯震嘴裡得到…

《春風醉卧:妃香帳暖》第092章:可曾羞愧一句可曾感到羞愧,楚於華心中彷彿被刺了一刀。羞愧之心人人皆有,只是深淺不一。而有的人,就算感到羞愧也只會把這種羞愧埋藏於心,因為他們的驕傲不允許他們低頭,楚於華就是這樣一種人。聽到燕輕風的話,楚白月也是低下了頭,為此感到羞愧。當然,這其中不只是因為自己曾對燕輕風做過的事…

《春風醉卧:妃香帳暖》第093章:假能成真聞言,段凌墨立即擋在燕輕風的面前。然而沒等段凌墨與對方打成一片,大殿後方突然走出一個人:「給我住手。」突如其來的聲音,雙方都停下了手,特別是呂魏,聽到那個聲音臉色都變了,顯然沒有想到某人會出現在這裡。隨著聲音落下,眾人尋聲望去,只見一個戴著銀色面具…

《春風醉卧:妃香帳暖》第094章:先皇謀略段凌墨的話,楚於華與楚白月沉默了許久。一來是覺得難以相信,二來是因為突然間,他們發現自己其實做了許多錯誤的決定。誠如段凌墨所言,若不是段凌墨命大,段凌墨都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但段凌墨若真的死了的話,那麼失去庇護的人就是他們皇族,因為段凌墨的存在就類似於一個壁盾,替他們阻擋…

《春風醉卧:妃香帳暖》第095章:非常清楚白衣公子說的似乎很合理,可是也有許多不合理的地方,比如……「你說的話有根有據,一般人或者會相信你,可是你雖說你們祖傳的玉血蓮在段凌墨手中,但是你又沒有機會看到段凌墨手中的玉血蓮,你又是怎麼確定的?」楚於華雖然那麼問著,可是…

《春風醉卧:妃香帳暖》第096章:逆轉大勢對於段凌墨的話,楚於華不知段凌墨是出於真心還是嘴巴上說說,但不管如何,有先皇的遺詔,就算楚於華對段凌墨有再多的不滿,他也只能暫時忍著。一來是因為真正的玉血蓮不知去向,二來是如今他也需要段凌墨幫他鞏固地位,特別是經過呂魏一事,如今楚風國人心惶惶,還需要段凌墨這位有先皇認同的人安…

《春風醉卧:妃香帳暖》第097章:功過相抵乾坤宮。金璧輝煌的宮殿里,楚於華端坐在上位,目光凝視著座下之人:「這麼晚了,你找朕有什麼要說的?」對於呂素兒,其實楚於華心中也是複雜不已。這個女人喜歡的人是自己的皇弟,這點他很清楚,可是就算是清楚,呂素兒已經是自己的妃子,然而如今心裡卻依然裝著別的…

《春風醉卧:妃香帳暖》第098章:冷宮走水雖然不想從燕寒柔這邊著手,但燕輕風覺得還是應該找燕寒柔談一談。清新雅緻的院子里。燕輕風坐在燕寒柔的對面,她一手端著茶杯,看似優雅的品著茶。對面,燕寒柔揪著小手,眼神閃爍。不知過了多久,燕輕風才淡淡的道:「你應該知道我為什麼來找你吧?」聞言,燕寒…

《春風醉卧:妃香帳暖》第099章:我的底線聽完燕輕風的話,燕寒柔並沒有說些什麼,也沒有發表自己聽完后的看法,可是心中,她卻震驚不已,因為燕輕風說的與燕如煙說的完全就是兩個版本。除了生母柳氏的事,自己失憶的事情燕如煙卻說懷疑是燕輕風乾的,可是從燕輕風的話中,燕輕風雖然沒有明說什麼,可是感覺上聽來,燕輕風懷疑是燕如煙,而…

《春風醉卧:妃香帳暖》第100章:太殘酷了聞言,燕輕風直接冷笑出聲:「當然不對,畜生還想苟活著呢,何況是人,以柳姨娘的個性,那是一個見了棺材都不會落淚的女人,她又怎麼會自己選擇去死,所以我若是沒有猜錯的話,一定是燕如煙對柳姨娘勸說了什麼,比如柳姨娘死了對她們姐妹有好處,不置於讓她們姐妹因為柳姨娘而染上污點,…

《春風醉卧:妃香帳暖》第101章:想怎麼死燕如煙拚命的掙扎著,然而妖雪一個習武之人,而她一個弱女子又怎麼可能逃得掉,眼看那小瓷瓶離自己越來越近,燕如煙慌了神。「不,你不能這樣對我,我……對了,我可以告訴你一個秘密,只要你能放了我,我可以告訴你一個任何人都不知道的秘密。&rdqu…

《春風醉卧:妃香帳暖》第102章:這是活該燕權是什麼想法,燕輕風早就想過,所以也從來不擔心,畢竟她身後還有個燕文樓呢,為了燕文樓,就算燕權再不滿,他也不可能與燕輕風決裂,所以這才是燕輕風敢動燕如煙的理由。只是想到楚白月與燕如煙在背後搞的小動作,燕輕風還是有些生氣的,故而這天,燕輕風去了一趟瑞安王府。聽聞燕輕風到來,…

《春風醉卧:妃香帳暖》第103章:丟了性命此時,燕輕風已經知道自己中了路天成的陰謀,可是她想不明白的是自己與路天成無冤無仇,他為什麼要這麼對待自己?而且路天成與段連瑕還是很要好的朋友,照理說並不會如此對待自己,也正是因為如此,燕輕風才沒有對路天成有任何戒心,因為她覺得路天成沒有任何理由傷害自己,可是偏偏,路天成卻對自…

《春風醉卧:妃香帳暖》第104章:要你的心心?一個男人想要一個女人的心無非就是喜歡上對方了,路天成不會喜歡上自己了吧?這麼一想,燕輕風微微皺起眉頭:「路天成,你是想說你已經喜歡上我了嗎?這個玩笑一點都不好笑,請不要與我說這樣可笑的笑話。」路天成淡淡輕笑,低頭看著她:「我可不是在…

《春風醉卧:妃香帳暖》第105章:利用徹底路天成留下話就離開了,可是沒多久,密室門口卻傳來細微的動靜。燕輕風以為路天成又回來了,所以頭也不抬的說道:「你還有什麼沒有說的?需要補充嗎?」「他沒什麼要補充的,但我有話要話。」那陌生的聲音,燕輕風訝異抬頭:「你…

《春風醉卧:妃香帳暖》第106章:親自動手這個女人還真不是一般的狠毒啊!知道自己的話多說無益,燕輕風也不開口了。「給我去死吧!」路飛霜奪過馬夫的匕首,想要親自解決燕輕風,但燕輕風也不那種等死的人,所以當路飛霜的匕首刺來之時,燕輕風趕緊委身躲開。然而燕輕風畢竟被綁著手,雙腿再靈活能力也有限,…

《春風醉卧:妃香帳暖》第107章:死裡逃生「卓太妃,廢太子?」燕輕風微眯著眼:「這事你怎麼看?」身後,塵心說道:「百年來,皇族旁支一直在尋找另一塊玉血蓮,所以能查到皇族信物的線索也未償不可,所以塵心以為,路天成的話起碼有一半可以信。」原來,路…

《春風醉卧:妃香帳暖》第108章:秘密進宮宏偉的宮殿里,楚於華埋頭看著奏章。此時,藍喜公公匆匆走了進來,然後在楚於華耳旁一陣嘀咕。楚於華微微勾勒紅唇,淡然的笑容呈現在臉上,卻笑不達眼:「果然是賊心不死,不過他怎麼說也是朕的皇兄,朕是不是應該聊表心意?」楚於華早就猜測到卓太妃一旦離開冷宮便會…

《春風醉卧:妃香帳暖》第109章:前塵過往回到月悅園,燕輕風坐在院子里,兩手撐在石桌上,手掌托著兩腮,心裡中疑問重重:「塵心帶話回來說過,他說路天成讓我注意兩個人,一個是卓太妃,一個是當年的廢太子,如今卓太妃秘密把卓然帶回來,似乎也是與大皇子有關,難不成真正的傳國信物在卓然的身上?」&ldqu…

《春風醉卧:妃香帳暖》第110章:矛盾態度「壞了!」燕輕風突然一陣驚呼,段凌墨看著她,疑惑問道:「怎麼了?」「卓太妃這次把卓然帶回來肯定是為了大皇子的事情,而皇上也對此關注不已,然而如今卓然這邊沒有線索的話,你認為他們接下來會找誰?」段凌墨皺…

《春風醉卧:妃香帳暖》第111章:兩全其美對於燕輕風的問題,唐伯震沉默半響才點了點頭:「沒錯,外公的確能拿到玉血蓮,不過具體的,請恕外公不能對你們多說。」聞言,燕輕風只是淡淡的說道:「那您負責把玉血蓮拿給我,我可以利用它解決這個問題。」唐伯震也沒有多問燕輕風準備怎麼做…

《春風醉卧:妃香帳暖》第112章:算計之內英洲,楚風國九百二十五年秋,卓太妃落水染風寒,病逝於迎慶宮。「落水?風寒?」燕輕風冷笑不已:「想不到他也演了一場好戲。」這個他,燕輕風並沒有明說,但身旁的妖雪卻知道,燕輕風指的是楚於華。「如今兩塊玉血蓮都已經回…

《春風醉卧:妃香帳暖》第113章:不許動她「不許動她?底線?」呂素兒回頭看著那道熟悉的大門,回想起楚白月對她說過的話,她冷笑不已:「白月哥哥,難道你還不知道我是怎麼樣一個人嗎?別人越是不許的事情,我越是喜歡去做,你不許我動她,那我就動給你看,至於你說的底線,我等著你來跟我算帳。&r…

《春風醉卧:妃香帳暖》第114章:我等著你「離開吧,這裡不是你該來的地方。」念在呂素兒曾幫過他們的份上,燕輕風不想把事情做得太絕,而且今天是她的大喜之日,她不想有什麼不開心的事情發生,所以儘可能的,她不想對呂素兒做些什麼。「見到我,你們似乎都不太意外,看來聰明的人果然瞞不了,不過…

《春風醉卧:妃香帳暖》第115章:我相信你燕輕風緊緊的皺著眉頭,除了自己的幸福,她最在意的人就是呂素兒說的那些人,呂素兒說出這樣的話,她還能安心拜堂嗎?若真因此出了什麼事,她心裡豈能無愧,拿親人的性命交換而來的幸福,那不叫幸福,而是悲劇,愧疚,不安。段凌墨扶著燕輕風,雙眸冷冷的盯著呂素兒:「呂素兒,你若…

《春風醉卧:妃香帳暖》第116章:新婚大喜燕輕風與段凌墨這對新婚夫婦還來不及同房花燭便被打斷了,兩人匆匆來到丞相府。此時,丞相府內,楊靜香重傷昏迷中,而唐伯震雖然沒有昏迷,但卻一臉青紫,中毒的想象非常明顯。一旁,幾位大夫前前後後的檢查治醫,不時拿出醫治的方案,但最後莫不是搖著頭。「這樣不行,太危險了,…

《春風醉卧:妃香帳暖》第117章:容不得她皇宮,宏偉的宮殿里。楚於華坐在桌案前,批閱著奏章。一旁,藍喜公公伺候在旁,一邊研著墨,一邊說道:「皇上,如何玉血蓮已經回到您的手中,關於段王爺的事,您打算怎麼處理?」聞言,楚於華手中的動作微頓,然後才說道:「你好像特別關心段凌墨的事情。…

《春風醉卧:妃香帳暖》第118章:比死難過翌日,楚白月收到一張邀請函。看著那個邀請函,楚白月一臉怪異:「燕輕風那個女人在搞什麼?若本王沒記錯的話,今天應該是她三朝回門之日,這個時候她不回門反而請本王去丞相府,她這是何意啊?」楚白月不知道燕輕風在搞什麼把戲,但對於燕輕風,楚白月始終無法拒絕,所…

《春風醉卧:妃香帳暖》第119章:大結局 ?太乾疆土內曾有個很美的地方,因為在洛水以南,所以人們皆稱之為江南。

此時的江南某地,衰草荒蕪的大地上,一馬一人緩行在不平的道路上。

冬末時節,夕陽之下。

小女孩牽著一匹枯瘦的老黑馬,馬背上掛著一個黑鐵劍盒。

小女孩莫約四五歲,面色有些許蒼白,穿著厚重的襖衣,頭髮雖有些油膩,但並不妨礙她那張胖嘟嘟的可愛小臉蛋。

小女孩邊走嘴裡還邊嘟囔,彷彿受了天大的委屈,「爹爹不愛豆豆,娘親說得沒錯,爹爹是混蛋,是大混蛋。」

「啊欠!」

「這又是哪家的姑娘想我了?唉,真煩,長得好看能怪誰。」

一名十七八歲的青年爬在一棵高聳的樹上,不自覺的打了個噴嚏后,便不要臉的自戀起來。

少年姓洛,名長卿,字卧龍,號帥哥,平素酷愛耍賤與耍劍,無聊之時也愛偷雞摸狗,做做孽。

洛長卿站在一根粗大的樹枝上,摘下數顆果子,放入胸前衣袋中后,隨即從樹枝上一躍而下,向著牽馬的小女孩疾步而去。

「哼,爹爹是混蛋,去玩也不帶豆豆。」小女孩豆豆扭著小腦袋,瞧也不瞧來到她身前的洛長卿,只是萌萌的哼了一聲。

「爹爹哪是去玩呀,豆豆不是受了風寒嘛,爹爹去給豆豆找葯了,不是去玩。」洛長卿笑著一把將豆豆抱在懷裡,從衣袋中掏出幾顆果子,「你看,這是熱御果,只要豆豆吃了這果子風寒就好了。」

「太好了,爹爹不是丟下豆豆跑去玩,娘親說錯了,爹爹不是大混蛋。」豆豆喜笑顏開,因為很開心,她腦袋上忽的就冒出了兩隻毛茸茸的白色狐狸耳朵,兩隻毛茸茸的耳朵一動一動的,動感且可愛至極。

隨後小女孩伸出小手,拿著那些果子一邊吃,一邊摟住洛長卿。

「豆豆錯怪了爹爹,爹爹表示很生氣,要豆豆唱歌給爹爹聽。」

「爹爹要豆豆唱哪首?《十五從軍征》好不好?」

「唱《釵頭鳳》吧,你娘愛聽!」

「不好,豆豆要唱《明月幾時有》。」

「……」

額……好吧,就當我什麼也沒說。

――――――――――

又是一天的夕陽西下,古道上……

「爹爹,你不是說江南很美很美的嗎?我們一路從大楚皇朝走過來,根本見不到漂亮的風景,我覺得江南可比大楚皇朝的景色差遠了。」洛長卿騎著瘦馬,坐在他身前的豆豆說。

「娘親有沒有教過豆豆韋莊大詩人的《菩薩蠻》?」洛長卿問。

「有啊,娘親還讓豆豆背過的,豆豆背給爹爹聽。」豆豆答道。

「人人盡說江南好,遊人只合江南老。春水碧於天,畫船聽雨眠。」

「壚邊人似月,皓腕凝霜雪。未老……未老……」

「豆豆忘記了,嘿嘿!」豆豆笑嘻嘻的道。

豆豆在洛長卿身上蹭了蹭,撒嬌的道,「爹爹可不許告訴娘親,不然娘親又要用戒尺打手了。」

「好,爹爹不告訴娘親,反正你娘親也不在。」洛長卿笑道,「豆豆,你告訴爹爹,《菩薩蠻》中的江南美不美?」

「美!」豆豆肯定的點頭,但又有些疑問,「可豆豆見到的江南是荒涼破敗的,一點也不美。」

「豆豆不是忘記了《菩薩蠻》的最後一句嘛,爹爹告訴豆豆,豆豆可要記住了。」

「嗯!」豆豆點點頭。

「未老莫還鄉,還鄉需斷腸。」

天空蒼黃,朔風刺骨,洛長卿語氣略顯悲澀。

「為什麼沒有老去就不要回江南的家鄉呢?還鄉為什麼還要難受得斷腸啊?」豆豆很是不明白,娘親只教了她背這首詩,但卻沒給她仔細講解《菩薩蠻》。

娘親說家鄉就是一個人的家,家裡的人想出去,家外的人想回來。

而在豆豆眼裡,既然家鄉是家,想什麼時候回來就回來唄,就跟自己想吃雞腿時直接咬就是了,管那麼多幹嘛。

「爹爹給豆豆講個故事吧!」

「五百年前,咱們太乾世界的江南是極美的,就跟許多詩詞里寫得一模一樣,可後來有一個叫做玄臨疆土的地方入侵了我們太乾疆土,咱們太乾疆土的人們就團結一心抵禦外敵,抵禦外敵的戰場便就是我們腳下的這塊土地――美麗的江南。」

「那後來入侵我們的壞人被打跑了沒?」洛洛好奇的眨了眨大眼睛,仰頭問洛長卿。

「當然被打跑了,咋們太乾疆土的人也不是好欺負的。」洛長卿驕傲的回答豆豆。

「咦,爹爹,那是不是江南的白帝城?」

豆豆望著前方,突然驚訝出聲,一座巨大的城門和一片無際的城牆在她水靈靈的大眼睛里展現,她扯著洛長卿的麻布破衣問道。

洛長卿望著眼前巨大的城池,點點頭,眼神凝重。

這裡,就是整個太乾疆土的心臟,沒有白帝城的存在,太乾疆土就是一盤流沙,誰想毀了太乾疆土,揮手便可。

「千萬年來家國,百萬里地山河!」

洛長卿感慨不已,在太乾,江南這塊焦土上,埋葬了多少熱血滿腔的未亡人。

「哇,這就是爹爹要來的白帝城啊,好大!」豆豆在馬背上驚訝著道。

白帝城外,洛長卿牽馬而至。

他將老黑馬的韁繩系在木樁上,抱著豆豆行入一家城外小酒鋪。

「客官需要些什麼?我們這有上好的新鮮牛肉和極佳的猴兒釀,客官要不要來點?」洛長卿在桌旁一坐下,一個小二立即上前招呼。

「騎酒不許喝馬,喝馬不許騎酒,呸呸……說錯了,總之爹爹不許喝酒,爹爹難道忘記在永安城的教訓啦,是誰喝醉了酒從馬上掉了下來。」豆豆嘟著嘴,有模有樣的學著娘親生氣時的語氣。

洛長卿哈哈大笑,「真是越來越像你娘了,好好,不喝酒。」

小二也被眼前這小女孩逗得發笑,太可愛了。

「一斤牛肉,一隻烤鴨,再來一碗油潑面,面里記得加個雞蛋,」洛長卿向小二道,油潑面是豆豆愛吃的,雞蛋有營養。

「好咧,客官稍等。」小二離開。

這城外的酒鋪雖不大,但生意確是可觀,客人著實不少,洛長卿一邊飲著免費的茶水,一邊聽酒鋪中的客人們高談闊論。

「你聽說了嗎?我們白帝城的無量老祖白太初向終南山挑戰了。」

「當然聽說了,這都猴年馬月的事了,半年前無量老祖持六脈神劍懸立溟海中央,向終南山以劍論道,可無量老祖在溟海之上足足等了七天七夜,終南山不僅沒應戰,連至今都一點回應也沒有,我看八成是不敢與無量老祖一較高下。」

「我看也是,傳說終南山的劍術能夠一劍破萬法,可那都是八百年前的事了,現在咱們白帝城的無量老祖才是太乾疆土第一人,無論是劍法還是道法,在太乾之中誰可匹敵。」

「我看不一定,畢竟八百年前終南山可是……」

「放你娘的屁,我們白帝城無量老祖已是太乾疆土無敵的存在,江左和姑蘇,哪個不是強者如雲的立世之大門派,可又有誰敢與無量老祖較量,終南山又算個什麼東西。」

「……」

洛長卿聽著這些討論,飲茶靜坐,笑而不語。

「客官,您的飯菜來了。」不多時,小二端上牛肉、烤鴨與加了雞蛋的油潑面。

豆豆接過洛長卿從竹筒里拿出的筷子,又從衣袋裡拿出塊乾淨的手巾擦了擦筷子,之後就鼓著小嘴吹開油潑面里冒出的熱氣,隨而便開始吃起香噴噴的麵條來。

許久,豆豆把油潑面吃完了,同時飢餓的洛長卿也將牛肉和烤鴨一掃而空。

見洛長卿吃完,小二便走過來結賬,「客官,烤鴨和牛肉共是半兩銀子,那油潑面就不給客官算錢了,小姑娘這麼可愛,不要錢也是應該的,一共是一兩銀子。」

「不要意思哈,我沒錢。」洛長卿撓撓頭,不好意思的笑道。

洛長卿確實是身無分文,不然也不至於穿得破破爛爛。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