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


······

妖界的最中央,有一座銀白色的宮殿矗立,裡面釋放的氣息讓所有妖族都府首稱臣;因為裡面的主人便是妖界始祖般的存在,沒有他就沒有如今的妖界,妖界也不會成為六界之一。

銀色宮殿的地底之下,只見一個身穿白衣,長相妖異的青年負手而立,臉上帶著許些惆悵,在他的身前放著一座萬年的玄冰棺木,裡面冰封著一條嬌小的白蛇,小白蛇不過一手長。

此時小白蛇的身體正在一點一點的縮小,雖然很緩慢,但是不出幾年小白蛇就會消失在這片天地之間。

「孩子……」白衣男子雙眼悲傷的看著靜靜躺在玄冰內不知沉睡多少年的小白蛇。「不知道在師尊身邊沾染的源氣可以幫助你多少。」

「放心吧!女娃很快就會好的!」一個聲音突兀的傳來。

「師尊!」聽到這個聲音,白衣男子驚喜的叫道。

片刻,只見一道身影突然出現在銀殿的地宮中。

「恭喜師尊九轉歸來!」看見來人,白衣男子連忙跪拜道;如果讓妖界的人看見自己的始祖竟然對別人下跪,還叫那人為師尊,整個妖界都會為之瘋狂。

「小白,怎麼變得這麼生疏了,還是原來的小白可愛一些。」獨孤逍遙笑道。

想不到曾經在獨孤逍遙身邊的那條小白蛇竟然是妖界之祖。

聽著獨孤逍遙的話,妖祖不知怎麼回答是好,那時兩人都封沉著記憶,如今已經恢復了本來的身份,當然不能如那時一般。

獨孤逍遙嘆了口氣,知道那個小白已經消失了,兩人永遠也回不到當初的純真,了解的越多,肩上的負擔也就越重。

有時,無知也是一種福。

「好了!先治好女娃的傷勢要緊。」獨孤逍遙慢慢走到冰棺前,看著裡面躺著的小白蛇,他的眼中閃出一抹憐愛。

「妖之印!」獨孤逍遙一聲輕喝,只見從他的身體之中突然飛出一道青色的印記,看到這枚印記,即便身為妖祖的小白身體也是一震,從心靈深處感到一股威壓。

青色印記懸浮在冰棺上方,一滴滴青色的液體從印記中滴出,落入了小白蛇的體內。

隨著一滴滴液體的流入,小白蛇那原本不斷縮小的身體漸漸的停了下來,不但如此,她的軀體竟然還慢慢長大,雖然速度很慢。

整整三天的時間,小白蛇的身體變得有近兩米長,而此時獨孤逍遙的臉色煞白,看起來堅持不多久。


又過了半天的時間,獨孤逍遙身體一顫,那道青色印記自主的飛回他體內,此時獨孤逍遙看起來才稍微好了一些。

「師尊你沒事吧!」妖祖關心的問道。

啊~~~

沒有理會妖祖,獨孤逍遙伸出右手在自己心臟處用力抓去,好像要將什麼東西扯出體外。

「師尊……」看著獨孤逍遙的動作,妖祖連忙出聲阻攔,但是獨孤逍遙並沒有停下。

嗯~~~

獨孤逍遙忍不住叫出聲來,到了如今這般實力,已經很少有什麼傷害能讓他痛叫出聲,可想而知現在他所承受的痛苦有多重。

撕!

一聲撕裂的聲音, 重生之帝妃謀

嗡!

此時,在獨孤逍遙手中拿著一團白色的氣息,上面一層被余蘊包裹著,就好似天地間最精純的東西。

看著那團氣息,心神就好似不受控制的被吸引進去,就好像重新回到了母親的腹內。

翁!

白色氣息好像是在抗拒,但是獨孤逍遙沒有理會這些,一手將這道氣息印進小白蛇的體內。

唰!

一道強光從小白蛇的軀體上放出,刺得人睜不開眼睛。

當再度將目光看向冰棺內時,只見裡面竟然躺著一個肌膚如雪的小女孩,就像一個白雪公主,只不過小女孩的下半身依舊是蛇身。

「我能做到的也只有這些了。」獨孤逍遙虛弱的說道,不過看向玄冰內的小女孩時,他臉上卻帶著笑意,好像達成了一個許久的心愿。

「師尊,您將道源……」

「呵呵……沒關係,如果不用來救女娃,道源在不久后也會消失。」獨孤逍遙緩緩說道。

「九天困索陣已破,那些傢伙一定會發泄一番,你要約束好他們,不要讓他們做的太過火。」獨孤逍遙又說道。

「是!」

「六印還差其三,時間不等人啊!」 既然放手,就別回頭

隨著那一聲哄響,這片天地變得混亂起來,九天困索陣一破,原本用以封印異魔攝取能量的陣法消失,這片天地的靈氣突然暴漲,竟然是原來的數十倍,這讓人間界的修者瘋狂起來,都認為遠古修者的時代又要降臨了。

但是隨之出現的九批人卻又在人間界的修者頭上潑了一盆冷水,沒有人知道他們是怎麼出現的,更沒人知道他們是什麼身份,只知道他們的實力強橫的無人可敵,而且在大陸上造成了很多殺戮,更像是在發泄,直到幾天前才有所平息。

這是一座華麗的樓宇,金碧輝煌,比之皇宮都不逞多讓,而在那最中央的大殿內正坐著九道身影,如果讓外界的人看見這幾人一定會嚇得走不動路,因為他們便是那九批人的首領人物。

「還是這裡舒服,比在地底好過千萬倍。」一個慵懶的聲音傳出。

「哼!如果不是那個人,我們堂堂九大族也不會落得這副田地。」又一個聲音響起,語氣充滿了憤然。


「那接下來我們怎麼辦?」

「當然繼續了,只是等著多無聊啊!」一個聲音笑道。

「已經差不多了,不要做的太過火,不要忘了這是誰的世界,有幾個人連我們都惹不起。」一個看起來稍微年長的中年人道。

「道源不久就會解封,在這之前最好不要惹太多事。」又有人說道。

『道源』,聽到這二字,所有人雙眼都放出貪婪的色彩,得到道源,便是可以得到道的傳承,以身合道,掌控整個宇宙,並且擁有永恆的生命。

「翼殤,你以為你是誰,怎麼說的像是九大族之首一樣。」一個背負一把鐵劍的青年冷笑道。「我天昊可不吃這一套。」說完他便一個人向外走去。

「天昊,你要干什去!」

「這是那個人的世界,我就不相信找不到一個能打的。」天昊用手摸了摸負於背後鐵劍,在那鐵劍上竟然刻著一個大大的『陷』字。

「當然還要聚齊我天劍一族的神物。」

??????

??????

鬼界!

「好懷念啊!」一個長相十分清秀的青年站在一片黑林前感嘆。

鬼林,鬼界的第一禁地,不是之一,而是第一。

要單說鬼林,確實沒有什麼特別,只因因為林中最深處的一座都城—酆都。


傳聞那是鬼主的行宮,誰也不能接近,曾有許多鬼修前往,不管是實力弱小還是強大,凡是進入鬼城的人,之後沒有一個走出來,即便是有著聖階的實力。

只是今天,一個看起來柔弱的年輕人竟然向著鬼城方向走去,靜地就猶如一縷清風悄然飄過,沒帶一絲聲響。

走,他就這樣一直向前走著,如果讓外界的人知道有人可以在鬼林中走出這麼遠的距離一定會驚掉下巴。

踏!

隨著最後一步的踏出,一座巨大的城堡出現在他眼前,與其說是城堡,倒不如說是一座成都,裡面應有盡有,只是如今早已殘破不堪,缺少了本應擁有的靈氣。

「我們的任務完成了。」

「也該到外面的世界走一走了,不知道還有沒有人記得我們兄弟倆。」

虛空中,兩道身影悄然退去,如果讓鬼界的修者看見這兩個人的模樣一定會認為看到了鬼,因為這兩個人可是五千年前的人物了,沒想到兩人竟活到至今。

鬼城內一副遭受戰火的場景,乾涸的鮮血,風化的屍骨,殘破的建築……一切的一切都在訴說它經歷了多麼殘酷的戰鬥,四周是那樣的蕭條。

獨孤逍遙一步一步的向著城都的中央走去,按著自己熟悉而又陌生的記憶。

鬼主殿,三個氣勢磅礴的大字印在一座殘破的殿宇之上。

只見在那殿宇前,一個身穿黑衣,七八歲的小男孩正雙眼迷茫的看著不著邊際的天空,眼神中充滿了迷茫,像是不知自己何去何從。

獨孤逍遙慢慢走到小男孩的身邊。

「歷經輪迴劫,稍有不慎就會迷失在輪迴之中無法醒來,找不到歸途。」

「你還是那麼任性。」獨孤逍遙蹲下身,摸了摸小男孩的腦袋,只是小男孩卻沒有一絲反應。

翁!

伸出一根手指,獨孤逍遙在小男孩的眉心處輕輕一點。

嗡~~~

只見那小男孩的身體突然放出一道道黑色的光芒,將整座酆都都籠罩在其中。

??????

「快看,是那個膽小鬼,我們酆都唯一一個擁有最低階靈脈的傢伙。」一群不大的孩童對著一個渾身髒兮兮的小男孩嘲笑道。

小男孩沒有說話,只是一個人躲到角落裡默默的哭泣,直到一個猶如山峰一般的背影出現在他眼前。

「你想擁有凌駕萬物的實力嗎!」


「想,可是我能嗎?」

「在我面前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只要你能承受的住。」

那道連樣子都沒看見的身影傳給了小男孩一套霸道的功法,可以搜尋自己前世的記憶,但是風險也大,稍有差池靈魂就會不能歸身,永遠沉淪在歷史的長河中。

但是小男孩沒有放棄這來之不易的機會,他修習了;終於,他在自己的前世中找到了一個滿意的自己。

「我名為縱橫,我要縱橫天下。」這是小男孩對自己的宣言。

不知多少年過去了,原本弱小的小男孩已經不在,而留下的卻是名滿天下的縱橫,自創鬼道,更是被譽為第一代鬼主。

又是不知過了多少年,整片天地發生了異變,異魔突起,三界六道全都遭受了重創,然而讓『縱橫』驚喜的是,自己又看見了那道如山峰一般的背影,只是那時他已傷痕纍纍,但是氣場依在。

「不錯嘛!」這是那道身影正面對那小男孩說的第一句話,只不過曾經的小男孩已經變成了叱吒風雲的鬼主。

後來,為了整片世界,那個人犧牲己身鎮壓異魔,為大陸換來了一時的平和;但是小男孩知道,一切還沒有結束,自己的實力還遠遠不夠,還要變得更強;於是他又重拾禁忌之法,尋找更強大的自己;只不過因為自己的執念太深,他已經迷失在了輪迴之中不知多少年。

時間一點一點的過去,直到今天,他又感受到了那道熟悉的氣息,他就好像黑夜中的一盞明燈讓自己又找到了歸路。

??????

「醒來吧!」

看著慢慢恢復過來的小男孩,獨孤逍遙又留下了一道背影,獨自一人向著前方走去。

看著那道背影,小男孩露出了一絲不甘,似是在他的記憶里,看著那道背影時間,永遠比正面面對他的時間要多的多。



Leave a reply